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W083-御宅魔法師7-單  

書名:御宅魔法師07(完)
作者:鬱兔
繪者:硝子
出版社:三日月書版
出版日期:2014/04/30 第 1版 1刷
開本:15x21 cm
定價:220元
ISBN書碼:9789861859972

《御宅魔法師》冒險最終話!

誰說一日是魯蛇,終生是魯蛇?!

奮起吧,主角──

為了心愛的人們,我、要、放、大、絕!

 

光升級是還不夠的,關鍵時刻仍不及反應,

悲憤的貝魯借用了古老精靈薩拉曼達的力量,

燃燒生命作為代價,逆轉潘特辛城的戰局。

 

但潘特辛的勝利仍不足以挽救姆瓦的頹勢,神諭的陰謀一環扣著一環:

不僅分化姆瓦的內部政權,任菲洛里亞的機械人四處橫行,

毀滅世界的「終極兵器」也即將啟動?!

 

當年幼小的他無力保護心愛的人們,

如今他絕不會再讓悲劇重演,終結這場人類製造的災禍!

 


 

【內容試閱】

天色已經轉暗,遠方一片陰霾,一輪彎月悄悄露臉。

一入夜,城內所有的水晶,自動散發出淡淡的光芒包圍著城,美麗的淺藍光芒與星辰相映。

但在如此美麗的夜景下,城內依舊持續著戰爭,刀劍聲鏗鏘不斷。

由於有魔法公會的人助陣,他們與騎士們合力消滅機械兵團,遠端已經沒有機械人的蹤跡。魔法公會的人幾乎全是相當厲害的巫師或召喚師,不僅強力魔法的唸咒時間短,有些人甚至不需要媒介與魔法陣就能隨心所欲地行使魔法,很快的,棘手的戰況逐漸緩和下來。

就在此時,一道異常耀眼的火光出現在天空。那明亮的程度彷彿就像一顆在夜裡燦爛焚燒的太陽,使潘特辛城的水晶光芒黯然失色,搶盡所有人的目光。

「那、那是什麼!」

有人發現了這道火光,指著天空驚聲大喊。霎時人們一片肅靜,橘紅如焰的光映在每張仰望的臉上,彷彿遇見一顆巨大的隕星墜落,驚愕的表情一目了然。

「火球?」   

「隕石?」

底下的人們瞇著眼睛仔細觀察,錯愕地猜測那火光到底是什麼。

「不,是──是人啊!」

有人看出了火光真實的模樣,驚叫著。火光雖說是人的模樣,其背上卻有一雙宛如烈焰般熊熊燃燒的翅膀,長長的頭髮也如染上火屑,滿是豔紅。只見此人優雅地在高空一個彎身,採低飛姿態乘著風沿著山谷滑翔。

只要他飛身掠過的地方,火苗滋長。由於四面八方都是樹林,剎那就演變成驚人的森林火海,火光在黑夜裡格外顯眼,放眼望去就連天地都在焚燒似地通紅一片,燃燒的木頭劈啪作響,黑煙漫布,彷彿是幅煉獄惡景。

森林裡的飛鳥走獸急忙逃竄,雷狼警示用的尖銳嚎叫,幽幽地在不平靜的森林中迴盪,竄進恐懼的人們耳裡。

潘特辛城附近森林的彼端,原本還有舉兵進犯的機械兵團,但是還來不及到達潘特辛,就已經被大火吞噬。燒得機械人電線短路,再也無法行走半步,沐浴在熊熊烈火中,化成一堆融化的廢鐵。

而讓機械兵團打前鋒,為克里德而戰的敵方騎士團,看到這火海熊熊的驚人景象,都傻愣地停下腳步,嘴巴張個老大,惶恐不已。其中幾名在前方領軍的將領們,臉色蒼白地死盯著空中那渾身被火焰包圍,擁著一雙耀眼火羽的少年,似乎想起什麼,遲遲說不出話,全身不由自主地顫抖。

「是惡魔、是那年摧毀潘特辛的惡魔啊!」

「怎麼可能贏得了那種怪物!」

敵方將領們絕望地大叫,索性駕著座龍往森林反方向逃走。被留下來的敵方騎士們愣了愣,群龍無首之下,有的以箭矢和魔法朝天空胡亂攻擊,有的也嚇得丟下武器落荒而逃。

但這些只是亂槍打鳥而已,根本攻擊不到飛得高遠的少年。

這場騷動,讓布署在較後方的騎士團以為發生什麼糟糕的突發狀況,加上突來的森林大火怪得可怕,人心惶惶,自顧不暇的狀態下,有如一盤散沙,跟著夥伴們慌亂地轉身就逃,不戰而敗。

人們絕望地尖叫著,嚷嚷著惡魔降臨,世界即將末日。

 

玥感受到一股熟悉的力量,有不好的預感,打算跟著樊恆肯一起離開地下避難所探查,留下奧里等人照料傷患。

剛出潘特辛的地下避難所,便遇到返回的薇莉和黛妮一行人,樊恆肯和玥從黛妮口中得知貝魯的異變和行蹤,來不及安撫黛妮,兩人就急急忙忙往城外衝。

牽著翼龍的樊恆肯,與玥望著那浸融在火海中的哀憐森林,還有那空中因為悲憤而幾乎失去理智,瘋狂將所見事物全部燃燒成灰燼的少年,知道大事不妙。

「喬治的意識很可能不在了,現在驅使他的恐怕是憤怒的薩拉曼達!」

「再這樣下去就真的麻煩了,得快點阻止!」

兩人趕緊跳上龍背,駕著翼龍,尾隨正四處肆虐的少年。

下方的大地一片火海,玥實在看不下去,不斷施展水系魔法試圖澆滅這些可怕的火舌。可惜只是杯水車薪,沒有多大效用。

眼見現況相當棘手,樊恆肯和玥兩人討論該如何做才好。

「其實不去阻止他,早晚也會停下來。因為靈魂尚未完整,現在只是薩拉曼達一部分的力量和貝魯原本的魔力。」樊恆肯評估著,「──不過這樣貝魯會因魔力盡失和靈魂毀損而死,而薩拉曼達又要沉睡直到下任『執行者』出現。」

「不行,第六紀元必須結束,不能再拖了。你也知道,架構這個世界的時間軸一旦混亂,第三次元的架構可是會扭曲的!」玥一面行使魔法滅火,一面回絕這個姑息式的爛提議。

「但現在這種情況,根本無法接近他,還有,安撫薩拉曼達可是件苦差事,我可沒把握做得到。若是被他的火燒到,就算是我們也很危險。」

「……似乎也是。」

對於薩拉曼達暴怒的脾氣,兩人都拿他沒辦法,只能嘆氣,又陷入沉思。

「不然……只好這樣了!」樊恆肯尷尬一笑,似乎想到什麼辦法,但不是很確定,也覺得有點可笑。「雖然這辦法有點愚蠢……不如把他打昏吧?根據我觀察,如果沒錯的話,現在應該還是貝魯支配著那具身體,趁薩拉曼達還沒完全覺醒之前擊昏宿主,既能在安全距離內行使,又是最可能的辦法……如何?」

玥蹙眉思考,「似乎是……但是只要把人打昏的魔法力道很小……很難控制,我從沒用過。且若失敗,不是不小心殺了他,就是我們成為薩拉曼達的活標靶。」

「不一定要用魔法啊。」

「你打算怎麼做?」看樊恆肯似乎胸有成竹的樣子,玥趕緊問。

「由於宿主的體型單薄,沒什麼鍛鍊,我們乾脆飛到他上空,在保持一定距離後,妳朝他丟冰球,我會運用風控制力道,以『不殺死他』為前提──」

「嗯……」玥對於這個提議遲遲不應答。

樊恆肯知道玥的顧慮,所以又笑著補充道:「我想就算受傷,黛妮也會治好他的,我們也是為了要救他,我想他會諒解的。」

玥又想了片刻,沒有其他更好的辦法之下,只好點頭允諾,「好吧,就照你說的做,小心一點。」

「嗯。」樊恆肯笑了笑,雙手控制翼龍的韁繩,一鼓作氣升到更高空。

飛到距離少年約數百公尺的上空,下方的景物縮得更小了,地上的火焰變成隱隱發光的亮點,大範圍密布。除去滿布的嗆鼻濃煙,竟也有意外的殘酷美感。

玥在掌心中凝聚魔力,一顆大約手掌大小的冰球飄浮在她掌心。樊恆肯側過身,單手駕馭翼龍,另一手接過玥手中的冰球。

樊恆肯低頭瞄準少年的頭部,在下手之前,苦笑地說:「抱歉了,貝魯.亞多利。」

 

***

 

一陣劇烈頭痛襲來,伴隨著耳邊隱約的求救聲、劈啪作響的奇怪聲音,與渾身莫名的燥熱,我難耐地張開眼睛查看──發現自己就飄浮在暗影丘中心的半空,雙手明明擺在眼前揮啊揮,我卻看不見自己的身體。我是在作夢嗎?

下方大火四處燃燒,橘紅色的火舌吞滅潘特辛這美麗的古都,焦黑的房子倒塌傾斜,森林也被烤成焦炭那般漆黑,熱力讓世界扭曲。此時天空昏暗,隱約有星星閃爍,卻被照得像白天一樣光亮。

在逃竄的人群中,我看見一個藍色頭髮的小男孩跪在一名全身染血的男子身旁,而左方有一名褐色長髮的女神官昏倒在地,也受了傷,血從額頭淌下,但似乎沒有生命之慮。

明明人物的面目不甚清楚,我的視線緊盯在男孩身上,就是覺得……很熟悉。

我看見小男孩大聲呼救著,但沒有人停下來帶走他或他的家人。無情的大火沒有退卻的跡象,震盪的大地不安分地咆哮,在所有人都爭先恐後逃離的時候,就只有那男孩依舊寸步不離地想用小小的身體保護倒下的親人。

躺在地上的染血男子想要對男孩微笑,卻咳出更多血。男子眼裡閃爍著溫柔的光,任男孩握著自己的手,虛弱得連回握的力氣都沒有。

男孩似乎想到什麼辦法,他定定神,努力將眼淚鼻涕吸回去,閉上眼睛,全神貫注地試圖在小小的雙手中凝聚具有治癒能力的魔力。但光芒總是忽漲忽滅,過一會兒就消失了,男孩不肯放棄地繼續再試,魔力卻更加薄弱,一下子就用光了。

男子淚眼矇矓,蠕動著雙唇說些什麼,男孩聽得一臉錯愕,眼淚又滾滾落下。

男孩不甘心地咬緊下唇,直到看見男子閉上眼睛,怎麼呼喊都沒有反應之後,他才崩潰地大聲哭喊,眼淚滴落在男子的臉頰上滾落。

但殘酷的是,除了火與風恣意喧囂的聲音之外,我卻無法聽到那男孩痛徹心扉的悲鳴,思緒翻滾,我的心底抽痛著,彷彿就要爆裂開來般劇烈。

霎那間我明白了,那就是小時候的我,那個面對親人被剝奪生命,卻無能為力的我。

此時,有聲音在我腦海……不,似乎是我的嘴巴自己動起來在說話?

「從這平凡的男孩身上,我看見了一種由愛,為了守護所而生的勇氣。它如此堅固牢靠,能讓一個幼小的孩子背棄危險,獨自面對困境。

並非為了求強而強,這樣由溫柔而生的力量,雖然懦弱,但只有明白真正恐懼才能夠變得更堅強,知道珍貴,才會懂得去愛……如此平凡卻偉大的力量,我想,這就是盲目追求力量的貝爾德缺少的特質吧?

明白萬物與生靈的珍貴,還要有顆溫暖堅強、想要守護別人的心……才能夠擔當如此大任。如果將吾的力量借給他,他定能適當駕馭力量,做最適合的判定。或許,他會是個優秀的執行者。」

薩拉曼達的聲音從我口中流露出來,我這才驚覺,原來我竟然是在薩拉曼達的記憶裡。

剛才那段獨白,應該就是他選上我的原因吧……

反覆咀嚼剛才薩拉曼達說的那些話,心平靜下來,我戀戀不捨地望著當年的自己以及兩個失去的親人,想要把他們的樣子好好牢記在腦海裡。

對了,從今天開始,我就是一個人了……

 

「貝魯──」

「傻瓜貝魯──笨笨呆呆又嫩嫩的貝魯──」

「貝魯──世界上第一笨又呆的貝魯──搭啦搭啦搭──」

……不知道是不是錯覺,總覺得有奇怪的旋律搭配詭異的歌詞竄進耳裡,讓我霎時把感傷啦憂鬱什麼的心情都丟到腦後去,心裡只有「無言」一詞能形容。

是艾琳的聲音?

「你再不起來我就要放納伽咬你囉──」

試著驅動四肢,發現能微微一動,但是身體相當僵硬,似乎躺了很久……我還來不及張開眼睛,感覺有股冰涼的液體撲到我臉上,我猛然瞪大眼睛,發現自己躺在潘特辛的個人房間,身上蓋著薄被毯。

我的上半身被果汁淋得溼答答,頭髮還不斷滴下液體,水果香味撲鼻而來。

一旁的黛妮慌慌張張地隨手拿條毛巾給我,草率收拾地上髒亂後,急急忙忙地衝出去,「啊、對、對不起,黛妮不是故意的,是艾琳剛剛推我打翻的──我去叫大家過來、大家都很擔心你呢!」

「哈哈、貝魯醒了!都是人家的功勞唷!」艾琳一看到我醒來,就欣喜地從椅子上跳起來,用手指指著我的鼻子。

「……」我將毛巾拿在手上,還在思考夢境的事情。

「早知道這樣有用、一開始就這麼做就好了!你可是睡了整整兩天耶──」

艾琳依舊吵吵鬧鬧地自說自話,沒心情理會她,但總覺得有一股灼熱的疼痛盤據在胸口,我忍不住蹙眉。

──上次劇烈的情緒起伏,讓靈魂融合進行過快,這次雖然及時救回來,但恐怕已經造成你的靈魂嚴重損傷,我的能力在近期會倍增,只怕你現在的精神力無法承受這樣大的影響……

「什麼?」薩拉曼達的聲音從腦海裡冒出,聽了這消息,我愣了愣,感覺心口的灼熱更劇烈了。

「吼、你到底有沒有在聽本小姐說話啊!」艾琳對於我完全不加理會的態度終於火大,但可能是看在我大病初癒的分上,卻難得沒有召喚惡魔將我就地處決。

「亞多利!」此時一聲呼喊,轉頭見是樊恆肯、奧里來了。兩人看我清醒,高興的表情清楚寫在臉上,我不好意思地轉移視線,對於他們的關心感到溫暖。

但想起犧牲的老哥,心情開始往下沉。

 

 

 

──未完待續──

 

 更多精采的故事,都在《御宅魔法師07》裡,04月30日正式上市!

 

三日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