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W048-歲時卷之陰陽關東煮 上  

 

書名:歲時卷之陰陽關東煮 上
作者:逢時
繪者:Sawana
出版社:三日月書版
出版日期:2013/08/21 第 1版 1刷
開本:15x21 cm
定價:220元
ISBN書碼:9789861858852

*2013漫畫博覽會搶先首賣*


PTT Marvel版人氣作家逢時獻上讀者推爆作品第一彈!
加湯加料不加價,重新潤修‧追加收錄未公開番外,一段段貫穿三界的悲歡離合即將上演!

他拋棄了歲月輪迴、遊走在陰陽兩界,只是為了那個還未問出口的「遺憾」……

在這間小小不起眼的日式食堂裡,有個「非人」才知道的祕密。
平日以美味關東煮征服客人味蕾的俞平,
接下陰間任務後,轉身一變成為人間陰差,
在貓咪監督使冬末監察之下,為亡者傳遞最後一縷執念。

某天店裡闖進了一位特別的客人‧阿書,
從此平凡的關東煮店再也不平靜,
尾隨在她身後那群「凶神惡煞」帶來意想不到的風暴,
看慣妖魔鬼怪的俞平和冬末,該如何接待這群來意不善的貴客……

每個人心中都留存一個懸而待解的執念,
是不是吃下他手中這碗暖呼呼的關東煮,他們都能毫無牽掛的踏向黃泉歸途?

★首刷限量贈送精美特製杯墊

關東煮杯墊  

 

 

楔子

這是一間日式食堂,空間雖小,勝在乾淨整齊。
料理臺前的師傅,一勺、一勺的攪拌著高湯,熬煮著關東煮中,那最為關鍵的湯頭,大鍋子內的漩渦,隨著湯勺一圈圈打轉。
幾個老鬼占據在暖呼呼的爐子前,手上一杯又一杯不停歇,喝得透明的靈體都泛起了微紅的光澤,張口嚷嚷,「俞平師傅,我們什麼時候才能喝到你那一瓶珍藏梅子酒啊?」
被喚作俞平的廚師,頭也不抬,湯勺一舀就是一大瓢熱湯,按次添進這一群老鬼的碗內,還細心的切了蘿蔔跟竹輪添入,淡淡的回話,「等你們誰甘願了,願意讓我送上路的時候。」
老鬼們頓時駭笑,其中一個歐吉桑摸摸光潔的頭頂,醉醺醺的搖頭晃腦,「再等一段時間,我的小孫子過些日子要出生了。」他拿起酒杯,咕嚕咕嚕一仰而盡,「再給些時間,行吧?」
俞平挑眉,手下不停,繼續切著一塊塊昆布。「這都你第十二個孫子了。」
「總不能厚此薄彼嘛!」歐吉桑笑著擠眉弄眼。
「人死不中留,早晚留成愁。」俞平看了他一眼。
老鬼們哄堂大笑,「知道了知道了,真的想走的時候,會通知你一聲的。」
他們喝乾了杯子裡的最後一滴酒,吸了蘿蔔的氣味,紛紛搖搖擺擺的往上竄,撞著了屋頂的結界,又摸著頭傻笑,「不好意思啊,走錯了走錯了。」再接力尋著窗子飄飛出去。
俞平搖搖頭失笑,這世間每個人總有一些自己的難處,活得滋潤的、活得蕭條的,總是有些不甘跟怨恨,還有纏繞不休的羈絆。
但是等到時間到了,終於要離了肉體時,卻都想著同一件事情──再多逗留一下這繁華又汙濁的人間,再看一眼那珠光寶氣的夜景,再握一次親人的手。
但是人世間可不是只有人類居住啊……
能走的時候不走,非得要等到走不掉的時候才後悔嗎?
俞平試了一口湯頭,滋味甘甜正好。他慢悠悠的走到食堂外頭,胸中的筆記本隱隱震動。
他揚眉,把筆記本掏出來,上頭的紙張彷彿有自主意識般,無風自動,不斷翻飛。最後定在最後一頁空白之處,一名老婦人擒著笑的面容緩緩浮現,旁邊的文字也隨之補上。
下一個任務來了。
俞平就著食堂門口的燈籠,開始慢慢細讀。
這些讓他們離不開人世的執念,就讓自己來替他們消滅吧,放下了心中的眷念,安安穩穩的前往下一世,才是大道運轉不息的根本。
有路勘走直需走,莫待無路空尋門。

 


第一章 熱湯的滋味

一名大叔穿著一身日式的藍色廚師服,下半身穿著一條邋遢的牛仔短褲,邊緣還有著藍色的鬚鬚邊,腿毛跟著鬍鬚邊一起張揚。
他腳踩著木屐,啪啦啪的在木造的老宅之間前進。
他一張國字大臉,濃眉豎目不苟言笑,可以嚇哭未足年的小兒,不過他現在心情正好,嘴裡吹著輕快的口哨,手上提著一袋活跳跳的海鮮,左搖右擺,來到了其中一間老宅的門口。
拉開了木製的拉門之後,門上一陣風鈴聲清脆的響起,裏頭一雙翠綠色的圓滾滾雙眼,隨著大叔移動的身影,來回監視。
「今天這麼晚來!你這個好吃懶作的人類,我都要餓死了!」
綠眼珠的主人,頭上的耳朵小巧的站立著,牠踮起了後腳,往前深深的伸了一個懶腰,背後的尾巴輕輕搖擺,有節奏的打在桌面上頭,在空氣中揚起了微微的灰塵。
只是這可愛的模樣,張口卻是一連串抱怨。「都幾點了?人類真是不守時的生物啊!就算發明了時鐘我看也沒有多大用處,嘖嘖嘖。」
「才遲到五分鐘。而且好吃懶作的人類正在幫你剝蝦殼。」
大叔不為所動,只看了對方一眼,在光潔無暇的料理臺上拿起了整套的刀具,仔細的替活蝦們去頭去尾,清除泥腸。
每剝好一隻,粉白色的蝦肉,就會緩緩落入水晶碟子當中。形狀漂亮,看著令人食指大動。
溫暖的室內燈光點起之後,就能看見,這是一間小小的店面,僅能容納四桌的客人,開放式廚房的走道也只能容廚師一人走過,無法再塞進更多的服務生。
大叔身穿藍色廚師服,裡頭一件汗衫,俐落的把頭巾綁上了額頭,標準日式打扮,他從冰櫃當中拿出了一條閃爍著橘色光芒的鮭魚肉。
大叔刀法乾脆,三兩下這條鮭魚肉就化成了片片薄如蟬翼的生魚片。
「喏。」大叔將生魚片以及粉色的蝦肉,一併放在咖啡色貓咪的身前。
咖啡色貓咪身上的條紋複雜,宛若一幅神秘的圖騰,但是在牠雜亂無章的毛髮生長之下,什麼貓膩都看不出來,牠就像一隻街口巷道,隨處都可以看見的野生流浪貓。
「感謝招待,大廚麻煩再來杯熱茶。」咖啡色的貓低下頭,用舌頭優雅的捲起一片生魚片,吃像高貴,進食的速度卻飛快,風捲殘雲的掃著盤中的食物。
大叔抖了抖眉毛,青筋跳動,終究忍耐的走回料理臺前,泡起了一杯溫潤的高山青。
填飽肚子之後,貓兒滿足的舔舔前腳,梳洗完整張貓臉跟全身毛髮,牠喵嗚一聲,跳下了黃色的木製餐桌,在整間店內來回巡視。
被喚作大廚的中年大叔名叫俞平,他接著打開了料理臺旁的布幔,一格一格的小格子,透著金屬的光澤,每一個縫隙都光亮無比。
俞平從店內的大冰箱,拿出了一樣樣的食材,開始在水龍頭底下,切切洗洗著,將鮮美的大蘿蔔切成半個拳頭般的塊狀,再加入特地遠從日本進貨的昆布,最後撒入了雪花般的柴魚片。
點起瓦斯爐,火焰轟一聲的燃起,高湯正在爐子上緩緩熬煮。
因為高湯上的煙霧,室內逐漸熱了起來。
「大廚,你又忘記開招牌了。」咖啡色的貓巡邏過一圈,高高翹著如雨傘節般的尾巴,走到料理臺前仰視著俞平。
「嗯,麻煩冬末了。」俞平隨手遞了一塊正在清燙的蟹肉,貓咪高高跳起,精準的叼下了蟹肉,不怕燙的三兩口就將蟹肉吞吃入腹。
「果然還是要靠我啊!」
被喚作冬末的貓,挺著微微濕潤的咖啡色鼻子,驕傲的走到門外的招牌底下,那是一顆白色的紙做大燈籠,開燈之後,就會散發出昏黃的燈光,向來來往往的過客,宣告著食堂的開張。
「這點小事情也要麻煩我,真是的。」冬末後腳一蹬,往牆壁上跳了上去,剛好落地在燈籠下方的屋簷橫梁,伸出小小的肉球,啪一聲,點開了招牌燈。
此時已經是下午四點了,天色微微昏暗,如果有過往的行人,停下來駐足一下,就可以發現這間食堂豢養著一隻,張口就能說流利的人類語言,甚至極通人性的神奇貓咪,也能有機會走進來一嚐俞平的精湛手藝。
可惜在冬季的氣溫底下,來來往往的行人,不是趕忙朝向溫暖的室內前進,就是急急忙忙地,想要回到自己的家中。
大家緊縮著脖子,雙手插在口袋中,急急趕路,沒有一個人願意停下來,看一下這間木造老宅,在傍晚時分正透著微黃燈光的小食堂。
不過大廚跟貓咪似乎都不是那麼在意,隨著俞平的動作加快,食槽旁邊的大竹簍,開始堆積了一項又一項的關東煮食材。
上面有竹輪、魚板、油豆腐、大蘿蔔、黑輪、高麗菜捲、海鮮丸子、湯豆皮捲,一時之間竟讓人眼花撩亂,數也數不清,到底俞平備了幾樣食材,在這一個開口朝上打開的大竹簍裡頭。
俞平又開始哼起了歌,嘴裡亂七八糟的哼著各種小調,也不管走音與否,自顧自的在小小的料理臺上雕著一隻又一隻的紅蘿蔔兔子──利用剩餘的食材雕刻,是俞平的愛好。
兔子雕完接著是一朵朵橘色的玫瑰花,他打算燙熟了擺在盤子內裝飾。
倒是冬末聽見俞平的歌聲,「啊!」一聲的慘叫,一溜煙往室外逃跑。
牠幾下竄跳,上了食堂的二樓屋頂,找了個避風的陽臺,用前腳踩踩冰冷的石磚,縮起了後腿蹲坐下來,窩成一個母雞孵蛋的姿勢。
指針緩緩走著,今天晚上是平安夜,這樣一間小小的不起眼食堂,沒有受到太多想過節的人們注意。
夜慢慢深了,俞平不以為意,縮著手在冒著熱氣的關東煮後方,微微點頭,打著一個又一個的盹,還發出了陣歇的鼾聲。
屋頂上的貓,跟屋內的人,在寒冷的冬天內,都睡得非常和諧。
忽然店門口的拉門被橫向拉開,懸掛其上的風鈴聲清脆響起,俞平反射性的抬起頭來,看著隻身前來的客人,迅速張口說了一聲,「歡迎光臨,今天想吃點什麼?」
隻身前來的客人,是個很老的男人。他一頭斑白的頭髮,以及微微駝著的背,都再再宣告他的人生歲月,已經是沙漏中最後的一點沙子,並且正向著底部緩緩流逝。
不過客人穿著全套的絨毛西裝,內裡還襯著藍色的羊毛背心,非常莊重的站在門口,手上一根拐杖拄著地板,眼神爍爍的看著俞平。
「我來拿我的妻子留給我的東西。」客人沙啞的喉音響起,一句話沒頭沒尾,彷彿他的來意,就像是吃頓飯那樣簡單。
不過俞平卻聽懂了,他微微頷首,從大爐子旁特別備好的小鍋,舀起了一碗熱呼呼的清湯,加入了早在一旁備好的蘿蔔、昆布,一碗清湯,幾分鐘後端到了客人面前,靜靜上桌。
「喝碗熱湯吧?」俞平把湯擺在餐桌上,光亮的湯匙,擺在湯碗的一旁。
老人看著俞平,半晌沒有說話,眼中出現了一絲的猶豫跟掙扎,「就只是這一碗湯嗎?」他坐在餐桌前,還是忍不住問出口。
「嗯。」俞平點點頭,沒對老人的疑問做出反應,又縮著手退到了料理臺後,有一下沒一下的攪拌著大鍋。
老人巍巍顫抖著手,猶豫好一會,終於拿起了湯匙,舀了一口熱呼呼的清湯,放進嘴裡,清湯入喉頭,非常溫暖。更令老人不敢置信的是,只是吞下第一口湯而已,妻子的面容就在眼前出現。
妻子笑得那樣羞澀靦腆,一身的和服,在傘下,露出半邊的臉頰,溫潤的看著他笑,傘外的花瓣迎著風,飄落在他們倆身上。
那是他們第一次在櫻花樹下的約會。
老人顧不得燙口,又趕緊舀起了第二口清湯,放入嘴裡,細細品嘗。
妻子跟隨他來臺的影像,瞬間像是膠捲底片一樣,黑白一片,卻非常清晰。涮的一聲在他眼前拉開,老人的眼眶微微紅了,眼角濕潤。
沒錯,他就是在日本唸書的時候,遇上自己的妻子的。
兩個人是同班同學,因此在校園內相識、進而相愛,最後互許終身。
但是妻子出身名門望族,她的父母說什麼都不答應自己的女兒,嫁給這樣一個來自臺灣的無名小子,在家族的百般阻撓之下,青年帶著心愛的戀人,許下了美麗的誓言,兩人放棄學業,連夜搭船逃回臺灣了。
底片的影像倏忽即逝,老人這次慎重萬分的舀起了第三口湯,他含著金屬的湯匙,感到陣陣溫暖的清湯隨著食道的吞嚥,慢慢滑入了自己的喉嚨。
這次他看見了,妻子在一樓的庭前打掃、在長椅凳上用竹桿拍打著棉被的情景、曬著鮮脆的竹筍乾、洗刷著鍋碗瓢盆,一切過去的景象,歷歷在眼前重現。
隨著碗中清湯的減少,老人看見了更多的過去,孩子們奔跑的嬉鬧、跌倒時候的哭泣模樣,都是妻子一個一個在孩子的身前溫聲安撫的。
那這些時候,自己又在哪裡呢?
思及此,老人端起了已經剩下很少清湯的湯碗,急切的一口仰盡。
全部的湯入喉之後,老人驚呼出聲!
「啊!看到了!」原來自己一直都在旁邊,牽著妻子的手,頭髮慢慢變白,皺紋越來越多,兩個人走路越發的慢了,歲月不饒人,老人不再意氣風發、妻子不再年輕美麗,但是,自己從頭到尾都在妻子旁邊啊!
這樣太好了,真的太好了。
原來過去的任何一分一秒,自己都是這樣珍惜萬分的,陪伴在跟著自己遠赴他鄉的妻子身旁。從來沒有漏掉每一天。
因為自己高血壓的老毛病,在前陣子大中風了一次,因而被送進了醫院病房,在昏迷的那幾天當中,妻子因為趕著到醫院探視自己,卻不慎被闖紅燈的卡車給撞死了。
結果昏迷中的自己,竟然毫無所覺,竟然無法陪著結髮一生的妻子,走完她人生的最後一程,任由她在兒孫的陪伴當中,一個人寂寞的撒手人寰。
但是這一生,我都沒有放開過你的手啊,久美子──這就是你要告訴我的事情嗎?我收到了,收到了。
老人拿出了手帕,擦著眼睛旁的淚水,從妻子死後,他從沒有流過眼淚,因為沒有辦法接受這樣的事情,自己竟然沒有陪鍾愛的妻子走最後一段路,所以在心裡一直感到萬分歉疚。
老人陷入眼窩的眼睛,不斷溢出了淚水,但是內心卻感到非常高興,原來妻子從來沒有怪罪過自己。他清了清嗓子,朝向俞平萬分尊敬的說,「師傅,這碗湯要多少錢?」
俞平咧開了嘴角,不為老人的失態而驚愕。「我們的湯是送的,不賣。」
他頓了一下,夾起了一顆飽滿的高麗菜捲,浸在高湯中的菜捲,一到空氣中,就閃著翠綠的光澤,飄散著香氣。
「不過吃吃看我們的關東煮吧?」
老人從俞平手上緩緩接過了一大盆的關東煮,沾了一口黃色芥末,放進嘴裡,滿足的點點頭,臉上滿是讚許的神色,「師傅,你的關東煮真好吃。」
曾經待過日本的老人,說的是實話,俞平的關東煮,可不是簡單的貨色。
俞平臉部的線條,悄悄往上提了幾分,低著頭夾起了一長條鮮蝦竹輪,剁剁剁,三兩下就俐落的分成了五段,又往老人桌上擺。
他是一個喜歡往客人碗中加菜的廚師。
老人笑呵呵的看著俞平,「我一個人,又是老頭子了,吃不下這麼多,你來陪我吃吧?」
俞平也不說話,從櫃子上方拿下了一瓶梅酒,拿出了兩個雕滿櫻花的小酒杯,坐在老人對面,一人一杯開始默默喝著。
兩個人喝得不多,最後都只是紅了頰面而已,說話時吐出了些微的酒氣,老人臨走之前,猶豫再三,終究回頭,定定看著俞平,「我妻子走得可還開心?」
俞平正在收拾桌面,猶豫了一下,老人的問法,是會破壞規矩的。但是他還是垂下了眼眸,「開心,就是放不下你。」
老人的眼淚又從長滿皺紋的眼眶中溢出,「老太婆真是的,老是擔心我,也不想想最後先走的是誰?」他戴上了西裝帽,一腳深一腳淺的往外走,在中風之後,他的行動已經不像從前利索了。
直到老人的身影走遠,坐上了私家黑頭轎車遠去,俞平才轉身走入了店裡,他拉開了後門,邊上一個模模糊糊的黑影,坐在椅凳上,搖晃著半彎的背,看著遠方發愣。
「你們家老爺子收到了。」俞平低聲說,語氣恭敬,對於亡者,就像生者的前輩一樣,他一向給予應該有的尊重,也打從心底敬重他們。
黑影逐漸清晰,一個老奶奶出現在板凳上方,穿著一襲正式和服,苦苦的笑了一下,「我知道,我看著他走的。」
老奶奶又扯扯身上的和服,低聲抱怨,「老頭子就不嫌麻煩,把我這壓箱底都挖出來,幾十年沒穿了,真不習慣。」抱怨歸抱怨,老奶奶布滿風霜的臉,仍然看不見一絲不滿。
俞平沒插話,從懷裡掏出了一本線圈筆記本,厚厚一大疊,上面都是各式各樣的照片跟文字記錄,他翻到最後一頁。
最後一頁的檔案上頭寫著文山久美子,那是老奶奶的日本姓名,一頁一頁的照片在其中翻飛著,俞平細心的一一撫平,照片當中顯示著老奶奶過去的生活足跡。
這些都是俞平揹著照相機,一張一張拍回來的珍貴照片。
照片中雖然沒有老奶奶的身影,卻含著老奶奶生活的一點一滴,以及她想傳達給自家丈夫的所有情感──最珍貴的記憶,以及最後的溫柔。
「我從來沒怪過他呀!」老奶奶抬起頭,看著屋簷上一輪明月。
月光靜靜撒在俞平身上,只有他一個人的影子在水泥地上,「嗯,老爺子知道了。」
老奶奶聽見俞平這麼說,這才轉頭,笑瞇瞇的看著俞平,「這次麻煩你了。」她站起身來,深深一鞠躬。
「別這麼說,這是我的工作。」
俞平微微欠身,扶起了老奶奶。
「那我走了,先去等我家老頭子了。」
老奶奶望了望遠方的道路,她記得跟自家丈夫的承諾,先走的人,要在路上等對方的。
「一路慢走。」俞平話少,只在最後低下了頭,看著老奶奶慢慢往前走,每一步身影都越來越稀薄。
等到老奶奶的身影完全消失之後,一抹青煙,滋一聲從地上往上冒,穿著華麗宮廷裝的年輕男子,緩緩的站在俞平面前,笑嘻嘻的看著他,手上拿著一支鮮豔的羽毛筆。
「這是這次的酬勞。這個案子花的時間有點久呢!」年輕男子看起來約莫三十歲,面容俊朗,唇紅齒白,正裝模作樣,低頭看著手上繫著銀色鍊子的懷錶。
「不要跟我廢話了,我什麼時候可以看到我女兒?」俞平冷淡的開口。
「嘖嘖,當初不是說好了五萬點嗎?對我這麼兇?人家可是特地幫你送來這次的點數呢!」來自另一個世界的陰陽使差水煙,揮揮手上的紙張。
「你不想要了嗎?那我就收下囉?」水煙作勢收下手上的薄紙。
俞平一把搶過,看著上頭鮮豔的五色鳥,額頭青筋跳了跳,「你非得要……算了!」
他把五色鳥撕下來,小心翼翼的貼在自己快要散架筆記本上頭。
「在我工作的這段期間,我女兒還好嗎?」他抬起頭來,狀若無意的問了一句,眼神卻留露出一絲希盼的神色。
「好得不得了!哈!自盡的人還有這樣的待遇,連我水煙大人都羨慕了!」
水煙轉了一圈,雪白的刺繡領巾高高揚起,他每次來幫俞平送點數,都是不同的模樣,根據他本人所說,這是他的畢生興趣。
俞平微微頷首,內心放心了一些,「簽名。」他把本子塞到了水煙的面前。
「就你這人沒禮貌!其他差役見了我,誰不恭恭敬敬的叫一聲水煙大人?」水煙又從嘴裡發出嘖嘖聲。
「你代管的那隻人間監督使呢?」他邊說邊在本子上,龍飛鳳舞的簽下了自己的名字。
「屋頂上。」俞平抬了抬眉毛示意。
「我說你啊,別真的把監督使給養成了貓啊!」水煙踮起了腳,往上看了幾下,但是天色昏暗,他也只能摸著鼻子作罷。
「罷了罷了!完成下一個案子你再通知我一聲唄。」水煙把本子丟回俞平身上,揮揮手上斑斕的羽毛筆,緩緩飄散在空氣中。
俞平看著手上的厚重筆記本,幾乎都要散架了,他擰擰眉心,似乎快要忘記日復一日這般,替陰間工作了多少年月了。
他的手摸上臉頰,跟五十年前一般濃密的黑眉,以及健壯的胳膊,都再再宣告他的歲月已經停在女兒墜樓的那一年。
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讓妳非得要想不開?
就只是想這樣的問上一句,就跟陰陽使者簽訂了工作合約,直到累積滿五萬件的案件,才能再見女兒一面。
至今已經工作了數十年,歲月永遠停歇,彷彿被遺棄一般的獲得永生,卻一點都感受不到長生不老的樂趣。
連數都不用數,俞平就知道,本子內的點數,離自己的目標還差的遠呢!他抹抹臉,將臉上的疲憊抹掉,把本子萬分珍惜的塞回懷中,抬腳走回食堂前方。
「我說啊,你也成為監督使者的話,就不用管什麼五萬點的事情了。」冬末躺在架上,邊舔著右前腳的毛,說著提過幾百次的誘拐話語。
「我不要。誰知道要被塞進什麼東西當中。」俞平又開起了火爐,下了一點蕎麥烏龍麵,打算幫自己做一份熱騰騰的宵夜。
他將竹輪切成一段段,下在麵裡頭,再打了一顆蛋,火轉小,等待麵熟的時間中,他難得抬起了頭,饒有興致的看著自家的貓。
「話說回來,你到底是什麼東西?鬼魂?妖怪?我就不信你只是一隻貓。」他盯著冬末肥美的臀部,打算過去戳個兩下。
「你、你別亂來啊!」冬末看著俞平的視線,彷彿被踩著了尾巴,炸開了毛,迅速往上踩了幾格階梯,這些層板都是牠要求俞平,特地為了牠釘在牆上的,方便牠來來去去。
「呵……」完成了一項工作,又多了一點點數的俞平,難得輕笑出聲,攪著小平底鍋上頭的蛋花,讓蛋汁輕輕散到湯中。
屋外冷風呼呼的吹,街上行人幾乎都已經走光,回到溫暖的室內,度過平安夜最後的二十分鐘。
「嗨!你們還有在營業嗎?」
一群高中女生,忽然推開了拉門,她們在寒冬中穿著黑色的校服裙,臉上掛著興奮的表情,嘰嘰喳喳的走了進來,走在最前面的女生,靈動的大眼睛轉了兩圈,看著俞平問道。
俞平看了一下牆上的時鐘,早已經過了打烊的時間,不過今天是平安夜,更何況身為一名廚師,哪有讓客人餓著肚子回家的道理呢?
他俐落的舀了五碗湯,端上了餐桌,「當然還有營業,各位想吃點什麼?」
高中女生站在大竹簍前面,眼神閃閃發亮,「這就是福袋嗎?裡面包什麼啊?」、「這根竹輪跟這根有什麼差別?」、「有年糕跟魚丸嗎?」一群人爭先恐後的嚷著開口。
「福袋裡面包麻糬、這兩根的差別是原味跟鮮蝦口味、年糕跟魚丸都在這裡。」俞平沉著的一一回答,迅速的夾起了女高中生們手指的餐點。
女高中生們捧著一大盤的關東煮,忽然想起了什麼,扭捏的看著俞平,「你們的關東煮怎麼算啊?」
俞平看著少女們不好意思的神情,輕輕把手伸出來,悄悄蓋住了桌上的價目表,「一串十元,蘿蔔跟豆腐不用錢。」
少女們歡呼一聲,「哇!比便利商店還便宜耶!」她們坐到了位置上,高興的分食著關東煮,沾著各種俞平親自條配的醬料,臉上染上了滿足的粉紅色。
夜很深了,食堂外頭的玻璃覆上了一層層的霧氣,俞平仍然站在關東煮爐前,烤著一尾兩手大的魷魚──少女們的平安夜禮物。
「這麼晚還沒回去沒關係嗎?」
在魷魚上桌的時候,俞平不冷不熱的問了一句。
「嗯!沒關係喔!爸媽說今天是平安夜!」少女不施脂粉的臉蛋上,洋溢著滿足的笑容。
「是呀!今天是平安夜。」俞平應了一聲。
俞平退回了料理臺,撈起了自己煮爛的烏龍麵,在少女們歡快的笑聲中,稀哩呼嚕的吃著溫熱的消夜。
夜很深了,關東煮食堂的室內笑聲鈴鈴,俞平仍然站在料理臺後,如過去的每一天一樣。
平安夜,也一樣要營業。

 

 

 

 

 

 

──未完待續──

   

 更多精采的故事,都在《歲時卷之陰陽關東煮 上》裡,8月21日全國上市!!

 

*2013年8月15日漫畫博覽會搶先首賣*

 

三日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