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W053-歲時卷之陰陽關東煮 下-單    

 

 

書名:歲時卷之陰陽關東煮 下
作者:逢時
繪者:Sawana
出版社:三日月書版
出版日期:2013/09/25 第 1版 1刷
開本:15x21 cm
定價:220元
ISBN書碼:9789861859118

 

 

多年來的執念就要開花結果,

不知為何,他的手隱隱發抖。

 

幾經磨難,俞平收留了特殊的人魂‧阿書,

可他還來不及教阿書學會自保,

三界避之唯恐不及的煞星‧青彌生突然闖入食堂,上門搶魂!

 

當年他沒能保住女兒留下了遺憾,

如今看著驚惶不安、淚如雨下的阿書,俞平下定了決心──

就算面對來勢洶洶的青彌生,天地不應、無人救援,

他也會不顧一切守護阿書,絕不退縮!

 

即便,那盤關東煮,最終也許遞不了想給的人……

 

 

第八章 煞星來襲

 

 

 

青彌生不請自來,還帶了如此令眾人恐懼的「大禮」,眾人皆心下惶然,在眾人臉色一片慘白中,青彌生一甩手,就把胡藥湘甩到一旁牆壁上,啪的一聲──聽得眾人心驚膽跳。

 

他甚至把左手提的人頭重重放上了料理臺!又是重重砰的一聲──震得眾人心裡發冷,威嚇意味十足,但配上他那桃花面容,又不禁讓人覺得十足怪異。

 

眼前那桌面上水煙的人頭,從蒼白的頸子以上,整齊的被切了下來,全身竟只餘 一顆人頭,他一臉悽慘的死白,雙眸緊閉,看不出來是死是活,但話又說回來,只剩下一顆人頭,這還能活嗎?

 

俞平臉色劇變,「你……」一句話還沒說完,阿書驚天動地的慘叫接連迴響,「啊……」就先引出了閣樓內的雲娘。

 

雲娘她探頭一看,臉上刷的白了一片,她赤足踩下地,一臉神色暴戾,雙手伸長如藤蔓般,迅速往前,破空而去。

 

雲娘什麼話都沒說,只死死咬住唇瓣,一個照面就先動起手來。青彌生此行太過惡意,不需要多費唇舌!

 

她雙手暴漲而出的藤蔓左右鞭打著青彌生,逼得他拔劍斬落了一截又一截的綠色枝枒,雲娘慘白著臉,手上攻勢更加凌厲,快速的再生出更多藤蔓,漫天揮舞,綠色的樹葉鋪天蓋地的往青彌生襲去。

 

藤蔓的攻勢飛快,雖然被斬除了許多,卻勝在源源不絕,再生的速度相當快速,使得青彌生的反應有些左支右絀,雲娘蒼白的臉孔,洶湧的湧出淚水,雙臂及肩皆化成了藤蔓,瘋狂暴漲。

 

屋外的地氣瘋狂湧入雲娘體內,她正在汲取這塊土地上的所有靈氣──水煙已死,她顧不了這麼多了,灰色的氣脈源源不絕湧入她身上,讓她的藤蔓覆蓋上了灰色的光芒,更加粗壯。

 

青彌生不為所動,打一照面的時候雖然他勉強落於下風,但是他手上的長劍鋒利無比,次次都斬落了雲娘來襲的藤蔓,讓他有恃無恐了起來,也越發不把雲娘放在眼裡。

 

「我要你血債血還!」雲娘臉上的淚往下滑落,眼中卻出現了絕望的平靜。

 

「妳有完沒完?」青彌生煩不勝煩,縱身往上一跳,繞過繁雜的藤蔓枝節,雙腳踏踩在雲娘的雙手上,揮劍架在她的脖子上,怒聲說著,「下賤的植物妖,滾!」渾身散發暴虐的氣息,睥睨著雲娘。

 

雲娘扯了扯嘴角,露出一個比哭還難看的笑容,「妾身是水煙大人最為鍾愛的花兒啊!」她拔尖了嗓子,驚聲啼叫,宛如刺鳥泣血一般,把脖子劃向青彌生的長劍,瞬間人頭落地。

 

雲娘的頭顱兀自在地上滾動著,血花噴飛。

 

一時片刻內,食堂內竟有死不瞑目的兩顆人頭。阿書倒抽一口氣,幾乎昏厥過去。自己的老師,竟然連命都不要了,就這樣跟著水煙走了!

 

青彌生嘲諷一笑,「真是無聊的情誼。」他的雙腳踏在雲娘仍站立著的屍身上,批評了一句,正想收起隨身長劍,卻在此時異變突生──

 

出乎他意料的,那具屍體在一瞬間化成了豬籠草的植株本體,由地板竄起,從下至上,不放過任何一絲空隙,攀住了青彌生的身軀,幾秒間就緊緊包覆住了青彌生。

 

綠色的巨大瓶身矗立在食堂中央,迅速轉紅,鮮豔欲滴,上面的草葉蓋子抓準機會,隨即朝下蓋上,豬籠草的袋子不斷蠕動,袋內的壁上只看的見人形的陰影,正不斷噴灑著鮮血,一次又一次的濺在內袋上。

 

一個男子的身影在裡頭不斷掙扎,揮劍往左右胡亂砍著,青彌生逐漸被越來越多的腐蝕液體吞噬,毫無脫出的力氣,這才是雲娘真身的最大殺招──以本體捕食對手,並將對手吞蝕殆盡。

 

人類的軀體對她來說,只是一個方便的化形而已,她從花靈修入花妖,這副軀殼只是行走人間的替代品,絕非她的真身所在。

 

但是這招既出,她不死也傷,如果沒有將青彌生一擊殺之,那她就是把自己的本體暴露在最危險的地方!她為了水煙,寧願拚個魚死網破!

 

而且就算她現在的確連尋死的心都有了,但那也要是替水煙報完仇之後的事情!眼前的這等惡人,絕對不能放過!必須立刻斬殺於此地!

 

雲娘在心底重重發了誓言,毫無保留的展現出自己所有的戰鬥能力。

 

袋子蠕動了片刻,裡頭的人影已經不見蹤影,彷彿被雲娘消化完畢,食堂內的人瞪大了眼睛,連呼吸都屏住了。

 

忽然之間,袋子被切割成千百塊的碎片,往外噴射,一塊塊的打上了牆壁、屋簷,都是雲娘的血肉!

 

青彌生一身黏稠,從袋中走出來,手上捏著一株小巧的豬籠草,那是雲娘的妖魄,被他硬生生的從本體內掏出來,他舉高了手上的植株,望著眾人驚愕的面容,「你們還有誰想說什麼嗎?」

 

他單手狠狠一捏,豬籠草被揉爛成一團,枝葉四分五裂,綠色的枝液在青彌生手裡蔓延開來,滴滴答答的往下滴落。

 

在場的人都聽見了慘叫,那聲撕心裂肺的慘叫,就是記憶中雲娘那溫婉的嗓音!如今卻尖叫不息……阿書的眼淚簌簌流下,青彌生再度舉手,她就被強硬的吸力往前拉,扯到了青彌生的面前,不斷發抖著。

 

但是渾身發抖的她,卻堅強的瞪著青彌生,「你想殺我嗎?來啊!」

 

她舉起了雙手,搭在青彌生的身上,身上的徽章大亮,發出光亮,迅速籠罩著她與青彌生──阿書希望身上的水煙徽章,能夠替它的主人跟雲娘報仇!

 

但是幾秒之後,徽章的光芒卻逐漸轉落,彷彿判定錯誤一般,不管阿書如何的敲打著徽章,上頭的五色鳥卻仍然無聲無息!蘊藏著大量靈力的徽章,這次宛如死寂一般,不像平日般,立刻將眼前的妖怪烤得灰飛煙滅!

 

青彌生歪著頭,和善的一笑,「小傢伙還想反擊啊!」他已經調查得很清楚了,「那是對妖怪鬼魅的,我可是貨真價實的人類啊!對我一點都沒用!」

 

他咧開嘴,笑得十分歡快,又惡狠狠的掐住阿書的脖子,從嘴裡吐出了一把銀色的飛劍,在阿書的身旁不斷打轉。

 

「我想打煉一把能通靈識的飛劍,但是我又沒耐心慢慢煉,與其讓四方妖怪得到妳,不如……妳就來當我這把現成的劍靈吧!」他眼神射出光芒,覆蓋在阿書的額頭上,吸取她的魂體,打算轉換成器靈,供他驅使!

 

阿書神色痛苦,在青彌生的操控下苦苦掙扎。「不……」她輾轉哀號著。

 

「你放開她!」見狀,一旁的俞平想前去跟青彌生爭奪,卻發覺自己的身體已經不再聽從控制,雙腳彷彿生了根,被凝固在原地,只剩下一雙眼睛能看著阿書,連掏出筆記本的力氣都沒有,他痛恨這樣的自己。

 

「我不准你動她!」他大聲嘶吼。

 

當年女兒的死他沒能阻止,現在說什麼都不能眼睜睜看著阿書被奪,那孩子還那麼小,還有往後的每一世,怎麼能夠現在就被困在飛劍中,永遠永遠沒有逃脫的一天!

 

只是現在形勢比人強,奈何俞平喊得再大聲,這些話語都進不了青彌生耳朵,他只是露出迷醉的笑,張著像是野獸的眸子,一瞬也不瞬的掐著阿書。

 

「我找了這麼久,終於找到了,一把上好的劍靈啊……妳的資質如此純淨,必定可以與我的飛劍融合在一起,絕不會有任何的排斥問題!」青彌生神色狂喜。

 

原本說來,飛劍的劍靈要由主人慢慢煉化而成,主人與飛劍心意相通,才有可能煉出完美的劍靈,但青彌生貪懶,又聽聞阿書的資質絕佳,乾脆將阿書的魂魄硬塞進去飛劍當中,當成他的劍靈驅使。

 

「吼!」這時一聲暴喝,破空響起。

 

冬末從窗外跳進食堂,以貓形的姿態,飛身向前,雷霆萬鈞的一掌,就拍掉了青彌生手上的阿書,在半空中吸一口氣,落地已是巨大的白虎型態!

 

牠一甩頭,吞進了阿書的靈體,以及被牢牢定在料理臺後的俞平,迅速撞破窗子的玻璃,一溜煙往外竄,毫不回頭!

 

耳邊的風聲呼呼作響,冬末全速奔跑著,一直跑出了他們居住的社區,入了最近的山上,在參天的樹木底下,牠才停下來,把俞平跟阿書吐出來,憂慮的看著他們。

 

俞平臉色凝重,先從懷中掏出他的線圈筆記本,不斷的拍著上頭的封面──以往他都是這樣跟水煙聯繫的──但是這次不管他拍了幾下,用了多重的力道,就是見不到水煙似笑非笑的臉龐。

 

「哇嗚……水煙大人真的死了嗎?」阿書跪坐在地上,眼淚不斷地掉,她受到了很大的驚嚇,向冬末不住的哭泣著,「還有雲娘……你怎麼把他們都留在那裡……」

 

「煩死了,不要哭!」冬末一掌拍向阿書,把她按倒在草地上,雖然沒弄痛她,但是看得出來牠現在心情很煩燥。

 

「沒事的,別哭了。事情還未定,妳先哭也沒用。」俞平收起了筆記本,把阿書哄到了懷裡,一下下的拍撫著。「我們進陰間一趟,我不相信水煙就這樣死了!」最後這句話,俞平是看著冬末說的。

 

冬末甩甩尾巴,煩躁的點頭,同意俞平的打算。牠用腳掌拍地,只重重幾下,他們眼前就出現一道銅製大門,上面還有兩個精巧的拉環,俞平起身,走上前去,用力拉著拉環,門卻聞風不動。

 

「……門鎖上了?」俞平退後幾步,看著這道大門,想好好研究一番,卻被火氣很大的冬末一掌推到旁邊。

 

「別浪費時間了,讓我來。」冬末怒吼一聲,一掌拍向大門,門上轟隆作響,卻仍然未推開半吋。

 

「該死!竟然敢阻擋我?」冬末大怒,側著身體用肩胛骨用力一撞,眼見門還不開,牠怒氣燒上心頭,繼續用盡全力撞了三四下,連附近的土地都發出了微微的震盪。

 

冬末是陰間特封的監督使者,監督人間委外陰差大小事情,,只是牠天性偏懶,除了顧及俞平以外,其餘的陰差都無心理會,但就算這樣,牠也無法想像,自己竟然有一天會被拒於門外!

 

前有青彌生,後有陰間無故阻擋,氣得冬末幾乎抓狂,下了死力氣撞,反正牠皮糙肉厚,就不信這陰間大門,能奈牠何?

 

「好了好了!求求您別撞了別撞了!」銅門終於打開一條小縫,一個作著陰官打扮的魂體迅速飄出,打躬作揖著。

 

這陰官打扮的,是個年輕的男人,一身陰官的標準制服,黑色的長袍,樣貌普通、身高普通、看著就是一個路上一抓一大把的普通人。

 

他對著冬末長揖到地,臉上陪笑,「白虎大人,您且消停些,咱們這南區的門,就要被您撞壞啦!」他哇啦哇啦的說著,背後的銅門卻仍然緊閉著,連一絲縫隙皆無。

 

「為什麼阻擋我?」冬末居高臨下,鼻孔噴著氣,牠貴為白虎後裔,陰陽兩界穿梭自如,上天下地都可以,憑什麼不讓牠進陰間?

 

陰官抹抹頭上的汗,誰叫他猜拳輸了,被長官踢出來面對這隻窮凶惡極的神獸,這次真是衰到姥姥家了……

 

「白虎大人您要回陰間?這當然可以,絕對沒問題!您可是身兼監督使者的重要人物,來來來,快請進!」

 

陰官一開口馬屁就直接打了上來,恭恭敬敬側身讓開。

 

銅門,終於開了。

 

「哼!算你們識相!」冬末哼了一聲,用鼻頭拱拱俞平,想將他先推進大門內。

 

沒想到陰官卻快手快腳的擋在俞平面前,「白虎大人,您剛剛沒聽清楚小人說的話嗎?是只有您可以進來喔!」他笑得一臉尷尬,引發了冬末幾乎狂暴的怒氣。

 

「你、這、傢、伙、說、什、麼、鬼、話?」冬末磨著牙齒,從上方狠狠瞪著這個對牠來說,跟隻雀鳥一樣弱小的陰官。

 

「唉唉,小人的確是鬼身,也不得白虎大人歡心,這……」陰官從懷中掏出帕子,按了按眼角,看得冬末幾乎顏面抽筋。

 

好在冬末雖然性格暴躁,卻也知道這時候得退讓些。

 

牠深深吸一口氣,「俞平也是委外陰差,阿書是陰間下放人間的管制人魂,我要帶他們進去。」牠好不容易才壓下性子,跟這個搞不清楚狀況的陰官解釋。

 

「不不不,陰間已經解除了俞平在陽間的差役職權,陳書晴則是叛逃人魂,而我們目前正在召開如何處置的會議,尚未對外發出人魂緝捕令。」

 

陰官眨眨眼睛,雙手一攤,繼續說著,「因為我們還沒決定要怎麼做,所以俞平跟陳書晴都不能進陰間。」

 

從這個素昧平生的陰官口中說出來的話,一下子還真的讓在場的人懵了,什麼時候他們的世界已經風雲變色了?

 

水煙成了一個提到他們面前的人頭,而陰間卻把他們拒為門外!

 

甚至還要對阿書發什麼人魂緝捕令?

 

冬末朝天怒吼一聲,終於忍不住,銳利的虎牙閃閃發亮,牠張大嘴巴,就要往眼前這個莫名其妙的陰官身上啃下去。「你根本找死!」

 

「好了,冬末。」俞平伸出手來,擋在牠面前,「讓我們搞清楚一些事情吧!陰官大人能否讓在下詢問一些事情?」

 

他神色肅穆,態度莊重有禮,看著眼前陰官。

 

俞平沒忿忿的斷然離去,讓這個一時之間被丟出來的替死鬼,倒是啞口無言了一下。「……你有什麼問題?」

 

「青彌生是誰?」他一字一句,緊盯著陰官的臉色看,果不其然,陰官吸了一大口氣,支支吾吾的說話,「我不能說!我的層級沒有告知你們的權限……」

 

「不能說,所以不是不知道?」他頓了一下,圈套已經成形,「讓我猜猜看,青彌生是人類這點不用懷疑,但是他不是單純的人魂轉生,他的身分比我們都高?才會讓陰間急急相護?甚至不管不顧我們?」

 

「我不能說,你不要繼續猜了!」

 

「不是不能說,是你不敢說吧?所以他是陰間惹不起的人?莫非他是……天界的人!」

 

俞平每一個問句都有根據,事實上他跟水煙的情誼也還算得上不錯,雖然總不給那傢伙好臉色看,但是水煙熱愛俞平一手好料理,蹭飯蹭酒什麼的總免不了。

 

更何況水煙,是一個喝醉之後,就管不住自己的嘴的人。

 

「我、我!我不知道!你不要繼續問下去了!」陰官大吼出聲,竟一頭冷汗。

 

俞平每一個問句出口,陰官的臉色就更黑了一點,黑得像是炒鍋底一樣,讓他點頭也不是,搖頭更不是!

 

只要讓上頭知道,他透漏隻字片語給青彌生要的人,恐怕他這陰官的路就當到頭了!

 

「走吧!我們走!留在這裡也沒用。」俞平轉過身來,神色平靜,他不再逼問陰官,他已經得到想要的答案了,雖然情況越來越糟。「既然陰間不留我們,我們就上天界!」

 

他不是胡亂猜測的,能夠讓青彌生以一身肉體之姿,破了雲娘的真身,想必不是普通人魂轉世,再用陰間的態度下去推敲,能夠讓他們諱莫如深的,六道之中也只有天界的天人了。

 

冬末重重哼了一聲,背後的尾巴煩躁的掃著,旋風式的掃平了一些矮灌木的樹叢,一瞬間這山野邊的花花草草便東倒西歪。

 

「走就走!誰稀罕!」牠張牙舞爪,作勢要撲咬眼前的陰官。

 

還是俞平再度出聲,「別玩了,這傢伙看著就難吃。」這個倒楣的陰官,才沒有成為白虎今天大開殺戒的第一個犧牲者。

 

「就是!吃了說不定會鬧肚子疼!」冬末哼哼兩聲,陰官擦擦頭上的汗,完全不知道該不該為自己高興。

 

沒想到其貌不揚這點,有一天還可以救了自己一命!

 

就在冬末張大了嘴,準備要將他們再度吞入腹內的空間,卻聽到一聲男子響徹雲霄的笑聲……

 

「哈哈哈!你們哪裡走!」

 

後面一道風聲襲來,劍氣破空而來,冬末頭上的王字頓時大亮,回頭勉強擋下了第一招,牠定晴一看,青彌生踩在半空中,正哈哈大笑著,眼神自負又得意,彷彿把這當成一場遊戲。

 

陰官唉唷一聲,內心大喊倒楣,怎麼這麼衰,竟然還跟這個煞星打了照面?這次不只衰到姥姥家,根本連太姥姥家都到囉!

 

他臉色扭曲,顧不得冬末等人,迅速鑽進了銅門的縫隙當中,幾陣水波的紋路在空氣中飄盪,銅門跟年輕判官,轉眼消失不見。

 

可謂之溜得比誰都還快!

 

「來來來,乖乖成為我的劍靈吧!我不會虧待妳的!」他向阿書招了招手,模樣親密,眼神熱切,帶著一股令人說不出來的厭惡,俞平立刻閃身,擋在瑟瑟發抖的阿書面前。

 

「你當我死了?」冬末冷冷哼一聲,右掌重重踩地,裂開了地縫,全身的條紋大亮,瞇細了眼睛,擺足了迎戰的姿態,風雨欲來!

 

牠向前佯攻一招,跟青彌生手上的長劍格擋幾下,虎爪還未拍上青彌生,就立刻又迅速退了開來,在轉身之間,雷霆萬鈞的尾巴一掃,揚起了漫天塵霧。

 

趁著青彌生抬起了手,擋住了襲捲過來的煙塵,臉上雙眼仍然看不見眼前景象時,迅速叼起阿書與俞平,撒開後腿,加快了速度往前奔跑。

 

牠在山林之間迅急如風的穿梭,只一轉眼,把青彌生甩得遠遠,迅速拉開了與青彌生之間的距離。

 

神獸白虎,為青龍、朱雀、玄武,共四神獸當中,戰鬥力與速度都較為平均的一支部族。

 

雖然沒有青龍的強大破壞力、朱雀的絕塵速度、玄武的無上防禦,但是白虎天生驍勇善戰,在四神獸中的能力平均下來,就是屬於進可攻、退可守的神獸!如果光是要逃,天地間恐怕也無幾人能追上。

 

青彌生雖然來自天界,恐怕當初轉生的時候連一絲法力都沒有消抹!但是如果想在腳程上與冬末一較高下,那還是絕無可能。

 

青彌生一個人留在原地,摸著下巴,臉上陰晴變換了幾次,瞳孔的顏色交錯,黑與灰不斷轉換,臉孔快速扭曲,男聲與女聲交互響起,在同一張嘴當中輪流說話。

 

「我說哥哥啊,還是交給我吧?」

 

女子的聲音,甜膩動人,彷彿從青彌生體內,竄出了另一個魂體,當此聲音響起時,就是灰色的眼眸,面容偏陰性,眼角帶勾,紅唇鮮嫩。

 

「哼。妳保證能抓到她嗎?我可不想失望啊!」

 

男子的聲音,冷淡驕縱。這是青彌生的男子性格,也是原本維持在外在樣貌上的黑色眼眸,此聲音響起時的面容偏陽剛有稜角,雙目圓大,薄唇冷情。

 

「當然……哥哥想要的,靡聲沒有得不到的。」女子的聲音,給了自己的雙生兄長,十成十的把握。

 

「哼!那就給妳吧!」男子的聲音漸漸消去。

 

「是。謝謝哥哥。」女子的聲音取而代之。

 

同一體的兩兄妹,達成了協議,開始完全轉換,更換著這次要主宰人形外殼的意識,讓原本的青彌生性格退居幕後。

 

青彌生踉蹌了一步,身型轉換為女子柔軟的腰肢,面容白豔,聲音如歌,遠望著田野之間的天際。她與哥哥從未分離,哥哥想要的東西,青靡聲必定替哥哥取來。

 

轉換了性格的青彌生,不!或許該叫她青靡聲了!

 

她正笑得甜蜜,臉龐上晃漾著期盼的神色,雙頰殷紅,輕輕吐一口氣,踩上了飛劍,往前翩然飛去。

 

 

 

 

 

 

 

 

 

 

──未完待續──

 

  

 

 

 

 更多精采的故事,都在《歲時卷之陰陽關東煮 下》裡,9月25日上市!!

 

 

三日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