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W093-飛玄刺8-單  

書名:飛玄刺08愴然(完)
作者:宴平樂
繪者:蚩尤
出版社:三日月書版
出版日期:2014/07/16 第 1版 1刷
開本:15x21 cm
定價:220元
ISBN書碼:9789863610137

愛恨情仇,在此,終將到頭……

忍辱負重多年,終於迎來了復仇的機會!

無視心中對月軒的情意與不捨,閻塋斷然選擇大義,

在聖域靈技擂台上,決心手刃安‧基霆。

九十九羽的傳說,會讓復仇之路產生什麼變化?

如果大仇得報,代價卻是孤獨終生,閻塋和月軒之間,是否終究無緣?

 

《飛玄刺》系列精彩完結篇!


第一章 再等十年

 

「平兒,妳就這樣壓著我,日子不無聊嗎?」在低語山脈深處,一個紫髮女孩坐在岩石上面,皮膚白皙無暇、月牙形狀的眼瞳、身軀纖細,手指更是漂亮的有如雕琢。

「天狐一脈的力量太過逆天,我壓著妳,是為了妳好。」坐在女孩面前的正是閻塋的師傅,那個深不可測的平兒。

「為了我好?」小青不屑的看著平兒,「都幾百年了,妳能夠把我跟他分隔兩地,但是妳能夠把雪判官的記憶給分隔開嗎?他們雪判堂的傳承生生不息,君昊永遠不會忘記我的,妳就是再把我關上千年都沒有用。」

「有沒有用,妳很快就會知道了。」平兒冷靜的說著。

小青不高興的從岩石上跳下來,「難道妳們不讓他傳承雪判官應有的記憶跟力量?」

平兒睜開眼看著小青,嘴角忍不住浮出一絲笑意。

小青歇斯底里的對她嘶吼,「婆娘,難道妳為了不讓我們天狐血脈滲入雪判官,就這樣狠心把我們拆散,我愛妳兒子到底哪裡不對,難道身為天狐一族就該死?」

平兒只是淺淺的說著,「妳愛怎麼想怎麼想,就當我對不起妳也無所謂。」

「放我出去!」小青瞪著平兒,全身上下的氣勢驚人。

在這一瞬間平兒也站起來,彩彩眼中立刻露出兇狠的光芒,從喉嚨裡面發出低吼,

小青似乎很忌憚彩彩的光束力量,她下意識的退縮了一步,黛眉深鎖。「不要以為我真的出不去,把我逼急了大不了跟妳們同歸於盡!」

平兒只是摸著彩彩的身體,緩緩開口道:「只要妳不要強行突破,再等上十年,我想妳就可以出去了。」

「十年?」小青重重的哼了一聲:「我連一分鐘都不想再等下去!」

 

***

 

「噹!」

歲安的身體狀況比他自己想像的要嚴重多了,這一刺橫過去之後,爆發出來的力量絕對不是一名半聖翼五羽應該有的力量。

「只有這樣的程度嗎?」九琉璃一槍擋掉歲安之後,轉過來看著那衝上天空的身影。

不過歲安完全沒有放棄,緊接著抽出手上的雷椽弓。

「醉月箭雨!」

 

他手上巨弓的弓弦不斷來回鬆開,滿天的元素箭有如雨下。

城頭上所有精靈看到這一幕嚇得紛紛走避,歲安雖然力氣不足,也始終是個半聖翼階別的高手,箭雨射得城牆上的士兵根本措手不及。

然而九琉璃手上的巨槍一轉開就是一面盾牌,歲安的元素箭完全射不進去。

「十字雷陣!」九琉璃舉起手上大槍低吼。

雷霆萬鈞的銀白色雷陣從天而降,面對著這麼巨大的元素力量,這是歲安踏進半聖翼之後,第一次感覺到自己渺小。

九琉璃八十五羽,歲安也是八十五羽,但是九琉璃已經洗練多年,歲安卻是在近期一口氣吸收了幻影‧殘、青煙漫魂鳥的結果所導致,因此他們兩個一交手,靈能的優劣立刻分高下。

「轟!」天雷落下,歲安只能不斷閃避。

大部分的精靈都在城頭上看戰事。

這一戰真是太精采了,前朝太子大戰彩光‧九琉璃,兩名半聖翼的高手對決,這種畫面當然不是每天都看得到。

楓菱仰望著歲安,臉上充滿了關切的神情低忖。「為什麼是他?」

「飛翎‧歲安?你果然沒死。」玉桓‧子天冷冷的瞪著天空中的歲安。

黥龍‧哲也冷冷的笑著:「飛翎家的血脈果然還沒有死絕。」

「不過只是個半聖翼,就想來挑戰戰神九琉璃,實在是太天真了!」話才剛剛說完,攝政‧衡也站在他們三個旁邊說著。

黥龍‧哲握緊了拳頭。「如果能夠讓我練到半聖翼,我一定殺了他,以洩我心頭之恨!」

楓菱不高興的說著:「歲安哪裡惹到你了,為什麼你也想殺他?」

 黥龍‧哲板起臉孔。「我妹妹就是死在他們飛翎家的,對他飛翎太子來說,安基‧霆跟他有血海深仇,但是對我們黥龍家來說,我們卻寧可向著安大將軍,也不可能向著他們飛翎家。」

玉桓‧子天冷漠的看著歲安。「當年如果不是他的話,或許我表妹也不會死……」

「愛情是不能勉強的……」楓菱無奈的打斷了子天的話。

「妳是特赦公家的參賽者,叫做漱星‧楓菱吧?」子天別開臉冷笑著:「我不勉強子逸能夠愛上我,但是既然子逸選了那傢伙,他就應該好好保護自己的女人,而不是讓自己的女人死在自己的王城裡面!」

一番話說得楓菱啞口無言,不過楓菱還是向著歲安。「那個時候也是不得已的,你們都不在場,憑什麼把這些過錯統統加諸在歲安身上。」

子天愣了一下,而攝政‧衡則是雙手抱在胸口。「我才不想管他們誰是誰,反正既然這傢伙來了,今天就別想走出去!」

「噹!」

天空中的九琉璃跟歲安瞬間分開,他們兩個一個身穿金光閃閃的鎧甲,另外一個則是穿著普通的衣服,實力上歲安矮了一截,氣勢上歲安更是矮了不只一截。

「你不是我的對手,投降吧!」九琉璃霸道的笑著。

歲安喘著氣,不肯示弱。「不可能,我雖然實力差了你一點,但是生死對決勝負難料,我不是一點機會都沒有!」

九琉璃的額頭上青筋浮現,冒出一股果決殺氣。

「你太高估自己了吧!」

「是你太低估我了,我絕對有機會殺了你!」說著,歲安緩緩隱入虛空。

九琉璃的怒火完全被點燃,他單手一拉,一道可怕的怒吼聲凌空而出,那頭讓靈界所有精靈聞之色變的金鱗玄龍獸悍然登場。

九琉璃威風凜凜的站在玄龍獸的背上。「那就試試看啊,現在你還認為你有機會嗎?天真的東西!」

就在所有精靈都讚嘆著玄龍獸威武的同時,歲安瞬間出現了,拉著殘影迅速落下──「去死!」

可惜,飛玄刺落空了,就在他降落的瞬間,九琉璃的槍已經劃出一個大圓直接震開歲安。

歲安張開翅膀穩住自己,接著快速折返,手上的飛玄刺對準了九琉璃的腦袋。

噹!

九琉璃絕對不是浪得虛名,歲安的速度雖然非常快,但是他縮短大槍的防守範圍,歲安再一次被擋開。

歲安完全不灰心的快速轉身拉弓──「醉月狙!」

巨槍迴旋,九琉璃冷冽的眼神瞪著歲安,快速的喀飛這一箭之後,腳下的玄龍獸快速衝到歲安面前張開巨大的爪,直接朝對手撲過去。

歲安第一時間把自己的翅膀收攏,快速打滾想要躲開玄龍獸的爪子,不過還是慢了一步。

玄龍獸沒抓到歲安,但牠的尾巴已經迴旋掃過去。

「碰!」歲安像顆球般的被掃飛,狠狠的撞在精靈王城的城頭上面。

「不要!」楓菱急得大喊。

九琉璃讓他的坐騎衝下來,狠狠抓住歲安的手臂,一面冷笑著:「你的實力不錯,可惜差我太遠了,對於你說自己殺掉幻影‧殘這點我非常懷疑,因為你的實力絕對不是他的對手!」

歲安虛弱的看著九琉璃。「我連戰你們兩個,就算再有能耐也早就氣力耗盡,你算不上多了不起。」

九琉璃閃過一絲怒意,不過很快又沉了下來。

「如果你不是飛翎‧歲安,我願意讓一線禪治好你的傷,接著再打過一次,偏偏你是前朝太子……」

「前朝太子怎麼樣?」歲安瞪著九琉璃。

九琉璃昂起脖子。「因為你是前朝太子,所以我必須確實的把你給拿下來!」

歲安喘著氣。「好,那就給我一個痛快吧,我不願見到安‧基霆那個畜生!」

九琉璃點點頭。「好,這算是我對你的尊敬,我也不想看到你被關起來,更不想看到月軒小姐難堪!」

話一落,玄龍獸便張開血盆大口要朝歲安的腦袋咬下去,但是在這一瞬間,一個苗條的身影鑽進來,橫擋在歲安跟九琉璃中間。

「不要殺他,要殺就殺我吧!」

這女孩正是一直在旁邊觀戰的楓菱。

「妳……」歲安根本一句話都說不出來了。

楓菱卻義無反顧的張開手臂,看著九琉璃。「我願意代替他去死!」

「妳、妳讓開!」歲安無奈的低吼。

站在地上觀戰的玉桓‧子天見狀喃喃自語著:「怎麼會這麼像……」

九琉璃卻是冷笑著:「不簡單,一般精靈在我面前差不多嚇得腿都軟了,但是妳卻能夠為了他跟我叫囂!有膽識!」

「不,我其實很怕,但是我更怕失去他,所以我不會後退的!」

歲安看楓菱的背影,突然間,子逸的影子又一次佔據了他的心。

「妳讓開!」歲安的聲音淡淡的在楓菱的耳邊響起。

楓菱眼中含著淚,用力的搖搖頭。「不讓,如果我讓開,你會死!」

「死,或許是一種解脫,妳怎麼知道我不想死?」歲安看著楓菱,眼神中充滿了說都說不出來的疲憊。

「好,你想死是不是,那就讓我跟你一起死,過奈何橋的時候,我在忘川河裡面等你!」

歲安深深吸了一口氣,眼神中突然閃過一絲決絕。

「為什麼妳覺得我會到忘川河裡面陪妳?我根本不愛妳。」

這話一說出來,楓菱愣住了。

歲安接著說下去:「怎麼樣?妳以為我們發生了關係就是愛妳?妳少天真了,我心裡早就有人,跟妳發生關係只是為了報復她,懂嗎?」

楓菱愣愣的,腦袋像被炸開一般,當自己願意拿命去保護另外一個人的時候,那個人卻毫不留情的拒絕自己,那種感覺是多麼的無助跟悲傷。

「那個精靈是誰?」楓菱緊抓最後一絲希望問著:「是不是子逸?」

歲安看著那早已經張開血盆大口的玄龍獸,冷冷開口:「不是子逸。」

「那、那是不是月軒?」

「妳……」歲安有點訝異的看著楓菱。

楓菱心痛的開口:「上一次你殺進王城抓了月軒當人質,所以才能夠平安走出去,是不是在那一次之後,你愛上了她?」

歲安鬆了一口氣,他本來還以為楓菱知道他的偽裝。

楓菱接著說下去:「不過你知道嗎?月軒愛的是你的徒弟閻塋,你難道……」

「我們的事情,不用妳管!」

「你……」楓菱還想說點什麼,但是九琉璃的耐性已經被耗損光了,他一把推開楓菱,金鱗玄龍獸的血盆大口直接朝歲安的腦袋咬下去。

整個王城的精靈都發出驚呼聲,因為他們即將見證飛翎家最後一絲血脈的殞落。

就在玄龍獸的牙齒快要碰到歲安腦袋時,歲安那絕望的眼神裡猛然爆出一絲光芒,像一個不懷好意的獵人,看到獵物終於踏進陷阱的神情。

歲安突然把腦袋用力扭開,玄龍獸的牙齒就這樣咬進歲安的肩頭,幾乎要把一條手臂給咬下來,滿天都是歲安噴出來的光鱗。

「還在做無謂的掙扎嗎?」九琉璃冷冷的瞪著歲安。「我勸你不要閃,早死早解脫,再咬,把他的腦袋給我咬下來!」

「不要!」楓菱無能為力的哭喊著。

雖然歲安的肩膀被咬出好幾個洞,臉上滿是疲憊,幾乎沒有反擊能力,但他還是笑了。

「你終於……還是中了我的招……」

「嗯?」九琉璃一瞬間沒明白歲安的意思,但是下一秒,玄龍獸突然仰天大吼。

「這是怎麼一回事!?」九琉璃拚命的拉住自己發狂的坐騎。

歲安用力抽出手臂,單手握緊飛玄刺。「我的目標一直都是牠,抱歉了!」

眼睜睜看著玄龍獸的下顎完全變成黑色,九琉璃立刻張開翅膀快速飛起來,而歲安則是單手抓住玄龍獸的鱗片,手上的飛玄刺快速橫過去。

「什麼?」九琉璃根本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眾目睽睽之下,歲安的飛玄刺放出了璀璨的光芒,硬生生把金鱗玄龍獸的咽喉一刀切開。

光鱗,灑滿了九天。

而看到自己坐騎那遲緩的反應,九琉璃終於明白了。

「這是……青煙漫魂鳥的毒?」

歲安立刻把自己背後那紫紅色的翅膀張開,他拿出小玻璃瓶快速收回金鱗玄龍獸的光鱗,接著封上瓶蓋。

「那隻鳥被你們關了這麼多年,你沒想到自己的坐騎會死在牠的毒液底下吧。」

九琉璃什麼都明白了。

「你中了青煙漫魂鳥的毒?」

「不然你以為我是傻子嗎?明知道不是你的對手還跑到這裡來跟你決鬥,我的目標一直都是你的那一隻坐騎。」

九琉璃的臉色瞬間變得鐵青。「你以為毒死我的坐騎,自己還能逃得掉嗎?」

歲安按著自己的肩膀。「不試試看,怎麼知道能不能逃掉。」

「天真!」

九琉璃背後翅膀完全張開,那架勢擺明了就是說,只要歲安敢輕舉妄動,他會像老鷹抓小雞那樣的立刻衝上去。

只不過就在這一瞬間,楓菱衝上來一把抱住九琉璃,大喊著:「快走!」

歲安看了楓菱一眼,心一橫,張開翅膀朝城外飛去。

九琉璃回頭瞪了楓菱一眼。「立刻放手,不然我就殺了妳。」

「不放,你殺了我吧!」楓菱的眼神裡面滿是決絕。

「好,既然妳自己找死,那就別怪我。」

九琉璃全身上下的靈能快速攀升,他的力量如果爆發,完全能夠瞬間把楓菱給震成光鱗。

但楓菱依舊不放手,她只是遠遠望著歲安的背影喃喃自語。

「歲安,不管你來不來,我還是會等你……」

轟!

九琉璃的靈能爆發了,滿城的精靈都把臉別過去,大家都不願意看到這一幕。只是就在靈能消散之後,那血腥的一幕沒有發生,因為一個男精靈用盡氣力把楓菱給拉出來,那是玉桓公家的參賽者,玉桓‧子天。

楓菱一臉訝異的看著受傷的子天。「你、你為什麼要救我?」

「那個男人不值得妳為他死。」

「哼!」九琉璃重重的哼了一聲,拎著巨槍朝歲安追過去。

楓菱一把推開子天。「我要為誰死,不關你的事!」

「咳、咳……」子天又咳出幾口光鱗。「那個傢伙愛的不是妳,為什麼還要為他死?」

「剛剛看著他,我明白了,他要愛誰是他的自由,但是我要愛他,是我的自由,他可以不愛我,但不能阻止我愛他!」楓菱眼中落下幾滴眼淚。「除了這樣,我不知道還能為他做點什麼,他是那麼樣的孤獨、無助,我好想幫他,但是我卻什麼都辦不到……」

「我再說一次,他一點都不值得。」子天非常斬釘截鐵的說著。

「你又懂什麼!」楓菱轉頭瞪著子天。

「我……」面對著楓菱的怒火,子天一句話都說不出來,因為楓菱跟他的表妹……那個他曾經深愛過的女人,神韻、脾氣簡直是一模一樣,所以他才會衝動的衝上來救楓菱。

子天無奈的緩緩飛下去。

「妳說得對,我根本沒有資格管妳的事情,抱歉了。」

「本來就是,我甚至不認識你。」楓菱繃著臉,轉身看著快速追上去的九琉璃。

就算歲安身體無恙都不一定逃得過九琉璃的追殺,更何況這時候歲安身上的傷勢沉重,如果九琉璃堅決要殺了歲安,那他恐怕還是凶多吉少。

轟!

就在所有人把目光統統都放在歲安跟九琉璃身上,一條人影突然狠狠的被轟出精靈王城的皇族區域。

那人影重重摔在城頭上,全身上下光鱗飄散。

看到這條人影,簡直讓所有精靈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

 

「你給我出來!」

九琉璃就好像一尊戰神般的俯視著低語山脈。

歲安趴在樹叢裡面,努力忍著身上的痛苦,肩膀幾乎一點知覺都沒有,他知道自己如果沒有控制好靈能,被九琉璃發現就是碎屍萬段的下場。

轟!

九琉璃隨手一發雷陣,又把一大片樹林給夷為平地。

「飛翎‧歲安,這就是你們飛翎家的驕傲嗎?如果讓你父親知道你們家出了你這一個窩囊,你們飛翎王朝的名聲就丟光了!」

歲安緊緊貼著樹幹,用花羽星醉把氣息完全隔絕。

九琉璃一邊巡視著山脈,一邊吼著:「你以為躲起來就沒事了,好,沒有關係,你不出來我就拿你妹妹出氣,你大概不知道自己的妹妹有多好玩吧?」

歲安的雙眼都要噴出火了,但他還是只能忍,他知道九琉璃在激自己,這就是一場耐力賽,誰先忍不住,誰就輸了。

九琉璃依然繼續說著:「那兩個小騷貨一開始還又叫又跳死活不肯,但是到了最後,一看到男人還會自己撲上去,那屁股搖得跟狗沒兩樣,這就是你們飛翎家的傳統、你們飛翎家的血脈嗎?」

歲安努力的調適靈能修補自己的身體,只是他也知道,毒素本來讓一線禪壓制在小腹的地方,但是剛剛被玄龍獸咬那一口之後,毒素再一次有擴散的現象。

拿到金鱗玄龍獸的光鱗之後,他就完成了平兒要他蒐集光鱗的任務了,至於那見鬼的什麼指環,歲安真的有心無力了,他必須要留下最後一口氣去殺了安‧基霆,為自己的王朝報仇!

「好,你堅持不出來,那我就把你妹妹帶來,在這裡玩你那兩個妹妹給你看,讓你看看她們兩個是多麼淫蕩……」

九琉璃話沒喊完,一道身影忽然出現。

「彩光‧九琉璃,堂堂半聖翼的強者,嘴巴一定要這麼臭嗎?」

九琉璃閉上嘴巴,一臉戰意昂揚的看著面前的女精靈,而歲安則是鬆了一口氣。看到這個女精靈他就安心了,因為有她在,天就不會塌下來,能讓他這麼信任的,當然是平兒!




      ──未完待續──

 

       更多精采的故事,都在《飛玄刺08愴然》裡,07月16日正式上市!

創作者介紹

三日月書版

三日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