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W049-飛玄刺1-單s.jpg    

書名:飛玄刺 01 屠城
作者:宴平樂
繪者:蚩尤
出版社:三日月書版
出版日期:2013/08/21 第 1版 1刷
開本:15x21 cm
定價:220元
ISBN書碼:9789861858753

*2013漫畫博覽會搶先首賣*

 

屠城惡夢‧血債難血償……

 

飛翎太子‧養尊處優,荒淫無道,視人命為糞土的翩翩美少年,因為精靈皇城受到大將軍竄位而流落靈境,

偶遇一位神秘女師傅‧平兒,在她的教導下,飛翎不再受限於精靈的自然能量,為了漫漫復仇大計

自毀容貌重塑身軀回到特赦公家族等待報仇機會,

國破家亡的血海深仇、失去的王位他該如何以計奪回……

 

【序章】

 

夕陽悠然落下。

淡淡的彩霞暈開了天空的顏色。

這是片綠意盎然的世界,世界裡充滿了玄幻、充滿了祥和。

這裡是靈境,又有人稱做靈界。在靈界裡面生活的生命體,除了藉由特殊管道進入靈界的外來生物之外,大部分還是以精靈居多──有著翅膀、有著完美容貌,喜歡穿自製衣服的精靈。

天空中的七彩變化不斷流逝。

靈界裡面,除了他們賴以生存的「生命之樹」以外,還有就是靈界中心的「精靈王城」。那是整個靈界最繁華的地方,也是唯一王室所做的建築。

精靈向來崇尚自然,喜歡自由,因此他們對於建築物並沒有十分追求,但或許是因為這個地方畢竟是王權中心的所在地,因此這裡的建築金碧輝煌,給人一看就有種王室的霸氣。

而除了最中心的王城中心全部都是隸屬於皇室血脈之外,精靈王城內城的外圍區域,一共住了四大貴族以及精靈們最重要資產,也就是他們已經歷經了亙古,沒有人說得出來設立多少年也沒有人說得出歷史的銀行──古羽夢陵。

至於王城中心地帶的皇族起居,那完全就是平常人不能靠近的區域。那極盡奢華的樓閣、那象徵著永遠祥和的大殿,那庭台樓閣都不是人界所看的到的,這個地方充滿了奇幻、充滿了異域的氛圍。

此時此刻,在皇族區域的東北角。

那裡有個小湖,叫做「邀月湖」,邀月湖的中心有艘小船,小船晃啊晃,輕輕慢慢的在湖心悠蕩,而在船上有一個人,一個長相平凡,留著一頭亂髮、鬍渣、頹廢到極點的男孩。

男孩的臉上雖然一派亂七八糟,但是當他張開他身後的翅膀時,無論什麼人看到都會訝異於他身後的翅膀是那麼樣的雪白,是那麼樣的漂亮與美麗,有如天使一般的純解無暇,而且在這雪白的翅膀下,有著大約二十根左右的金黃色羽毛。

這二十根金黃色羽毛可是這少年的驕傲!

因為精靈的力量完全會反應在自己身後的翅膀上,這種金色的羽毛越多,就表示這精靈的實力越強大。

少年非常滿意地撫摸著自己的羽毛。

他仰著頭,一臉享受地把手枕在腦袋後面,甚至神情頗為得意地看著自己跨下,因為這當下除了湖面上的清風徐來之外,在他兩腿之間,一個美麗動人、雲鬢如絲的女孩正撩開自己的頭髮,露出尖尖的精靈耳朵,張開那小小的櫻桃小口,一吞一吐地讓自己那晶瑩剔透的唾液拉出了一絲一絲盪人心弦的液體。

可就在這時候,一道非常不解風情的聲音,劃破了湖邊的寧靜,也劃破了整個皇族區域的寧靜。

「太子、太子不好了。」

「嗯……」

聽到這聲音,趴在少年兩腿間的女孩本欲站起來,卻沒想到這無賴少年,居然毫不留情直接把她的頭又壓下去,並且一臉囂張得意的樣子,看都不看那急忙跑過來的身影。

那身影跌跌撞撞的跑到湖邊,是個背上沒有翅膀、穿著樸素的小男孩。

他拚命跑到湖邊,上氣不接下氣地對少年說著:「太子,不好了!今天外城傳來線報,說、說大將軍安.基霆請大王廢了太子!他彈劾了太子無道、殘暴不仁、穢亂後宮等……十幾項罪名,請求廢太子,並且擁立您的弟弟為太子。」

那少年根本沒有在聽這小男孩的話。

他一臉享受地顫抖著身子,然後咬緊牙根,把自己的需求給解決了之後,才狠狠的瞪了那小男孩一眼,「放他媽的屁!本太子什麼時候穢亂後宮,什麼時候殘暴不仁了?這個安.基霆,我看他是活得不耐煩。」

話才剛剛說完,那趴在少年跨下的女孩緩緩抬起頭,幽怨地嚥下了口中的液體,臉頰上滿是桃紅溫潤,「你這冤家!每次都這樣,也不知道跟誰學的這麼霸道。」

一見到女孩,湖畔旁沒有翅膀的男孩立刻趴下去,「參、參見寰宇妃,小的叱吒,不知道娘娘在這裡,請娘娘恕罪。」

 

【第一章】   殘暴無道

 

「……起來吧!」

那個被叫做寰宇妃的女孩只是隨意的擺擺手,無所謂,「反正精靈王病到下不了床,誰還怕誰啊。」

叱吒連忙站起來,一臉無奈地看向小船上的太子。

這時候太子只是站起來穿上褲子,把船靠在一旁,接著問:「安.基霆不是重點,重點是我父王現在怎麼樣了?」

「小的今天有看過大王,恐怕、恐怕就剩下一口氣了。」叱吒連忙說著。

太子一臉不耐煩地嘖了一聲,接著就走下船,拉著那個叫做寰宇妃的女孩,三人一路沿著邀月湖走。太子跟寰宇妃走在前面,叱吒就在後面小心跟著。

三個人走進了邀月湖邊的「月移庭」,太子一坐下來便霸道地將寰宇妃拉近自己懷中,一隻大手不規矩的探進寰宇妃衣領,毫不客氣地就這麼揉捏起來。

「嗯……」

寰宇妃一聲輕嚀,卻也沒有阻止太子的手在自己身上肆虐。

「叱吒,你說安.基霆要父王廢了我的太子之位,那父王怎麼說?」太子面轉過去看著湖心,甚至看都沒有看那小男孩一眼。

叱吒搖搖頭,有點無奈地說:「沒有聽說。精靈王病得很重,好像快要不行了,聽說安.基霆的傳令兵在門口等了一天都沒等到傳喚,現在還在『王城玉階』上跪著呢!

只是聽城外進來的農民說,好像安.基霆已經暗自調集咸光、五峰兩大軍營的兵力,瞄準精靈王城而來。」

「我呸!安.基霆這老匹夫,真要跟本太子對著幹?!幾年前我就跟父王說過,他手上的兵太多了,應該要削減掉一些,現在可好!人家大權在握,想回來逼宮了──哼!不給他點顏色,不知道本太子的手段。」太子咬牙切齒地說著。

「嗯……太子,疼……你捏疼我了。」

太子粗暴的手捏得寰宇妃倒在他懷中求饒。

不過太子根本不放過她,依然是這麼用力地揉捏著,「妳這小母狗,少跟本太子唉唉叫叫,妳不是就喜歡疼嗎?本太子讓妳更疼一些。」

話一說完,太子瞪了叱吒一眼接著道:「你剛剛說來替安.基霆傳命令的士兵還在玉階上?」

叱吒點點頭,他看著寰宇妃,她臉上又是痛楚又是享受的神情看得他都傻了,這時候聽見太子問起,他才連忙說:「是、是的太子殿下,還在玉階上面等著。」

「哼──那就好。」太子從口袋裡拿出一枚青玉鑲金的「玉典」,說道:「傳本太子的校令,讓侍衛仗殺,並且砍下這小兵的頭顱,送回安.基霆那裡,就說太子代理朝政,廢不得,而他安.基霆身為統兵大將軍,竟然敢左右王儲人選,讓他立刻回來,並褫奪兵權。」

玉典,是靈界裡面每一個人的身分象徵,而且這東西不只代表一個人身分,還連結著古羽夢陵的帳戶,有了這東西後,可以任意調動開啟古羽夢陵的個人帳號。

「啊?」叱吒接過太子玉典,接著問:「太子,這樣、這樣是不是不太好,安大將軍都已經要反了,您還撤了他的兵權,那他不是立刻就要殺進來了嗎?」

「他敢?本太子麾下一條狗而已,他還敢咬人嗎?」太子霸道的瞪了叱吒一眼,說道:「他就算進來本太子也不怕他,本太子剛剛掃蕩了十二個『墮落區』,如果連他這一點點兵都壓不下去,那本太子這精靈王乾脆不要當了。」

墮落區,這是靈界裡面專門做販賣人口、性交易、地下賭盤之類的不良勾當之地,基本上都是反政府的聯盟,甚至有人稱呼他們為「革命軍。」

叱吒雖然覺得這樣不妥,但還是點點頭。「知道了,所以先砍了那小兵的頭,然後讓人送回去給安將軍?」

「記得跟他說,本太子廢了他的將軍大權,嗯……不要好了,就說精靈王廢了他的軍權,讓他立刻給我回來。」

太子說著、說著便得意的笑了。

叱吒點點頭,連忙捧著太子的玉典下去,而庭子裡面的太子看到叱吒一走,便不客氣地直接翻身壓住寰宇妃。

那寰宇妃衣衫凌亂眼如魅絲,妖妖嬈饒地笑著:「還等什麼?」

「好香!」

太子有如餓虎撲狼般把自己的臉埋進寰宇妃的胸部裡,用力吸著氣:「妳這發情的小母狗等不及了吧!都是叱吒那小子壞了事,本太子一定好好教訓妳。」

太子話一落,那邀月湖邊的移月庭裡立刻就傳來一陣一陣的嬌笑聲、喘息聲,華燈初上的王城裡一片安靜,只有寰宇妃的聲音以及那淫瀰的碰撞聲迴盪在整個皇族區域裡,一下一下的有如鐘聲……王國即將喪落的鐘聲。

精靈王城外,是一大片的樹林,整個靈界幾乎都是樹林、山谷、原野所組成,因為精靈不喜濫砍濫伐,所以在靈界,除了中央的精靈王城與西南角的革命軍勢力是人為建築之外,其他的地方幾乎都還保持著原始的樣貌。

此刻,在精靈王城外圍、一棵巨大的參天古木底下,上千隻的精靈聚集在這邊,這些精靈以這棵大樹為家,一整排的精靈坐在樹枝上面,那樹枝外面的葉子整齊有如軍旅宿舍那樣的綻放著。

突然,一道高昂的聲音劃破了那寧靜的叢林。

「精靈王敕令,大將軍安.基霆接令。」

只見一隻張開翅膀、手上拿著玉典的精靈,一路從遠處飛過來,一路暢行無阻地飛了進來。所有人一看他手上的玉典都知道那來自於皇室,因此沒有人敢阻攔。

那精靈一路飛到大樹底下。

這時,一道霸氣凜凜有如洪鐘般的聲音從參天古木頂端撲天蓋地地吼下來。

「吵死了!哪個混蛋敢打擾本將軍美夢?」

這一聲怒吼,吼得三軍震顫!

整棵古樹彷彿被震了一下,就看那原本還躺在樹葉上面睡覺的上千隻精靈,一個一個被震到立刻爬了起來,漫天的精靈都統一移動,整理好隊伍衝下大樹。

在這整齊的隊伍盡頭,有一隻身材壯碩,理著大光頭,身穿金黃色鎧甲的精靈,那鎧甲上頭非常明顯鍍了一層薄膜,他的肌肉橫陳糾結,左右兩邊的肩鎧上面還閃爍著兩片光盾,背後的翅膀「嘩啦」一聲張開,金黃色的羽毛已經幾乎要把左右兩邊的翅膀給淹沒,這種金黃色羽毛就跟太子的一模一樣,只是他的數量更勝太子。

這就是精靈王城的大將軍,安.基霆,執掌精靈王城的安危,手握重兵。

精靈王城外圍一共有咸光、明居、旅洞、五峰、擎瑤這五大軍營,而除了明居、旅洞之外,精靈王為了讓他方便對抗革命軍,因此他一個人就掌握了三營的軍力。

「大、大將軍,我是來傳精靈王的命令。」

被安.基霆這麼一吼,那原本趾高氣昂的傳令精靈氣勢都矮了下去。

安‧基霆一臉不高興的瞪著精靈,他不客氣的雙手抱胸,然後一臉不屑的開口:「有屁快放,本將軍給精靈王的建議,他怎麼說?」

「奉、奉精靈王敕令,大、大將軍安.基霆,以外臣……外臣身分干涉朝政,著撤去大將軍職位,並且……並且貶為農民,今日起即期生效,立刻……立刻回城,找負責單位報到……」那傳令精靈念到後面越念越小聲。

他縮著脖子,連聲音都忍不住顫抖。

他越念,安.基霆的臉色當然越不好。

念到後來,安.基霆那有如刀一般的眼神狠狠地盯著他,非常不客氣地問著:「你給我老實說,這命令是精靈王下的,還是太子那廢渣下的?」

「回、回大將軍的話,小的不知道,小的只負責傳令啊。」

傳令精靈一臉無奈的看著安.基霆,可憐兮兮地都要趴跪下去了。

頓時間,整個參天古木陷入一片安靜。

再下一秒鐘,安.基霆突然隔空伸手!

他速度快如閃電,「啪地」一聲,那傳令精靈的腦袋就這樣在眾目睽睽之下,狠狠地被擊飛出去!

霎時,天空中一片流光。

精靈死亡之後,並不會像人類那樣噴出鮮血,他們一死,整個身體就好像化作點點螢火。這就是大將軍的實力,生殺予奪完全就在他一念之間。

雙方的差距真的太大了。

全場上千隻精靈還目瞪口呆的時候,大將軍已經高舉那傳令精靈的玉典,扯開喉嚨大吼:「統統給我聽著!精靈王駕崩,太子暴虐無道,本將軍奉精靈王生前密令,擁立二皇子「飛翎.明曲」為王,並肅清朝綱,以正王朝天威。」

話一吼完,在場所有精靈先是愣了一秒,然後不知道是誰起頭,就看他舉起雙手,扯開嗓門大吼:「肅清朝綱、將軍威武。」

聲音傳開了之後,樹上所有精靈就好像排山倒海一般,每個人都舉起雙手,統統跟著這聲音大喊:「肅清朝綱、將軍威武。」

「肅清朝綱、將軍威武。」

「肅清朝綱、將軍威武。」

安.基霆非常滿意地看著樹上所有為他吶喊的精靈。他笑了,得意的笑了,因為這就是權力,這就是讓人可以擁有生殺予奪,可以擁有呼風喚雨的能力:「非常好,安橫。」

「父親。」

他一喊,樹上一名身穿銀色鎧甲,頭上頂著兩條翎羽,相貌堂堂、一身傲氣的少年立刻飛了下來。他的臉上除了帥氣、傲氣之外,還透著一絲絲的陰狠毒辣。

他是安.基霆的大兒子,大騎士.安橫。

大騎士──這是靈界的一種戰鬥職業。

在靈界裡,除了農民、奴僕、大臣等這些沒有戰鬥能力的精靈之外,還分為分別是「騎士」、「遊俠」、「靈使」、「祭師」等四大職業種類。

每一個職業可以進兩階,騎士「進階」之後,就稱為「大騎士」,遊俠進階之後就稱為「賞金獵人」,靈使進階之後就成為「靈能使」,而祭師進階之後就成了「大祭師。」

一般而言,初階戰士的攻擊力略高於大騎士。譬如安.基霆,他的職業來看,攻擊手段就絕對在安橫這個大騎士的頭頂上。

而再進階上去,依個人屬性每種職業又有了分別。

例如大騎士進階之後,就分為「十字騎士」、「聖堂騎士」兩種,賞金獵進階之後,就分為「醉月遊俠」、「幻影遊俠」兩種,靈能使進階之後,就分為「元素靈使」、「固態靈使」兩種,大祭師進階之後,就分為「光療祭師」、「神威祭師」兩種。

不過,一些剛剛長大的精靈孩子們來說總是容易搞混了各類分級,所以他們都用職業名稱的「字數」來區別。

簡單來說,就是職業名稱四個字的最強,例如「十字騎士」,接下來是三個字,例如「大騎士」,最弱的是兩個字,例如「騎士。」

「你做前鋒,帶兩百人回皇城。」

安.基霆隨意的把那玉典丟給他兒子,說道:「記得到了之後把這玉典送回城裡探探虛實,如果我還沒有到的話,不准攻城,知道嗎?」

「知道了。」

安橫連忙接過那玉典,轉身朝大樹上面飛進去。

一分鐘後,就看空中兩百隻左右的精靈快速地脫出隊伍,直朝精靈王城的方向飛出去。

安.基霆想了一下,這種畫面真的非常詭異,在場數千精靈等著一隻精靈冥想,而且沒有一人說話,大家都安安靜靜的等他發號施令。

過了約莫五分鐘,安.基霆抬起頭淡淡地喊道:「狂琛侯。」

「在。」

精靈群中,馬上走出了一名精靈。他留著龐克頭,頭髮呈現五彩繽紛的顏色,身上罩了一件長長的外袍,水藍色與雪白色交織的一件外袍。

「你拿我的玉典,領一百人到『樹牢鎮』去把飛翎.明曲那小子給接出來。」安.基霆來回踱步,躊躇滿志地說道:「他是我們的大纛,有了他,其他兩營的兵才不會跟我搗亂,千萬切記,接到他之後直奔精靈王城,路上誰敢攔你,殺。」

「遵命。」

狂琛侯就是這樣的一個人。

對於安.基霆給他的任務他從來不會反抗,也從來不會計較給的人太少,或是給的糧食不夠,在他心裡,只要是安.基霆交代下來的任務,就算只有一個人他也要完成,所以給他幾個人、給他多少軍糧、任務內容有多困難,他從來都無所謂。

樹牢鎮,那是前一代王朝的時候所設立的小鎮。

這個小鎮完全就是一個大牢,鎮裡面根本沒有什麼居民,統統都用來關犯人,只是後來王朝更替,這個小鎮的功能也就漸漸失去了。

其後太子即位,他為了要鞏固自己的政權,就把他的弟弟飛翎.明曲給關在這裡面,正好這裡不容易引人注意,又能夠讓他的弟弟遠離權力核心。

狂琛侯振翅疾飛上青空。

安.基霆目光一轉,看了看參天古木上剩下的精靈,笑著舉起雙手大吼:「野獸們,忍耐很久了嗎?」

「是!」隨著安.基霆的聲音一落,整個大樹上面,一個「是」的聲音鏗鏘有力地落地。

安.基霆非常滿意地點點頭,接著毫不留情地下令:「全部給我聽著!太子謀殺精靈王,精靈王被弒,本將軍不能容許這樣殘暴無道的人當我們的王,因此實行精靈王臨死前給本將軍的密令,領兵殺回精靈王城,肅清寰宇,並雍立精靈王次子飛翎.明曲為王!

大家隨本將軍殺回城去,替天行道!」

「替天行道、將軍威武。」

本來一片安靜的精靈們又扯開嗓門大吼。

安.基霆笑了笑,舉起手讓所有人安靜,淡淡地說著:「由於太子穢亂後宮、殘暴無道,整個精靈王城早已經是骯髒不堪,進城之後,除了四大公府、古羽夢陵之外,本將軍特別同意讓眾位辛苦的將士們屠城七日,用死亡的光,徹底將這骯髒不堪的王朝給洗乾淨。」

「將軍威武!」

聽到可以屠城七日,將士們的歡呼聲又更大了,那簡直就是發自內心的嘶吼。

「最後,所有人給我注意,城破之後,本將軍還有一條規矩,統統聽仔細了,誰也不准動精靈王的兩個女兒以及太子,誰抓到他們送到本將軍面前,終身免賦稅、封戶長,賞農民二十個,奴僕十個。」安.基霆笑著大吼。

又一次的歡呼聲響徹雲霄。

安.基霆志得意滿,指著精靈王城的方向大喝一聲:「出發。」

一聲令下,滿天精靈都出動了,畫面就好比蜜蜂那樣,整群整群飛離參天古木,撲天蓋地的朝精靈王城飛過去!

 

然而這時的精靈王城裡,卻依然一片祥和,依然是那樣的紙醉金迷。

香氣裊裊的「藕香居」,淡淡的嬉笑怒罵聲傳了出來,這裡是位於精靈王城裡面皇族區域,西面最靠近皇城大門的一個居所,而住在這裡的,正是精靈王的大女兒飛翎.夢星。

然而今天這個地方,不只夢星一個人,連同太子在內,包括精靈王大女兒「飛翎‧宮月」都在場,他們三個兄妹在藕香居裡面,歡喜的吃著水果,開開心心的聊著天,渾然不管外面的情況是什麼,對於他們的父王也不聞不問。

藕香居裡面,飛翎‧夢星歪歪斜斜的躺在軟榻上,這種軟榻是用非常綿密的絲線織造而成,一般皇族區域的僕人,需要花一年才能夠編織出一張這種程度的軟榻,冬暖夏涼躺起來非常舒服,而夢星這時候就歪在軟榻上面,身上只披著一縷半透明薄紗,仔細看還能窺視夢星豐滿上圍以及纖細的腰枝。

除了夢星之外,這時候宮月也慵懶的坐在椅子上,她歪歪斜斜靠在椅子上,一雙玉腿開心的晃啊晃的,也不管自己的裙子已經退到大腿附近,還是依然故我。

這時,太子一臉志得意滿的樣子,他一邊把手上的「玉釀」倒進一個躺在他兩腿中間,仰著脖子,張開小口的女精靈嘴裡,一邊用自己的手,在女精靈的身上游移、揉捏。

玉釀,這東西喝起來像人界的酒,只是說法不同,還有味道有一點點不一樣,喝多了一樣會讓人頭暈眼花。

「哈哈哈哈,星妹妹,我說妳這裡就是不一樣,不但地方空靈,就連這裡的女僕也是袖底生香啊,聞得我飄飄欲仙呢。」

太子一派無賴的樣子,他興高采烈的肆虐躺在腿上的女體,一邊故意把玉釀灑得那女精靈身上到處都是。

夢星看也不看太子一眼,她只是幽幽的說著:「太子從我這裡要去的人還少了嗎?只是每次人家得到比較好一點的女僕,哥哥要了去後,玩膩了就送回來,把妹妹這裡當成什麼地方了?」

「呵呵,妳別這麼計較嘛,妳也知道我們的父王快不行了,一旦他老人家駕崩,我就是精靈王,到時候跟女孩子交合很麻煩,要記錄起來不說,還要顧著形象,不能像現在這樣放肆了。」太子一臉無奈的說著。

聽到太子這樣說,宮月則是不開心的瞪了他一眼:「哥哥,你也知道父親快要不行了,你整天除了玩女人之外,就是跟你那『飛雲七十二騎』打打鬧鬧,你就不能專心的把『靈能』、『靈技』給練好,或者是多打好人際關係,等著日後登基對你也有好處啊。」

飛雲七十二騎,說的是太子專屬護衛,這七十二騎可以說是王城裡面最強大的精靈,專門用來保護太子用,但是太子喜歡嬉鬧,所以這七十二騎也就只能跟著太子幹一些不正經的事情。

靈技,當精靈選擇四大職業之後,就會自然而然的學習到靈技,職業等級越高,當然靈技就越多元化,而這些多元化的靈技強大與否,那就是需要「靈能」來做支撐。

靈能,這是每一個精靈與生俱來的力量,就好像人類的內力一樣,需要經過長時間的累積還有鍛鍊,可以讓自己體內的靈能越來越強大,而靈能的強大程度,更是會直接反應在每一隻精靈身後的翅膀上面。

每一隻精靈與生俱來就有一百根羽毛,只要翅膀不斷,那翅膀上掉了一根羽毛,會重新再長一根羽毛,誰也不會多一根或者少一根,而當一隻精靈的靈能達到一定程度之後,羽毛就會變成金黃色,一旦十根羽毛變成金黃色之後,那就可以選擇自己要修煉的職業,也就是進階,從一個平凡精靈變成一個具有攻擊力量的強者。

當然只有十根金羽毛的精靈還稱不上強者,十根金羽毛之後還可以繼續修煉出二十根、三十根、四十根甚至是一百根的金羽毛,金羽毛越多,精靈的靈能越大,靈能越大,靈技就越強。

甚至於目前為止,整個靈界還沒有出現過一百根金羽毛的強者,因此精靈們就把這傳說中一百根金羽毛的翅膀,稱之為「神翼。」

「神翼」往下,九十根金羽毛稱為「聖翼」,八十根金羽毛稱為「半聖翼」,七十根金羽毛稱為「天翼」,六十根金羽毛稱為「地翼」,五十根金羽毛稱為「皇翼」,四十根金羽毛稱為「幻翼」、三十根金羽毛稱為「玄翼」、二十根金羽毛「冥翼」,十根金羽毛稱為「初翼。」

這時候的太子,背後的金羽毛是二十一根,因此如果不談身分地位,光是以翅膀的位階來看,那他就是一名「冥翼一羽」的騎士。

「唉呀,月妹妹別老是跟我說這些,聽得我都煩了。」太子伸手摸摸自己的翅膀淡淡說著:「以我這個年紀達到冥翼一羽,雖然不是天才,但是也不錯了啊,最近七十二騎都打不過我呢。」

 

 

 

──未完待續──

   

 更多精采的故事,都在《飛玄刺 01 屠城》裡,,8月21日全國上市!!

 

 

 

*2013年8月15日漫畫博覽會搶先首賣*

 

 

創作者介紹

三日月書版

三日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