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W073-飛玄刺5-單  

書名:飛玄刺05
作者:宴平樂
繪者:蚩尤
出版社:三日月書版
出版日期:2014/02/12 第 1版 1刷
開本:15x21 cm
定價:220元
ISBN書碼:9789861859651

 

戰鬥,是為了生存,
死亡,不過是結果……

過往的醜陋攤開在面前,
閻塋決定恢復成原本的面貌去裁決對手,
好不容易潛入敵營,
命運卻不善待這位天之驕子,
成者為王、敗者為寇,
閻塋落在敵手前,萬念俱灰,死意油然而生,
卻未料那溫柔的女子竟挺身相救,
原來死亡之路尚遠,他還留著一口氣,蓄勢待發!

 


 

第一章 溫柔

 

「月軒。」
第一時間,歲安及時抱住臉色慘白的月軒,他說什麼也沒也想到,在這緊要關頭救了自己一條命的,竟然是這個仇人的女兒。
然而聽到歲安喊出這個名字,霸沉跟那手拿大弓的精靈都愣住了,他們兩個面面相覷,因為他們看清楚後就知道那一箭射穿的女孩,正是安‧基霆的女兒,安‧月軒。
歲安懷裡的月軒黛眉緊蹙,閉著雙眼,用力咬著牙,似乎在強忍著身體上的痛楚。
霸沉看了看身旁的遊俠,一臉不安,「隼,怎麼會是小姐?」
隼,就是那一箭貫穿月軒胸口的遊俠名字,他是六合騎士裡面唯一的遊俠,單修醉月,雖然不擅長近戰,但是他手上的弓十分強大,也因為這樣,安‧基霆親自賜給他此名,意思是跟隼一樣的快速,一樣的銳利。
這下子他們倆個都知道闖下大禍,不過那遊俠眼中的慌亂一閃即逝,下一秒鐘就恢復沉穩,他瞪著歲安就說:「統統解決掉,一個活口都不要留下,只要把他們都殺了,然後把小姐的死統統都推到那隻精靈身上就好了。」
一聽這話,霸沉也點點頭,轉過來瞪著歲安。
歲安不是瞎子更不是聾子,他們倆個這麼正大光明的在自己面前討論要殺殺人滅口,這種行為不但是蔑視,對他也是一種侮辱。
因此雖然從月軒中箭倒地,到兩隻地翼高手落地,前前後後的時間不到五分鐘,但是這一瞬間,歲安卻冷靜下來,他在兩隻精靈轉頭看向自己的那一瞬間,飛玄刺立即出鞘。
「幻影潛行!」
歲安壓低了身體,他的身影拉出了長長的一道殘像,然後手上的小短刺直接就往霸沉的胸口刺下去。
「崩!」
只是歲安的飛玄刺都還沒刺中霸沉,就聽到旁邊的隼已經拉開距離,直接就是一箭射過來。
這一箭,不偏不倚的撞偏了歲安手上的飛玄刺。
「闇覺醒!」
下一秒鐘,霸沉的手舉起來,當場就看他跟隼一人退一邊,左右距離拉開之後,兩道闇系元素就這樣落在他自己還有隼的身上,這是靈使獨有的附加能力。
靈界裡面四大職業各有所長,騎士能騎靈獸、遊俠能雙修、祭師附加光系、靈能使能附加闇系,而霸沉這一瞬間放下來的闇系元素力量,迅速籠罩自己跟隊友,緊接著就看隼再一次拉弓──「闇‧醉月狙!」
「崩!」一聲,隼背後的六十八根金羽毛統統統統亮起來,而且遠遠看過去簡直就是一隻通體發出黑闇的精靈。
那一箭有如從惡魔手中射出來的一般,霸道不可抗拒,迅速且凶殘,六十八羽專修醉月的地翼遊俠,配合上地翼程度的闇覺醒,這一箭的威力,絕對直逼「天翼」的程度。
只不過這一箭,他不但不打算接,他甚至連看都不想看,隼的一箭射出來之後,歲安快速的抱起月軒,壓低了身子快速拉開距離,然後衝過去一手扛起早已經麻痺的火兒。
閃過一箭,歲安張開翅膀,馬上朝楓菱那邊飛過去。
「這小子想逃。」霸沉指著天空中的歲安大吼。
隼當機立斷,他也張開翅膀,正要追上去的時候,歲安突然用腳夾住火兒,然後肩膀扛著奄奄一息的月軒拔出池搖弓──「醉月狙!」
「崩」的一聲,歲安抽空一枚元素箭回敬隼。
「雙修遊俠?」
隼看到歲安這一箭射出來,他愣住了,因為他沒有想到這個歲安居然是雙修的遊俠,從剛剛歲安拔出飛玄刺攻擊霸沉那一瞬間,隼就以為他是幻影遊俠,所以他沒有防備歲安會突如其來反手一箭,因此這一箭射得隼手忙腳亂。
歲安當下收起池搖弓,他快速落地之後,楓菱躺在沼澤裡,這時候她也是雙眼緊閉,臉色慘白的就好像一張紙那樣,畢竟她的靈能只有幻翼程度,被霸沉的姆震裂正面碰上,這時候還能有一口氣在,已經可以說是奇蹟了。
如果放在以前,歲安是打死也不可能逃的,但是現在不同,他要照顧三個女孩子不說,他還要報仇,他還有事情沒有完成,所以他不能死,他必須要好好的活著,就算要死也必需要把安‧基霆的腦袋給取下來才能死。
這時候歲安也沒心思管姿勢問題了,一手扛著月軒、一手抱著楓菱,腳下夾著火兒,他也不敢飛高,張開翅膀,壓低身子,在這沼澤的水面上快速飛行。
「不要讓他逃掉了。」霸沉指著歲安的背影就吼:「如果讓他逃了,被精靈王知道我們誤殺她的女兒……」
話都沒說完,隼已經快速的把弓背在身後,然後也張開翅膀,嗖地一聲追殺上去,「廢話少說,追!」
歲安根本疲憊到說不出話來,他壓低身子不斷的飛行,然後沿著冥桓沼澤北上,一路就這樣沿著沼澤鑽進巨葉樹森林裡面。
因為這沼澤的南邊是樹牢樹,北邊是巨葉樹森林,而巨葉樹森林的葉子巨大,如果要用來躲藏的話非常好用,因為歲安這麼多年始終過著躲躲藏藏的日子,他很清楚自己必須要有效的利用地勢,也很清楚要及時把蹤跡給隱藏起來,不然要是被那兩個地翼高手抓到,自己這些年下來的苦心就白費了。
巨葉樹森林裡面,歲安快速攀高,他找了一個非常茂密的地方,然後快速的將月軒還有火兒、楓菱統統放下,緊接著張開自己的翅膀,完美的把自己跟她們三個統統覆蓋起來。
他才剛剛隱形,就感覺到附近可怕的靈能波動快速傳來。
「我知道你就在這附近,別以為你能夠躲過遊俠的追蹤。」
歲安還在努力壓低自己的氣息,便已經聽到下面傳來隼的聲音,隼對著整片森林大喊著,而他停下的地方正好就是歲安閻塋躲藏的那一棵巨葉樹底下。
花羽星醉的靈骼翅如果完全關閉,可以有效的封閉住他們的氣息,除了隱形之外,甚至連靈能的波動都傳不出來。
當初在判官深淵,歲安就靠著花羽星醉的這一個功能斃了夢魘魂犬,因此歲安知道自己只要不動,並且努力壓抑著靈能,那隼就絕對察覺不了,甚至自己還有可能出其不意的殺了他。
這就是歲安,不,應該說這就是遊俠,在靈界的四大職業裡面,只有遊俠有本事在這種極度劣勢的環境中反敗為勝,畢竟這時候歲安躲在隼的頭頂上,他只要衝下去,拿出全部靈能給隼一刺的話,說不定自己真的有機會。
一想到這裡,歲安悄悄的握緊了自己腰間的飛玄刺,他居高臨下看著隼,知道想要暗殺掉這種程度的高手,絕對不是那麼容易的一件事,但是不容易不代表沒機會,哪怕只有萬分之一的機會,他也要去試試看。
「嗚……」不過就在這一瞬間,月軒突然醒了,半夢半醒間還伸手用力揪住歲安。
歲安被月軒的動作給嚇了一跳,當然在花羽星醉裡面是完全隔音的,所以月軒的聲音並沒有引起底下人的懷疑,只是歲安被月軒給抓住,一下子動彈不得。
「不……不要去。」月軒瞇著眼睛,胸口的光鱗還在不斷逸散,因為歲安也是遊俠,他很清楚被這一箭射中胸口,只要沒有射穿心窩,暫時不要把元素箭拔出來就不會造成大量的光鱗逸散,如此一來月軒就還有救。
需要擔心的是已經完全被蛇毒給入侵全身的火兒還有被霸沉一發姆震裂給震暈的楓菱。
但也因為月軒的動作,歲安頓了一下,只是這麼一下,他就感覺到另外一股地翼高手的靈能鋪鋪天蓋地從天空中壓下來。
那是霸沉,霸沉原來早就到附近了,他不出來就是為了要把隼當成誘餌,如果歲安一出現,那他們兩個正好可以上下夾殺,不管歲安有多強橫,他也不可能有本事一次對付兩個地翼高手,尤其是早已經虛弱的歲安,更是一點機會都沒有。
「沒有看到。」霸沉緩緩下降,飄到隼的身旁。
隼冷冷的用他的眼睛掃視著附近:「怎麼可能,同樣都是地翼階別,就算他真的能夠躲過我們的搜查,但是他帶著月軒小姐還有火兒跟那個女精靈,怎麼可能有本事掩蓋其餘三個的氣息?」
霸沉皺著眉頭,語重心長的點點頭,「真的沒有想到,月軒小姐會替他擋了那一箭,回去不知道怎麼跟精靈王交代……」
「交代什麼。」隼冷冷的別開臉,他很不高興的說著:「我的箭箭無虛發,如果不是小姐自己過來替他擋了那一箭的話,我那一箭絕對可以貫穿那小子的心臟,是月軒小姐自己找死,跟我什麼關係。」
霸沉無奈的搖搖頭,「即使事實你知道、我也知道,但是精靈王會聽你解釋這麼多嗎?」
「我不管他聽不聽,反正事實就是這樣。」隼雙手插腰,想了想,「而且現在根本沒殺死他,所以也沒有回報的必要吧。」
霸沉嘖了一聲,看往東北角的方向,「從這裡往東北飛是生命之樹,那小子帶著三個傷患,應該會想到生命之樹去治療,我們趕到那邊去,說不定可以遇到他,最好是把他殺了,然後將小姐帶回來。」
「我只要殺了他……」隼張開翅膀,當下就往東北角飛過去,「至於小姐的死活,跟我一點關係都沒有。」
話一落,他們兩個就立刻往東北角飛過去。
這時候的月軒終於鬆開歲安的衣服,她長長的吁出一口氣,「呼……終於、終於走了。」
但是這時候歲安的姿勢依然沒動,他還是壓著月軒,然後用翅膀罩住三個女孩。
月軒疑惑的看著歲安,「怎、怎麼了?」
歲安一句話都沒有說,他只是緊緊的盯著霸沉、隼消失的方向,不發一語。
「轟!」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突然間,歲安身邊那一棵巨葉樹一陣劇烈搖晃,兩片葉子突然被貫穿,巨大的葉子燒成灰燼後快速落下。
這突如其來的變故讓月軒嚇了好大一跳,她馬上就感受到,天空中那應該已經消失的霸沉以及隼的氣息再次迷漫,而且這一次,他們兩個用自己的力量籠罩住整個空間,居高臨下的瞪著巨葉樹森林。
隼不高興的吼著:「你給我出來,白頭髮的小子!」
霸沉也破口大罵:「修煉到堂堂地翼階段,難道還不敢出來接戰嗎?」
月軒簡直不敢相信的看著歲安,但是歲安的眼中充滿了自信,彷彿早就算準了這兩隻還會再回來一樣,冷冷的用眼角餘光看著他們兩個。
在他的眼中,月軒看到一股說都說不出來的殺氣、一股說都說不出來的殘忍、一股說都說不出來的冷漠。
月軒彷彿可以感受到,歲安的感受是那樣的強烈,眼中流露出來的血腥感是那麼樣的沉重,歲安要出手,他要出手殺了天空中這兩隻地翼精靈,因為在歲安心裡,他知道這兩隻精靈去而復返,那雙方的「地位」就立刻改變了。
原本歲安是獵物,他們兩個是獵人,歲安趴在樹上,如果他剛剛出手,那肯定會被天空中的霸沉給狙殺!
但現在他們兩個回來之後,變成歲安在暗處,對方在明處,那就變成歲安是獵人,他們兩個是獵物,因為在歲安心裡,他如果瞬間抽出雷椽弓,一箭狙擊霸沉肯定可以把他射成重傷。
然後自己如果拔出飛玄刺衝上去,把剩下的所有靈能都賭上,仗著飛玄刺的鋒利,說不定有機會快速拿下隼,然後他可以慢慢的料理已經沒有反抗能力的霸沉。
這個戰略,自己少說有三成的成功率,對歲安來說已經夠了。
「不、不要……」
偏偏就在歲安收起翅膀的瞬間,月軒用她那虛弱的聲音哀求著。
歲安轉過來,低頭看著月軒,「怎麼?妳知道我想殺他……」
話沒說完,他說什麼也沒有想到,月軒居然雙手抓住他的衣領,毫不猶豫就吻在歲安的嘴唇上面。
那一瞬間,時光彷彿停止,什麼都靜下來了,歲安那嗜血,殺意昂揚的心,簡直就好像皺了的衣服被熨斗給燙平一般,他沒有想到在這種時候,月軒居然會給自己一吻,而且是這麼深情的一吻。
歲安甚至什麼情況都想到了,他也知道月軒一定會阻止自己,但是這種機會稍縱即逝,他早想好了,月軒阻止也沒有用,憑月軒的力量,他根本沒辦法阻止自己,但是他沒有想到,女人的力量,有時候會比男人更大、更多。
溫柔,是歲安很多年、很多年沒有感受過的東西了,應該說打從他離開王城,奉了精靈王的命令去掃蕩墮落區之後,他就沒有感受到溫柔這種東西了,因為他回來之後,等著他的是一個殘破不堪的家。
愛人死了、母親死了、弟弟背叛、父親重病……所以他強迫自己關上了心門,也強迫自己忘記溫柔這種東西。
他的心被劃了很深很深的一道傷,他常常用女人的身體來麻醉自己,倒在女人柔軟的胸部上面,把自己的身體埋進女人的身體、靈魂裡面,然後盡情蹂躪著弟弟心愛的寰宇妃,這不但是報復自己的弟弟,也是報復自己的父親,他用另外一種痛來麻痺自己不想面對的那一道傷,卻從來沒有想過,這樣做卻讓自己的心,更加的傷痕累累。
一直到這一瞬間,月軒的這一吻,吻得他幾乎要落下眼淚,他知道月軒是為了阻止自己才吻自己,但是歲安卻徹底感受到月軒的溫柔,那早已經讓他遺忘多年的溫柔。
這時候他捨不得推開月軒,他也沒辦法推開月軒,他恨不得這一份溫柔可以永遠不要停歇,什麼國仇家恨、什麼愛恨情仇統統拋到腦袋瓜後面去,什麼都不要想、什麼都不要問,就這樣吻著對方就好。
歲安聞到月軒的嘴唇裡面,因為重傷的關係,所以有一股很重的光鱗腥氣,那種腥氣不好聞,但是這時候他卻很喜歡,因為他知道月軒就是對他這麼溫柔,寧可忍著痛苦也要阻止自己。
他是安‧基霆的女兒。突然間,這一個想法在歲安腦袋裡面閃過去。
「不行!」
歲安推開月軒,他用力吸了一口氣,然後瞪著被他壓在下面的月軒。
或許是理智突然回到腦袋,他突然想起這個溫柔的女孩是自己殺父仇人的女兒,他說什麼也不可以愛上這個女孩,絕對不可以!
可憐的月軒被他這麼一推開,頭往後仰,本來就已經很虛弱的身體,輕輕敲到後腦之後,立刻就暈死過去。
歲安馬上抬頭,瞪著那空空如也的天空,這時候哪還有什麼六合騎士,霸沉跟隼兩個一陣狂轟亂炸發洩完之後還找不到目標,只能摸摸鼻子灰溜溜飛走,不可能繼續留在原地。
「該死!」
歲安看著天空,他知道這一次霸沉和隼是真的走掉了,當下就好像虛脫了那樣,有點無力的靠著樹幹,然後癱軟下來。
雖然錯失良機,但是一旦真的出手,到底是死是活還真的很難說,因此這時候的歲安雖然失望,卻也有幾分慶幸。
歲安無奈的看著身旁的三個女人,尤其是月軒,他真的只能苦笑。
「讓妳三番兩次救了我的命,如果有一天妳知道我就是前代的太子,不知道妳會有什麼反應,唉……」
他搖搖頭,然後快速的把這種胡思亂想給驅逐出腦袋,天空的威脅徹底解除了,他霍然起身,一手扛著月軒、一手抱著楓菱,然後兩腳夾著火兒,張開翅膀直接就往生命之樹的方向飛去。

***

生命之樹是靈界非常巨大的一棵精靈樹,而且生命之樹的範圍之內,有一圈淡藍色的光暈,這淡藍色的光暈籠罩著周遭,歲安慢慢的飛近這一棵大樹,立刻感受到自己身體裡面的疲憊、倦怠感快速的消失,甚至於從身體影響心理,他彷彿覺得心裡的那一股絕望感也漸漸的不見,好像這一棵樹有撫慰人心的能力,有治癒一切病痛的感覺。
歲安抬起頭,看著偌大的生命之樹就在眼前,那是一棵巨大無比,透體圍繞著藍色光暈,然後閃爍著金藍光芒的大樹,它的光芒彷彿是陽光折射之後打在大樹本體,然後透過樹裡面的礦物直所反射出來。
跟這一棵參天古木比起來,閻塋簡直渺小的像是它的葉子,他只能仰望,仰望著生命之樹的偉大。
雖然說靈界的很多地方處處都是翠綠,但是這裡的綠帶著說都說不出來的神奇力量,那種藍色光暈中夾雜著金碧輝煌的顏色,閻塋一靠近這一棵大樹,立刻就感覺自己那躁動的心被安撫下來了。
不過因為生命之樹也是靈界最公開的活動場所,這裡沒有靈獸干擾,也沒有人會在這裡戰鬥,所以大樹底下無時無刻都塞滿了人群。
有很多的精靈,不管是年長的或者是年紀輕的都喜歡窩在生命之樹底下。
歲安當下挑了一個精靈不多不少的地方降落下來,緊接著立刻把三個女孩子靠在岩石邊,雖然說他刻意的把背後的翅膀給收起來,但是他的外表經過平兒改造之後實在非常惹人側目,加上他帶的三個女孩子都是大美女,因此他一降落,就引來不少精靈的目光。
「請問在場有祭師嗎?」
歲安也不客氣,他是故意要引人注目的,因為他實在沒有能力同時救治這三個女孩,要想她們三個活命,他就必須要找幫手。
大家聽到歲安開口這麼問,所有人不管是不是祭師幾乎都立刻靠過來看看情況。
「這是?蛇毒?」
「那個女孩胸口還插了一小截的元素箭!」
「這沒救了吧!」
一大票精靈你一言我一語的打量著三個女孩。
歲安皺起眉頭,喘著氣不高興的低吼:「救得活就說,救不活就讓開,不要在那邊說什麼沒救了這種話。」
「小子,你囂張什麼?」
「對啊,這是拜託人的態度嗎?」
「搞什麼,一次帶三個女精靈,也太花心了吧。」
歲安的話馬上就惹來一些精靈的不滿,有些血氣方剛的精靈看到歲安這態度,馬上捲起袖子就要衝上來。
如果放在以前,歲安肯定拔出飛玄刺要給這些人好看,但是這時候的歲安幾乎可以說是力氣用盡,他把自己的脾氣給壓下去,低下頭對所有精靈深深一鞠躬。
「抱歉,是我的不對,因為她們都是我的親人,現在身受重傷,因此我很著急,說話比較衝了一點,請大家不要跟小弟計較,如果有祭師可以治好她們,那小弟感激不盡。」
大家看到歲安低下頭,所有人的脾氣頓時就好像皮球洩了氣一般。
「原來是這樣,那也不能怪他啦。」
「人家親人受了傷,火氣大點不要跟他計較吧。」
「小子,看在你這麼有誠意的份上,我跟你說一隻精靈吧,你快去找她。」
聽到人群中這一句話,歲安馬上把頭抬起來,他看到人群裡面一隻矮矮小小的女精靈朝自己走來。
這一隻精靈頭上綁著高高的馬尾,一臉稚氣未脫的樣子,小小的身軀,卻一臉趾高氣揚的模樣,只是這時候歲安根本不管說話的是誰,他只希望有人能夠救活月軒、楓菱跟火兒就好。
「妳有辦法救她們?」
頓時間,滿場大約數十隻精靈統統安靜下來,大家都把頭轉過去看著那一隻女精靈,而那一隻女精靈則是慢條斯理走出來,她的身高大約只到歲安的大腿附近,不過說起話來卻一點也不像小孩。
「我沒辦法,但是我知道誰有辦法。」
「誰?」閻塋急切的問著。
那女精靈都還沒說話,旁邊已經有人發出冷笑。
「唉呀,白頭髮的小兄弟,你別指望她了。」
「她的師傅雖然號稱醫術直逼皇城一線禪大師,但是那收費啊,呵呵。」
「簡單來說,她師傅那就是一個財迷!」
「閉嘴、閉嘴,統統給我閉嘴!」小女孩不高興的瞪了眾人一眼,她噘起嘴巴,不悅的別過臉,「算了算了,既然你們都這麼說,那就算了,你眼睜睜看著她們死好了。」
歲安就是溺水的人抓到一塊浮木,怎麼也不可能放開,一見她生氣,他連忙拉著小女孩就說:「別、別這樣,財迷是他們說的,不是我說的啊,小妹妹,不管妳師傅收費怎麼樣,先帶我去見見他老人家,錢的事情我們可以再討論。」

 

 

──未完待續──

 

 更多精采的故事,都在《飛玄刺05》裡,2014動漫節搶先首賣~02月12日正式上市!

P.S. 02/06是宴平樂老師x蚩尤老師的簽書座談會,喜歡老師的讀者們千萬別錯過喲~

三日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