FW311-單封.jpg

書名:少女王者03
作者:帝柳
繪者:JNE*靜
出版社:三日月書版
出版日期:2019/05/22
定價:220
ISBN書碼:9789863616757

想更加深入地品嘗妳呢,娜娜醬──

★金石堂、博客來暢銷作者甜蜜回歸!
★撩欲系天后帝柳╳清純系繪師JNE*靜
★攜手為您獻上御主式神令人臉紅心跳的戰鬥物語──
★首刷限定Special:玫瑰少女─宥娜PVC書卡

--
開學典禮上,不速之客突然降臨,
長相神似羅娜的少女,竟是解開當年謎團的重要關鍵!
隨著真相逐漸撥雲見日,
羅娜和諧(?)的校園生活也正式展開──
看似平靜的分班儀式,再次迎來意♥外♥考♥驗~
與星滅一同身陷影狼部族,
羅娜不僅被迫沐浴暖床,
最後還得用香甜可口的肉體進行「御女獻祭」?!
拜託不要啊……
這種○片才會出現的情節為什麼會發生在她身上???

羅娜:嗚……你……你淫蕩!你才淫蕩!你全家都淫蕩!

 

第一章

 

不知為何,她會在這時想起想要有個妹妹的往事。

當羅娜看到眼前這名少女之際,說也奇怪,她的腦海裡突然浮現了這段回憶。

雙眼赤紅,一頭亮麗的黑色直髮散落腦後,身穿聖王學園制服的少女,持著武士刀對準羅娜。

「我的名字是『宥娜』──和我有著如此相似的名字……不,是和我如此相似的妳,本就不該存在。」

比羅娜還要冷酷霸氣,比羅娜的氣場更加強大,這名少女,用毫無起伏的音調對羅娜說出自己的名字。

「宥娜……?」

忍不住重複著對方的名字,羅娜有些反應不過來,她眨了眨眼,一時間竟不知所措。直到後頭傳來腳步以及吶喊詢問的聲音。

「羅娜同學,妳別一個人直闖而入啊……咦?」

安莎莉氣喘吁吁地從後頭跑了過來,她正要好好念羅娜一頓,一抬頭就見到站在前方、與羅娜長相極為神似的「宥娜」。

「這、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我怎麼沒聽說過羅娜同學有雙胞胎姐妹……」安莎莉錯愕地睜大雙眼,對自己親眼所見的景象感到難以置信。

「別問我,我也不懂,更沒雙胞胎姐妹。」安莎莉出現後,羅娜這才回過神來。

她板著一張臉,腦海中暫時拋開與父親的那段回憶……然而,眼前這名叫「宥娜」的少女,實在是與她過分相似,無論是誰都會有和安莎莉一樣的反應吧。

其實,她才是最想知道是怎麼一回事的人啊!

「難不成,老爸真有一個不為人知的私生女……」

「最好有啦!給本龍王振作點!羅娜!」正當羅娜腦海裡產生那樣的念頭時,巴哈姆特立刻給她一記當頭棒喝。

「我的百合花,根據我對教授……也就是妳父親的了解,那是絕對不可能的事……」

就連法哈德也難得說出和巴哈姆特一樣的話。

「那究竟要怎麼解釋這個情況?這個幾乎和我長得一模一樣的傢伙是從哪蹦出來的啊?」

雖然羅娜也不想懷疑自己的親爹,但她實在找不到其他理由了。

「羅娜,這世界上有很多很難解釋的事情,這或許只是巧合,本龍王勸妳還是別糾結了。」巴哈姆特話鋒一轉,「倒是妳這傻女人,妳若不打算進攻的話,本龍王就替妳行動了!」

「給我等一下,巴哈姆特!」就在巴哈姆特打算先發制人朝宥娜出招之際,羅娜突然厲聲叫住他。

「羅娜!」

被強行阻止,巴哈姆特當然很不是滋味,他向來篤信先發制人、力量至上主義,不管這個叫宥娜的女人是何種來歷,總之,先將她打倒後再質問不是比較安全嗎!

「給我退下,巴哈姆特,到底你是御主,還是我才是御主?」羅娜板著嚴肅的臉,口氣冷酷地對巴哈姆特下令。

「可是……」

「退下!難不成要我對你使用式咒?」

「唔!」

被羅娜這麼一說,巴哈姆特頓時啞口無言,沒想到羅娜竟連「式咒」都搬了出來。對每一個式神來說,他們都清楚「式咒」的意義有多麼重大,一旦御主對式神使用「式咒」,式神就得立刻按照御主的命令行動,是一種完全無法反抗且強制執行的強大咒語。

相對地,這種強制性的咒語既然力量大到可以驅使式神,當然也會為御主帶來負面效果。不僅會讓御主感到疲累,甚至會暈倒昏厥。所以使用一次「式咒」,御主都必須花非常多的時間恢復靈力。

換句話說,除非逼不得已,御主並不會隨意對式神使用。

「羅娜同學……妳到底想做什麼?」在旁看著的安莎莉,一手揪著緊繃的胸口,表情緊張。她本來也想過要不要直接召喚出自己的式神應戰,但是看到羅娜反其道而行,安莎莉反倒不敢輕舉妄動了。

羅娜還未做出回應,站在高處、背對窗外陽光的少女,一手扠著腰,用冷冰的口吻對著羅娜道:「妳還算有膽識,稍微對得起這張臉跟這個名字。」

「那當然,我怎麼能輸給妳這個冒牌貨。」

「妳說誰是冒牌貨?妳這渾身上下都散發出愚蠢的女人。」

「哈啊?什麼愚蠢?我才不蠢……不對,我才不會受妳挑釁!」先是愣了一下,差點就要掉入對方的陷阱,羅娜趕緊話鋒一轉,「妳說妳叫宥娜,妳到底是什麼身分?這場爆炸是妳引起的嗎?還有,那張塔羅牌又是什麼意思!」

一鼓作氣把所有疑問都丟了出來,在羅娜眼中,這名少女身上有著太多謎團,而她恨不得即刻得到所有答案。

「我憑什麼回答妳的問題?」宥娜將原本垂放而下的武士刀再次舉起,將凜冽的刀鋒對準羅娜:「若妳有本事,儘管來打倒我吧,到時候我再考慮要不要回答妳的問題。」

話音才剛落下,宥娜又補上一句:「別表現得讓人失望了,弱者可不配當『皇帝』的後人。」

「『皇帝』……妳果然知道什麼,妳知道關於我老爸的事情對不對!」

當宥娜一提及關鍵字,羅娜馬上又想起了那張塔羅牌,以及在她回憶裡、歷歷在目的場景。

打從一見到宥娜的當下,她就有所感覺,強烈的直覺告訴她,這女人知道的真相,或許是能夠解開當年慘案的重要線索!

對羅娜來說,過去也不是沒有著手調查,但在自己能力所及的範圍內徹底調查,就是不曾聽說過像宥娜這樣的人存在。

至於「皇帝」這張牌……也是最近才想起來。彷彿她的記憶是破碎的,當初很多事情似乎都沒有完整地記在心底。

她的父親,究竟和這張牌有何牽連?

這張牌的背後,又象徵著什麼?

是單純的符號?是占卜命運?又或者是暗示著某個組織?

明明是為了將真相抽絲剝繭,沒想到不僅沒有抽到絲,還把這個繭纏得更厚了。

「愚蠢如妳,不配得到答案。我說過,除非妳能打倒我,或許我還能考慮回答妳。至於這場爆炸……哼,是我幹的那又如何?」

「妳這是惡意破壞校園!妳應該也是聖王學園的學生吧?怎麼可以這麼做!」安莎莉握緊拳頭,終於忍不住地出了聲,對著前方的宥娜大喊。

「哦?小老鼠說話了呢。也是,我從過去就一直很困惑,安倍怎會有妳這樣無能的妹妹。」宥娜將血紅色的雙眼轉而看向安莎莉,這對血色雙眸,是她與羅娜之間最大的不同。

「我……」

「別受她的言語挑釁,安莎莉。」羅娜反過來安撫安莎莉,雖然她也好幾次險些被宥娜的話語挑起慍火。

「原來還挺保護朋友的,不過這種非必要的感情,以及這種懦弱的朋友也根本不需要。」宥娜冷冷地看了羅娜一眼,血紅色的雙眸之中充滿輕蔑與冷酷。

「我的交友狀況輪不到妳來說三道四。既然妳什麼都不願回答,那麼就如妳所願吧。」

「羅娜同學,難道妳打算……」安莎莉一手揪在胸前,眼神不安地注視著羅娜的背影。

「安莎莉,退下,這是我的戰鬥,妳沒必要跟著捲進來。」羅娜的手向後揮了揮,雙眼則堅定地盯著前方的宥娜,語氣堅決。

「這怎麼行,她也是聖王學園的學生,校內明文規定禁止學生之間私鬥啊!這裡剛發生爆炸,一定很快就會有校方的人來查看,要是讓他們看見妳們在打鬥的話……」

「妳還真是傻,別阻礙我跟這個冒牌貨之間的戰鬥了。爆炸聲都過了這麼久,連一個校方的人影都沒有看到,妳都沒有察覺嗎?」宥娜聳了聳肩膀,對安莎莉的擔憂嗤之以鼻,「這很明顯──是、校、方、故、意、縱、容。」

「妳說什麼……?校方怎麼可能會做出這種事……而且還是在新生入學的第一天……」

聽了宥娜的話,安莎莉才恍然明白,確實如對方所言,若以聖王學園的作風,校內發生了這麼明顯的爆炸事件,照理來說,校方的人應該第一個趕到現場。

就算真的比他們要慢一步,也不至於到現在都還沒看到半個人影……

對了,在她跟著羅娜進來之前,好像看到校方似乎在做封鎖現場的動作……

一想到這裡,安莎莉猛然倒抽一口氣,瞳孔微微收縮:「難道說,校方刻意封鎖現場,只為了要……這、這怎麼會……」

「現在才明白過來,實在太過愚蠢了。」宥娜斜眼看了安莎莉一下,再度將話鋒與刀鋒轉向羅娜:「來,我就在這裡,等著妳這個冒牌貨來挑戰。若有本事,儘管從我這裡得到妳渴望的答案。」

「哈?到底誰才是冒牌貨,就讓妳認清這個事實!」羅娜捲起一邊的袖子,認真地向在一旁沉默許久的巴哈姆特下令:「我,羅娜,以御主的身分允許龍王巴哈姆特,顯露出你的真正寶具!」

「遵命,我的御主──龍王巴哈姆特,寶具限制令解除。顯現吧,吾之爪、吾之獠牙!」一接收到羅娜的指令,巴哈姆特立即展開動作,他一個跳耀,向前騰空,朝著宥娜的方向發動攻擊:「寶具──地獄業火龍牙!」

伴隨緋紅色龍炎的黑色大鐮刀,毫不猶豫地往宥娜的所在之處揮去!

「就這點本事,難怪是冒牌貨。」

面對那把充滿壓迫感且殺傷力強大的黑色鐮刀,宥娜非但沒有閃躲,反而面無表情地站在原地,像是刻意等候著巴哈姆特的攻擊!

「那傢伙完全沒有要閃躲的意思?」

羅娜見到對手毫無閃避的跡象,心想這傢伙若不是傻了,就是對自己的能力很有自信。從宥娜的神情看來……很顯然是後者!

另一方面,巴哈姆特也看出宥娜那份游刃有餘的從容,只是他也非膽小怯弱之輩,既然背負著御主的命令,唯有為御主徹底打倒敵人才是唯一的真理!

當巴哈姆特那把由龍牙鍛造的黑色巨鐮,即將朝宥娜砍下之際,忽然一道身影迅速從宥娜的武士刀中衝出,以空手之姿接下了巴哈姆特的鐮刀!

看到這一幕,無論是巴哈姆特、安莎莉或是羅娜,皆詫異地睜大雙眼,彷彿空氣都在這一刻凝結了一般!

「這就是……她的式神……?」安莎莉愣愣地眨了眨眼睛,胸口的心跳加快,顯得更加緊張。

「居然寄宿在那把武士刀之中嗎……這還真是少見的寄宿型式神……」在安莎莉之後,羅娜也跟著喃喃自語。打從她正式擁有自己的式神以來,一路上在聖王學園的入學考試中,也見識過不少對手,這還是她頭一次看到寄宿型的式神!

「我的式神,宮本次郎。他說妳家的式神很弱呢,冒牌貨。」

「什麼!」

聽到宥娜這麼說的同時,宥娜口中的式神「宮本次郎」竟看似輕鬆地將手裡的鐮刀翻轉,將之反彈拋出!

在反彈的瞬間,握持鐮刀的巴哈姆特也跟著被震開!

「這傢伙……不是普通的式神……」被迫和宥娜拉開距離,巴哈姆特將手裡的鐮刀用力地插在地面,咬牙切齒說道。

即便有些不甘心,但他確實見識到了宥娜的實力。雖然目前僅僅只是接下他這一招,巴哈姆特卻有預感,接下來的戰鬥將會十分棘手──倘若此人認真起來,只靠他現階段力量恐怕是不夠的。

「宮本次郎……這名式神很可能是SR……不,應該是SSR等級的式神!」安莎莉臉色刷白,聲音有些顫抖地說出她的推斷。

「SSR……妳說這看起來怪裡怪氣的傢伙是這麼高級的式神?」

即便聽到安莎莉所說的話,羅娜仍不氣餒,對向來骨子強硬的她,哪有剛開打就先認輸的道理!

縱使她真的這麼想好了,以巴哈姆特身為龍王的傲氣,也絕不可能低頭!

「那麼,就讓妳這個冒牌貨見識一下次郎的能耐好了……讓妳和妳的式神都用身體清楚地記下,SSR級式神跟R級式神之間的差距──」口吻冷冽,宥娜依然以睥睨的姿態對著羅娜等人說話。接著,她微瞇雙眼看向自己的式神,有著一頭烏黑長髮、梳綁高馬尾的式神,「次郎,展現你如燕子般的敏捷與果斷殺伐之力──我,宥娜,以御主的身分允許你,人中劍豪宮本次郎,顯露出你的真正寶具!」宥娜原先還眼簾半掩的雙眸,忽然一個口氣急轉,同時雙眼睜大,充滿殺氣地震聲下達指令!

「遵命,在下的御主──人中劍豪宮本次郎,寶具限制令解除。顯現吧,飛燕之刀,斬斷一切之刃!」

一身東瀛風的和服裝扮,有著清秀俊逸的臉蛋,雙眼緊閉的男性式神,握直手裡的武士刀,大喝一聲!

剎那,一陣威壓與氣旋同時從宮本次郎的身上強烈地發散而出,就連與他有些距離的羅娜和安莎莉都被這股氣流吹得頭髮飛揚,安莎莉更是打從心底地感覺到懼怕!

在安莎莉的眼中,這名叫宮本次郎的式神,雖然雙眼緊閉、簡樸安靜,乍看之下如潭水般寂靜無波,但這水底下卻暗藏著難以評估、足以吞滅他人的漩渦!

可怕,太可怕了!

羅娜同學若真與他為敵,真的很難戰勝他啊!

顫抖著雙手,安莎莉微啟雙唇,似乎掙扎著要不要做出某個決定。

「我……我到底該不該出手幫忙羅娜同學……小狐……請你告訴我……」

「主人……小狐無法幫您做決定,因為能做決定的只有您自己。」在安莎莉體內、稱呼安莎莉為「主人」的小狐,輕聲地回應安莎莉的問題。

「只有我能夠決定……?」

一邊看著羅娜指揮著巴哈姆特和宮本次郎戰鬥,眼睜睜看著兩者實力懸殊,導致巴哈姆特節節敗退的模樣,一邊煎熬地聽著自家式神的回答。

「小狐只是您的式神,主人自己的事情,能夠決定以及承受結果的也只有主人而已。小狐無法替您承擔,只能在您需要我的時候出來和您一起戰鬥。」安莎莉的式神接續說:「但是若真要小狐說……雖然小狐知道那個叫宮本次郎的式神很強,出來與他對戰絕對只是自不量力……可是小狐願意吃那個苦,因為小狐很清楚,現在主人看到羅娜苦戰也感到心痛和糾結。」

「果然……什麼都無法瞞住你的眼睛啊,小狐……被你看出來了呢……」安莎莉眼簾低垂,握在胸前的手把衣襟揪得更緊了。

「只要主人一聲令下,小狐隨時都可以上場作戰,幫助您的朋友。」

「我知道,謝謝你這份心意……」安莎莉一邊低聲回應自己的式神,一邊繼續不安徬徨地看著面前的戰況。

同一時間,巴哈姆特和宮本次郎之間的戰鬥仍未停歇,縱使巴哈姆特根本無辦法突破對方的防禦,龍牙與龍炎皆難以傷及對方一毫,甚至隨著戰鬥時間拉長,巴哈姆特身上的傷痕也越來越多……但身為龍王的驕傲,那一身的傲骨,令他毫無退縮之意。

何況,他的御主也還未放棄,他豈能讓羅娜感到丟臉?

在巴哈姆特奮戰的時候,羅娜的腦海裡頻頻傳來聲音:「我的百合花,為何不召喚我出來呢?像這樣的傢伙,我隨時都能替妳鏟除。」

她的另一名式神,法哈德的語氣萬分溫柔,羅娜卻覺得像是魔鬼的耳語。

「還不到你出場的時候,法哈德。」

「這只是妳表面上的說法吧,我的百合花。妳心裡所想,如此了解妳的我怎會不清楚。」

倘若法哈德此刻現身在羅娜面前,大概會看見他雙手抱胸、淡淡搖頭的模樣。

他這一句話,也確實說中了羅娜的心思。

實際上,羅娜也很清楚,面對這樣的敵人,等級只有R級的巴哈姆特根本無法應付。何況巴哈姆特不是以往全盛時期的他,如今就算是接近SR等級的式神,面對SSR的宮本次郎,仍是有一段懸殊的實力差距。

羅娜非常明白,單是巴哈姆特是打不贏宮本次郎的。但是,倘若一開始就派法哈德應戰,巴哈姆特的心情又會如何?

羅娜光是想到後續棘手的發展,就覺得十分頭痛。

不管於公於私,對羅娜而言,巴哈姆特才是她真真正正的式神,也是她最信賴的伙伴。若是她叫巴哈姆特退下,改換法哈德上場,那要將巴哈姆特的自尊置在何處?

龍族,本就是非常高傲的種族,何況他還是最高階的龍王。就算法哈德打贏了這場戰鬥,日後巴哈姆特和她之間的關係肯定會徹底崩壞。

可是都到了這節骨眼上……再這樣下去,巴哈姆特也只會徒增身上的傷……

「看來只有這個辦法了……」羅娜深吸一口氣,在聽到她這句話的當下,巴哈姆特一邊硬接下宮本次郎的武士刀,一邊回過頭對著羅娜道:「喂……妳該不會是想……」

「哈……來不及了呢。」發出短促的一道笑聲,羅娜毫無預警地壓低身子,快速地朝宥娜的方向俯衝而去!

「羅娜同學!」安莎莉驚慌地大叫一聲,與此同時,羅娜已衝至宥娜的背後!

當羅娜來到宥娜的身後,宥娜的表情有一瞬間的動搖,血紅色的瞳孔微微收縮。

「靈人之間的戰鬥,從來都不是只有式神的分──」

哪怕被人貼上卑鄙的標籤,就算被說成不知廉恥,打不過式神就朝御主出手這種小人手段……羅娜從來沒有怕過,只要有利於自己,她就可以坦蕩蕩地承認自己的卑鄙!

只要能逆轉戰局,只要能夠從宥娜口中得到當年真相的線索,她就算赴湯蹈火也在所不惜!

抱持著這份決心,羅娜冷不防地將預藏的匕首架在宥娜的頸子上,以充滿威壓的口吻在對方耳後低聲道:「束手就擒吧,讓妳的式神退下。」

三日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