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W045-聖賢5-單  

 


書名:聖賢神書 5 大神的奧義
作者:玥映璃
繪者:希月
出版社:三日月書版
出版日期:2013/08/14 第 1版 1刷
開本:15x21 cm
定價:220元
ISBN書碼:9789861858906


欲要成為大神,必先繼續倒楣!
白天與黑夜總有更替,陳小剛的衰事不斷刷新下限。
在記者會報被尤拉用暴力威脅──倒楣!如老婆一樣重要的床要和尼歌一起分享──倒楣!身為高智慧種族的人類被一本書成功戲弄……簡直不知道是不幸還是倒楣了!
偏偏老天爺仍然不肯放過他……
加柏爾「開開心心」要拎他回老家,蘭諾卻恐嚇威脅要他執行不可能的任務──攔截加柏爾!
陳小剛自認就只是個脆弱的小小人類,別說沒有神書在手,就算有也不敢提腦袋去試驗聖賢的鋒利程度。
橫也是死、豎也是死,神啊!老天爺啊!
這樣的日子,他到底還要忍受多久啊?

 

第一章  所謂的記者會

 

鬧街上,馬車緩緩地前進。

陳小剛滿腹狐疑地看著加柏爾。

從坐上馬車之後,加柏爾一直望著窗外不曾移開視線,陳小剛猜不透他的想法,只覺得有些怪異。

他心裡有太多的疑問,可就是不知道從何問起……

「你們現在唱的是哪齣戲?」他想了很久,最後吐出了一句。

「家暴。」加柏爾還是那副不動聲色的樣子,也不知是玩笑還是說真的。

「……你是娶了尼可納還是嫁了給尼可納?」陳小剛無言了兩秒後回嘴。要比賽忽悠鬼扯是吧?他絕對是奉陪到底的。

加柏爾回過頭,總算把注意力放到他身上了。

「我預備撮合你和尼可納,以後就是一家人。」再認真不過的表情,說著雷死人不償命的宣言,未來的玄武族帝王看著他瞬間石化的人界勇者,笑得格外瀟灑。

「好吧!這玩笑開得很不錯。」陳小剛無言了兩秒,很給面子地乾笑了幾聲後轉移話題:「尼可納沒事吧?他真的偷了你的黑龍骨?」

「我會原諒他。」加柏爾答得完全是牛頭不對馬嘴。

根據陳小剛對他的了解,他回答得這麼委婉通常也是在迴避問題。

「他爺爺又是怎麼一回事?」越是這樣,陳小剛就越是感到好奇:「剛剛看他的態度好像想殺了尼可納。」

「他不會殺尼可納,至多令他生不如死。」

「為什麼?」陳小剛吃驚地追問:「他們沒有血緣關係?難道尼可納是養子?」

「尼可納是他的親孫,但那老頭老了,把一些重要的事情忘記了,就去怪罪於尼可納。」加柏爾輕輕地笑了一聲:「蒙德家能撐到今日可真算是奇蹟……不,是神蹟才對。」

「是關於保險箱鎖匙?」儘管陳小剛什麼也不知道,但也能從尼可納和他爺爺的對話當中猜測到一些事情。

「大概吧!反正他們的家事外人也不會太清楚,聽聽就算。」加柏爾轉頭看著窗外,對這個話題顯得興趣缺缺。

陳小剛忽然挨近他,神神秘秘地壓低聲音說:「你冤枉尼可納偷你的黑龍骨,是在幫他逃過他爺爺那一劫?」

「你的妄想症發作了?」加柏爾的眼神忽然充滿關懷和同情。

陳小剛拍拍他,「好吧!心照就行。」

加柏爾不理他,把玩著手上的黑龍骨繼續望窗。

「這個,我能不能看看?」陳小剛看看他手上的黑龍骨,忍不住伸手摸了下。

加柏爾難得大方地將黑龍骨遞給他。

陳小剛興奮地想伸手接過,卻又聽到一句輕描淡寫的但書:「這根骨頭值三萬金。」

陳小剛頓時嚇得滿額細汗密布。

……三萬金啊!

……是三萬金啊!

三萬金一根骨頭……也太變態了!

「看完了,挺不錯的。」小心翼翼地輕輕摸了一下黑龍骨,乾笑了笑連忙雙手奉回。這款比他小命還金貴的玩意兒,他可一點也不敢拿在手中,萬一一個不小心給他弄斷了,他怎麼賠得起啊?!

「黑龍骨有很多用途,既可以用來製藥也可以製造武器,是非常重要和珍貴的材料。」加柏爾知道他不會理解黑龍骨的珍貴原因,便簡單地解釋一下。

「能製造什麼藥?長生不老嗎?」陳小剛還是聽得雲裡霧裡,不太理解黑龍骨為什麼值那麼多錢。

「世上根本不會有長生不老藥,你們人類別再想太多了。」加柏爾惡劣地彈了下他的額頭,鄙夷地告訴他:「黑龍骨能製造的藥物很多,尤其是一些稀有的解毒劑,大多需要用到黑龍骨才能製造出來,雖然不能長生不老,但夠能保命。」

總之,能保命就是極品唄,算是明白了黑龍骨的珍貴之處了。

陳小剛揉了揉發紅的額頭,將注意力又挪到了探索八卦上:「對了,剛才那些來跑龍套的都是你請來的?你早就知道那個老頭子會在樓下等尼可納?」

「我怎會有那個空閒時間去請龍套過來?」加柏爾微瞇起雙眼,語氣慵懶甚至透著笑意,「那些同學早在我們出門的時候就開始進行偷窺,看看會不會找到什麼可以讓他們拿來八卦的娛樂。」

「……」這裡的人到底有多八卦啊?

陳小剛越想心裡越不是滋味!

他本也是屬於八卦組織的一分子,可現在卻成了被八卦的對象。

「待會有人問你關於剛剛的事情,你一問三不知就是了。」在這方面,加柏爾對陳小剛信心十足,知道他不會亂說話,不過安全起見,還是提醒一下他,能適度裝一下面癱最好,別太容易讓別人猜中心裡的想法。

「咦?其他人這麼快便知道了?」

「不要少看八卦人士的辦事效率。」

當然,他指的是在八卦方面的效率。

……給他找張面去掛在臉上是不是比較保險先?

對於某人站著說話不嫌腰疼,既沒建設性又不負責任的提示,陳小剛懶得去吐槽了,反正自從經過那場萬人矚目的挑戰賽洗禮之後,他不管面對什麼大場面都不會太緊張了!

不過就是場小小的「記者會」。

只要不用他親自上場比武,不需要他透支掉挺寶貴的小命,他大爺就用平常心去面對了。

加柏爾但笑不語,同樣對他堅毅堪比「小強」的生命力充滿信心。

馬車緩緩在電視台的外牆停了下來。

車夫輕敲了幾下車窗提醒兩人。

陳小剛大力地推開車門,氣勢十足地邁開大步,準備迎向已經裡三圈、外三圈堵在電視台正門的人潮。

加柏爾快一步拎住他後的衣領,帶著他熟門熟路地閃進秘密通道。

走進舉行記者會的會場,除了尤拉之外,導演、監製以及在劇中比較重要的幾個演員早已經到場了。

導演和監製一看見加柏爾和陳小剛,立刻笑著迎了上來。

至於其他人,有的用好奇的目光打量他們,有的則看似渾不在乎地掃了他們一眼後,便別開了臉。

對這些人來說,加柏爾雖然極有可能會成為下任的帝王,但尤拉始終是現任帝王的親戚,再加上是同行又合作過,大多覺得尤拉的人品不錯,所以他們對尤拉的好感度比等同陌生人一樣的加柏爾高,也偏向支持尤拉。

而對這些人的表現,加柏爾概不上心一貫直接視而不見,他主要目的是送陳小剛過來,既然目的已達到,隨意跟導演和監製客套了幾句也不再逗留了。

「你不陪我啊?」陳小剛愕然。

「有尤拉陪你。」

「……還有沒有別的人選?」陳小剛突然覺得蘭諾挺可愛。

「不用緊張,我待會來接你。」加柏爾狀似親暱地揉了揉他的頭髮,轉眼朝四周正看著熱鬧的人群親切地笑了笑,便走了。

眾人隱約聽到他們的對話,各個都略感驚訝。

「想不到加柏爾會降貴紆尊,充當助手接送陳小剛。」

「看他的態度,不太像之前報導所形容的那麼高傲火爆、目中無人。」

「不過才剛見了一面,這種事還是說不準的。」

「搞不好只是裝模作樣,反正會這種事的大有人在。」

「當然也不排除因為陳小剛是搭檔,比較特別的關係!」

自動屏蔽掉那些壓根沒打算降低音量的品頭論足跟討論,陳小剛挑了個邊角角,開始醞釀情緒、扮演面癱。

始終是可能成為帝王的人選,這些人對加柏爾又怎麼可能真的不在意!

而拜加柏爾方才不知有意還是無意的表演所賜,這些人看樣子終於對他提起了點興趣,腦子裡轉的主意,自然是打算從他身上「多認識」和「多了解」加柏爾一點。

尤拉是在記者會開始前三分鐘才趕來的。

陳小剛看到他一人走到最前面,身邊還跟著五個助手,才真正意識到他是個當紅明星……不,應該能叫做大神級了吧?

為什麼之前一直不覺得他有什麼特別?

陳小剛回想了幾次碰上尤拉的感覺,就只是個普通人,最多是比尼可納和班尼高級一點,怎麼今日有這麼大的差別!

他不自覺地比較著尤拉迎面走過來的姿態,還有跟在他身邊的人,腦海「叮地」一聲,明白過來……是氣勢!

今日的尤拉特別有氣勢,滿臉自信就好像這個記者會是為他而開的,其他人全都是他的陪襯。

而實際上,的確也是如此。

記者會一開始,所有人的集中點都放在尤拉身上,電影只是次要。

陳小剛就奇怪電影都還沒開拍,竟然會先召開記者會,原來都是為了尤拉才特意安排的。

不過既然只是想訪問尤拉,那這個記者會就只請尤拉來就行,為什麼要其他人待在這裡浪費時間?

陳小剛有點不爽,要他做加柏爾和班尼的陪襯是無所謂,但他跟尤拉的關係不但不親密,甚至可以算是敵人,為什麼自己要做他的陪襯啊?

這個唐尼導演還真卑鄙!

表面上是看得起他、想和他合作什麼的,實際上,不過是想利用他沾點加柏爾的名氣,來幫尤拉做宣傳!

陳小剛越想越生氣,要不是這個瞎到爆的蠢導演,他也不用頂著顆「溫蒂頭」被人恥笑!

好吧,似乎沒有人在恥笑他,但他本人就是覺得不順眼,很不滿意!

如果溫蒂是男生也就罷了,但她的那個髮型擺明就是少女頭,而且很公主!非常公主!有哪個男人跟公主有著相同的髮型還會覺得高興?更不用說老是被調侃和溫蒂是情侶髮型,他實在很想找個地洞跳進去算了。

現在想想,他還能笑得出來真是脾氣太好都快要達到聖母的級別了!

「陳小剛,聽說你之前一直拒絕唐尼導演的邀請,為什麼現在突然又答應參與演出?」有記者突然將目標轉移向陳小剛。

「因為被導演的誠意打動。」陳小剛沒想到會有人向他提問,愣了愣,很快作出反應。

這樣回答應該沒問題吧?

他記得以前看八卦新聞時,常常看到類似的說話,那時,他還覺得說這種話的人很假、很虛偽,可現在輪到自己回答時,才發現這麼說是最正確的回答。

「之前是尤拉主動找唐尼導演才有合作的機會,現在唐尼導演主動找陳小剛,是不是代表陳小剛比尤拉更有潛力?」

陳小剛有點驚訝。

沒想到記者接下來提的問題會這麼尖銳、直接,而且更帶有針對尤拉的成分,就不怕得罪他嗎?

先不說尤拉有沒有名氣,單是他有可能成為下任帝王,對他的態度即使不奉承也不該這麼惡劣才對吧!

再說,這個記者會不是專為尤拉而召開的嗎?

他還以能列席的記者,都是跟尤拉關係友好的。

陳小剛悄悄地瞥了身旁閃亮亮的大明星一眼。尤拉的眼底閃過一絲寒意,臉上笑容不改,似乎跟其他人一樣正等待著導演的回答。

「其實當初尤拉不來找我,我也打算找他合作,只是我的動作慢了。」唐尼導演半開玩笑似地告饒:「沒辦法,人老了就是會比較遲鈍,原諒老人家吧!」

隨後記者又問了很多問題,但沒有再說那些具有挑釁意味的話題,大多都是在談論電影的細節,期間有幾家報館和電視台的記者問了些關於加柏爾的問題,可統統都被唐尼一兩句話給打發了。

……老人家嘛!

陳小剛百無聊賴地看著唐尼導演唱作俱佳的插科打諢,那一派生龍活虎的模樣,看上去也只有四十來歲左右,完全跟老字扯不上邊啊!

就這樣,記者會進行了差不多兩小時才結束。

陳小剛在前一小時還能專心應對,但在後一小時便開始昏昏欲睡,要不是他不斷努力提醒自己不能失禮,不能丟自己和加柏爾的臉,他真的會不顧一切趴下來大睡一覺!

好不容易捱到記者會結束了,他們一行人正打算離開時,有幾個記者冷不妨拉掉身上掛著的娛記徽章,換成了時事記者的掛牌,衝上前包圍住陳小剛和尤拉。

「我不是交代過時事記者不能進來嗎?!」唐尼導演憤怒的吼叫聲很快就淹沒在人群裡。

記者們逮住機會,四面八方圍堵住陳小剛跟尤拉:「請問,兩位對於蒙德家族涉嫌與青龍族進行不尋常的交易有什麼看法?」

「兩位覺得他們真的有向青龍族販賣機密資料嗎?」

陳小剛第一次經歷這種陣仗,一時愣在當場、措手不及!

尤拉同樣很錯愕,顯然對這件事一無所知。

不過記者可沒打算放過他們,繼續追問道:「尼可納被蒙德家除去名字是否真有其事?你們作為他的朋友以及前對手,得知這事之後心情如何?」

……這是什麼爛問題?!

別人的家事關他們什麼事?!

這些記者到底有多無聊?!

再說,誰是尼可納的朋友?!

即使心裡有如一百萬匹草泥馬飛馳過大草原般奔騰,陳小剛謹記著加柏爾的囑咐,理智地選擇沉默,打算先看看尤拉怎麼回答再說。

「我也是從你們口中得知道這件事,所以並不了解詳情,也不太方便回答,謝謝!」尤拉笑著回答,隨即俐落地從記者群中鑽了出去。

陳小剛見狀也想跟上去,可惜動作慢了一步。

「尼可納之前是不是真的向你下毒?」

「現在他被家族拋棄了,你覺得這是報應嗎?」眼看被尤拉逃走了,記者們更不可能輕易放過陳小剛,一瞬間從四面八方圍個水洩不通,怎樣也要他吐出一兩句有新聞價值的八卦。

陳小剛覺得很悶熱,被一群人包圍的感覺很不好受,還要被追問著一些有的沒的,心情不禁有一點點煩躁。

其實,最令他不爽的是尤拉竟然這麼輕易便逃走了!留下他一個人面對所有的記者!

果然很照顧他啊!

「尼可納真的被拋棄了?」陳小剛反問那群記者。

「對啊!你有什麼看法?」

「如果真有其事,他也挺可憐的。」

「你表示同情他嗎?」

記者們見他肯回答,而且回答並不像尤拉那麼敷衍,立刻雀躍了起來。

「傳聞他曾向你下毒,你不痛恨他嗎?」

「加柏爾之所以會挑戰他,是因為替你出頭,對不對?」

陳小剛眨了眨眼,表情有一點茫然卻沒有否認,只是說:「這些也是你們的猜測而已。再說,事情已經過去了,就讓它過去吧!」

記者們一聽有戲,更興奮了。

「聽說是尤拉指使他向你下毒對不對?」

「尤拉和加柏爾真的不和嗎?」

「尤拉是不是曾對加柏爾趕盡殺絕?」

「加柏爾下一個要挑戰的人會是尤拉嗎?」

「加柏爾還會挑戰誰嗎?」

「你這次肯和尤拉共同演出是不是純粹做做表面功夫?還是被逼的?」

「你之前拒絕唐尼導演的邀請是不是因為尤拉?」

「尤拉是否打算封殺你?為什麼最後沒有成功?」

……為什麼現在由追問尼可納的事情改為追問加柏爾和尤拉的事啦?

被排山倒海而來的問題轟炸得雲裡霧裡,陳小剛腦子裡只剩下這個念頭。

而這時,尤拉突然又從人群中鑽了進來。

「小剛什麼都不懂,你們別欺負他了。蒙德家和尼可納的事我們深表遺憾,除此之外也無可奉告,謝謝大家!」抓住他胳膊的手悄悄加重力度,尤拉十分親切地朝一票記者笑了笑,強硬地將陳小剛拉出人群。

記者們還想追問時,尤拉帶來的幾個人用強壯的身軀保護他們二人離開。

一踏出人群的視線範圍,尤拉幾乎是強行把陳小剛拉上自己的馬車。

「不用客氣,加柏爾會來接我。」陳小剛握著門把,試圖想開門走人。

「坐下。」尤拉一腳踹在他的頭顱與門之間的空位上,陰沉著臉警告。

陳小剛沒有遲疑,識相而安分地坐回原位。

打從認識尤拉那天開始,從來沒有見過對方露出這麼陰冷、危險的表情,剛才那一腳差一點點就踹中他的頭了,直到現在,他的臉部皮膚還能感受到那一瞬間的衝擊力。

他突然覺得害怕。

他知道尤拉跟蘭諾和班尼不同,尤拉以往輕浮自信的笑容、漫不經心的態度,統統都是為了掩飾內心的陰暗。

蘭諾跟班尼再再怎麼危險、變態,最多也是讓他的精神或肉體受到些許傷害,程度不至於會很嚴重,可是前者卻有可能會奪去他的生命,或是想盡方法令他生不如死!

平生第一次,陳小剛真正意識到會有生命危險!

儘管不認為尤拉會這麼魯莽在這裡解決他,但他還是感到害怕。

「說吧!加柏爾到底想怎樣?」尤拉語氣淡淡的,卻隱約透出一絲危險。

「倒不如說說你想怎樣吧!」陳小剛放下一貫裝傻的態度。他知道現在對著尤拉,裝傻是沒有用,反而會惹來他的暴力對待。

所以更不能示弱,不然只會讓他更得寸進尺。

「我想怎樣加柏爾便會怎樣?」

「加柏爾想怎樣你便會怎樣?」陳小剛反問。

尤拉忽然一手壓在陳小剛的脖子上,力氣非常強大,陳小剛差點窒息。

這個動作,令車廂發出了頗大的聲音。

車門被人敲了敲,外面有個女聲傳過來:「動作別太大,適可而止。」

「別怪我沒提醒你,跟我作對的後果有多嚴重,絕不是你能想像得到的。」尤拉慢慢地放開陳小剛,眼神冰冷地瞪著他,「我勸你還是及早回人界,別再跟加柏爾冒險。」

陳小剛猛咳幾聲,深呼吸了幾口氣有些氣虛道:「我沒打算要跟你作對。」

「那你現在的行為又是什麼意思?」尤拉不禁冷笑了一聲。

「我只是想演戲!」陳小剛盡量表現得十分認真。

尤拉卻一丁點也不相信,「你以為我像其他人一樣那麼容易打發?」

「那你認為是什麼?」陳小剛兩手一攤,「我就只是拍戲而已,不明白你在緊張什麼……」

「你以為加柏爾之前沒有派過人來監視我?陳小剛,是你智商太低還是認為我的智商跟你一樣低?」

連續兩個問題,無論選擇哪個都帶著同樣的意思──陳小剛智商很低!

這樣叫當事人怎麼回答?!

陳小剛果斷地行使緘默權。

不過尤拉也沒打算要他回答,很快又說:「你知道他派過來的人的下場嗎?」

陳小剛連加柏爾以前派過人監視尤拉的事也不知道,更不會知道那些人的下場。

當然,要猜的話還是會猜到的。

「死了?」陳小剛作了個最壞也是最恐怖的猜測。

「你可以回去問問加柏爾。」尤拉莫測高深的看著他。

X!又是一個愛吊胃口的混帳!

陳小剛心裡怒罵一聲,說:「所以說,你要我拒絕唐尼導演?」

「你可以當作是我好心提醒你,不要去做傻事。」

「但我不認為拍戲是在做傻事。」陳小剛抱著雙臂挑眉,「不然你這叫什麼?」

剛才外面有人制止住尤拉,顯示尤拉還有顧忌,陳小剛篤定他不敢做出傷害自己的事情,也就不客氣地對他擺出挑釁的態度。

「你會後悔的。」尤拉雙眼布滿寒意。

「我想如果我出了什麼意外,大家也只會聯想到你身上。」陳小剛別有深意地提醒他。

尤拉手癢癢地捏緊拳頭,忍下要把他往死裡揍的衝動,皮笑肉不笑地斜睨著他,「他以前派來的人全都是有實力的高手,為什麼現在卻派你這個什麼也做不了的人類?該不會是想藉由我的手,幫他剷除那些沒用的障礙吧?」

「不!是因為他看出我比你更有潛力成為大神。」陳小剛淡淡地說道,一把推開了車門。

莎洛就站在車門旁邊,朝他點了點頭。

這是陳小剛第一次這麼近距離看她。

莎洛的耳朵果然是尖尖的,還輕微動了一下,陳小剛覺得有點恐怖,不過莎洛很美看上去也很夢幻,所以這一點點恐怖之處是可以忽略掉的。

最特別的是,雖然莎洛人就在眼前,可陳小剛卻總覺得有道無形的牆壁阻隔住他們……不,或者該說莎洛就像是一個幻象,感覺很不真實。

陳小剛不知道要保持沉默還是和她說說話才離開,他總覺得一言不發就走很沒禮貌,尤其對方是女生,這麼做也太沒風度了。

而就在他還心猿意馬、舉棋不定之際,一輛馬車迎面走過來,停在尤拉的馬車對面。車門被打開,加柏爾下了車對陳小剛勾了勾手指。

陳小剛不用再煩惱要不要說話的問題,當下鬆了口氣,對莎洛笑了笑便走過去。

「加柏爾,我很期待和小剛合作。」尤拉也下了車,手搭在車門上,對加柏爾露出誠懇的笑容。

「我相信大家也很期待,特別期待你會怎樣照顧小剛。」加柏爾嘴角也含著笑意。

尤拉的臉色一瞬間有些陰沉。

「尤拉,身為長輩給你個建議,表面功夫不要只在多人的地方才做。」加柏爾意有所指地笑了笑。

尤拉這時才察覺到遠處躲藏著幾個人,手上似乎還拿著相機,一見他的視線看過去,立刻躲起來了。

「人類的科技,往往比我們的魔法更方便。」加柏爾笑著說完,先讓陳小剛進了馬車,然後自己再鑽進去。

「就不能去把他們的相機搶過來嗎?」看著他們的馬車漸漸遠去,尤拉極為煩躁地低吼。

如果用魔法的話,他和莎洛早就察覺到被監視了,可相機並不會散發出什麼氣息,所以她們不多加注意是不會發現的。

「目測有六、七個人,你確定要去搶?」莎洛漠然地看著那群記者四散的背影。

「不然還能怎樣?」

「你剛才沒有做出什麼奇怪的行為,就算被偷拍了,他們也寫不出什麼來,可是如果現在我去幫你搶他們的相機的話,相信明天的報紙全都是你的負面新聞。」

尤拉嘴一撇,死氣沉沉地上了馬車。

「你應該要冷靜一點。」莎洛坐在他對面,關門。

「我已經比以前冷靜多了。」

「所以,我感到很安慰。」

尤拉撇撇嘴,「我已經過了衝動的年紀。」

「但,衝動是不分年齡。」

「……我會注意的。」尤拉靠著馬車、閉上眼睛,有些底氣不足地重申。

做了幾年演員,他的表面功夫已練得非常純熟,可每當遇到關於加柏爾的事情,他總是沉不住氣,雖沒有爆發,但有時候總是控制不住把情緒表露出來。

他不能再這麼任性了!

如果要站在最高處,任何事情也得要忍耐,即使要爆發,也只能在私底下進行。

而且,有些事情更要做得乾淨俐落不留下任何痕跡。

                                                                    

 

             ──未完待續──

    更多精采的故事,都在《聖賢神書 5 大神的奧義》裡,8月14日全國上市!!

   *2013年8月15日漫畫博覽會同步展售*

三日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