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W152-末裔之書02-單封  

書名:末裔之書02
作者:橙子雨
繪者:沉堇
出版社:三日月書版
出版日期:2015/06/24 第1版 1刷
開本:15x21 cm
定價:220元
ISBN書碼:9789863611714

耽美暢銷作者橙子雨+人氣繪師沉堇
冒險懸疑 X 盜墓驚魂 X 基情迸發的尋親之旅!

看似毫無關聯的綁架之途,
卻將眾人的命運牽繫一處,同生、共死……
尋親之旅意外變成盜墓世家的仇恨鬥爭,
甚至連屢次保護他的異國美男都被催眠成敵方打手,
王儲只能含淚同行,伺機尋找一線生機。
進入古墓深處,嗜血地道下的背叛,百年機關前的抉擇,
人心與血性的險惡昭然若揭。
賭上性命的逃脫計畫,會是萬丈深淵,與世永別;
抑或是誤打誤撞地接近真相呢?
(王儲OS:有人先玩番外篇再玩本篇的嗎?這趟尋親之旅的終點究竟在哪裡!?)

第一章 神道

「雲深不知處」的本名是龍雲深,我也是在出發前一天才知道的。
姓龍的人不多,理論上同名機率不高,乾脆直接把他當成隊長了。
仔細想想,假如隊長沒有因故遲到一天,我們就不會入住飯店,我、紅頭繩和佳人更不會單獨去逛街,也就不會遭遇劫持後的一連串事情。在某種意義上,龍雲深算是害我們陷入窘境的罪魁禍首。
但這絲毫不能改變我此時此地遇見他的激動心情!
可是激動的同時,我又不禁迷惑,隊長為什麼會一個人在這裡?他還沒有和老黑和菁椿他們會合嗎?以及,他認得出我嗎?
聊天室裡,大家似乎都對個人資訊諱莫如深,除了隊長,其他人的名字我們也是在見面時才互相問到。龍雲深很可能還不知道全員姓名,更別說長相了,所以想不露痕跡地向他表露身分,其實很難。
總不能在老頭他們虎視眈眈下冒出一句「隊長你好,我就是聊天室裡的王子殿下,被壞人劫持了,快點救我」吧?
但我隱約覺得,隊長很可能認得我,只要在此之前隊長和老黑他們碰過面,他應該能認得!
畢竟三個人不見,老黑一定會到處找,說不定已經跟過來了,但是因為程二爺之前在湖畔看過他和菁椿,所以他們不能貿然出面,便由之前未曾在程二爺面前出現過的隊長隻身前來,探查虛實。
不過,除去開始的握手,其餘時間隊長連正眼都沒再看我一下,如果真是來打探情況,他也裝得太像路人了吧!
我暗自著急,眼光不禁跟著龍雲深的背影轉,心想隊長大人,你要是來救我的,好歹偷偷用眼神示意一下,不要讓我看到了希望,卻又把它奪走啊!
反倒是那個妖豔女,在我耳邊曖昧地吹了口氣,「我說小帥哥,你怎麼一路都不願意和我多聊,原來好的是那一口啊?看看你,盯龍先生盯得眼睛都直了!」
我這才驚覺,程二爺那群人還在防備我,連忙收回視線,不敢再多打量龍雲深一眼,心裡卻相當忐忑──萬一龍雲深真的不認識我,我放他走了,就會浪費掉目前唯一能逃脫的機會,如果現在求救,說不定反而能獲救。
可是,就算龍雲深願意救我,他一個人打得過那邊的三個嗎?
程二爺的功夫很好,妖豔女不清楚,那老頭看起來精神矍鑠,也不像一般人。更何況人偶版紅頭繩和之前送我三稜刀現在卻裝不認識的女孩,還不知道會幫哪一邊呢,說不定不是一挑三,是一挑五。
算了,如果龍雲深已和菁椿、老黑他們見過,會按兵不動自然有原因;如果還沒見過,我貿然求救,反而可能弄巧成拙。
所以,果然還是什麼都不做比較好?
這麼想著,我終於有了決定。老黑是人精,菁椿姐姐值得依靠,再加上龍雲深看起來就不是一般人,肯定有周全的辦法!
我只要負責活著,保護好紅頭繩和佳人,別自作聰明就行了。
這時,送我刀的女孩突然推了推我和身旁一動未動的紅頭繩,「拜託,我好不容易煮的奶茶都要涼掉了,我最討厭糟蹋好東西的人了。」
程二爺聞言,推了一下紅頭繩的頭,「你就別客氣了。」
紅頭繩這才聽話地拿起杯子,慢慢啜飲起來。
我簡直嚇壞了,這催眠術也太厲害了吧,連這種小事紅頭繩都沒有自主能力,還要程二爺下命令才能做?但嚇壞並不能解決問題,我只能不甘心地低頭喝茶,而女孩的黑色牛仔裙就不斷在我眼前晃過。
可惡,她肯定還記得我!昨天見我時不停地示好,我不信她記性這麼差;就算真的不記得我,好歹也記得曾送過某人一把非常珍貴的刀吧?
這女孩和龍雲深肯定是串通好的,就等程二爺他們放鬆警惕,把我和紅頭繩還有佳人搶回去!
可是,直到告辭離開,我也沒看到那女孩和龍雲深再有動靜。從大學校園裡出來,我們被綁著鎖在廂型車後座,車沿著湖邊公路緩緩行駛。
這輛廂型車有三排座位,妖豔女負責開車,程二爺和老頭則在中間座位商議,紅頭繩一臉呆滯地坐在旁邊。我本想湊過去聽聽,但畢竟昨晚一夜加今天一天都沒有什麼機會闔眼,疲倦的精神撐不下去了,就靠在後座,和佳人互枕著睡熟了。
等我再度醒來時,已是月黑雁飛高。
我是被妖豔女用一根狗尾草撓醒的,她就好像聊齋小說裡的女鬼,一張豔若桃李的臉蛋靠我很近,香味陣陣襲來,「這種情況下也能睡著,真好啊。」
我在心裡翻了個白眼,人為刀俎我為魚肉,不保存體力還能怎樣?
「你看,她又去逗小白臉了,我看聶莎八成是看上他了。」車外傳來程二爺的聲音。
「莎姐以前就特別喜歡斯文的男人,雖然不記得她上一任長怎樣,不過好像也是這個類型的,習慣了。」另一個男人的聲音,有種流裡流氣的感覺,似乎沒聽過。
然後,又是一個沒聽過的男聲,「你別說!這次二爺帶過來的三個,都長得滿粉嫩的。你看二爺選了一個,莎姐又選了一個,還剩一個可愛的小丫頭,是不是留給我們的?嘿嘿嘿……」
我頓時對車外幾人産生了強烈厭惡感,這時突然發現佳人不在旁邊,猛然爬起,「喂,她人呢?」
「哎呀,眉頭都皺起來了,幹嘛那麼擔心?難不成你對那位小妹妹……」妖豔女笑吟吟,對我搖了搖纖長的食指,「不行不行,你們一點都不配!你啊,外表看起來像模像樣的,其實內心還是個少年,比起那種小女孩,你更適合成熟懂事、能保護你的姐姐。」
我懶得裡她,繼續追問道:「佳人到底在哪?你們要是敢對她做什麼,我絕不會……」
「呵呵,那個小妹妹叫佳人啊?真詩意的名字。」妖豔女大概是看我臉色越來越難看,不再逗我玩了,「哼,看你急成那樣,小妹妹沒事,在外面吃便當呢。」
我跟在妖豔女後頭下了車,夜裡山風寒涼,老頭一群人四散在車旁,佳人正蹲在不遠處的樹下吃飯。程二爺似乎已經吃完了,在車子另一側徘徊,紅頭繩就像個幽靈一樣尾隨其後,亦步亦趨。
他到底要被催眠到什麼時候啊!我突然懷念起正常狀態的紅頭繩了,再看他這樣,只能不停嘆氣。
這時,一名陌生的瘦弱男人曲著膝走到我面前,上下打量後,歪著嘴笑了,就是我在車裡聽到的流裡流氣聲音。
「我是來看莎姐的小白臉的。唉唷,還真是一表人才!不過小白臉你太晚起來,沒得吃了,多的便當都被大名那頭豬吃光了。」
「阿年,你說誰是豬啊?」另一名陌生的聲音主人也出現了,是一個非常高胖的男人,落腮捲毛鬍子,長得倒不像豬,反而像殺豬的。他捧著一個便當,滿嘴都是油,「哼,當然是我吃的!反正他有莎姐,要吃什麼有什麼!」
這兩人都是老頭那邊的小弟,是半路被叫過來的,因為老頭他們從武器黑市買了不少東西,隊伍裡卻沒什麼青壯年,總不能讓妖豔女和瘦弱的程二爺去扛東西吧。
總之,這兩人的出現,導致我晚飯沒吃成,只能饑腸轆轆地靠在車旁,等著未知命運的降臨。

 

創作者介紹

三日月書版

三日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