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W233-大龍門客棧二-封面  

書名:大龍門客棧二
作者:星野櫻
繪者:セカイメグル
出版社:三日月書版
出版日期:2017/05/17
定價:220元
ISBN書碼:9789863614104

★特別附錄:2P精美彩頁
★首刷限定特典:豪華全幅海報

──多看小黃書,有益身體健康。

努力出牆的龍小花,面臨人生最大難題,
腹黑大野狼酒後亂性,竟將她半.吃乾抹淨!
眼見府內眾人歡天喜地,她卻生無可戀。
對變態心動,該怎麼對夢中情人白公子交代啊啊啊……
難、難道就如小黃書所說,越虐越有愛嗎?!

未釐清是愛是喜歡,一紙詔書降臨,生生壞了龍小花的好日子。
當年順手拐回家的美少年,竟是尊貴無比的天之驕子!
小花易棄,聖旨難違,龍曉乙只得立即上京,不可拖延。
被拋下的龍小花決定進京討情債,拐回自家前夫外,
還要問清他對她的真正感覺!

 

第二十六章 欸?被啾了?誰啾的?

 

顛簸的馬車上,氣氛詭異,龍小花穿著一身虎衣,翹著虎尾巴,坐在窗邊。她實在不想在前夫面前奔放地更衣,大家清白的關係正因為他過分又多此一舉的「疼愛」在搖搖欲墜,要是再傳出她在馬車上對著龍曉乙寬衣解帶,這個美好的世界就要崩潰了。

她正要抬爪搔癢,卻被身旁的人一掌將爪子拍下來。

「別亂動。」

龍曉乙皺了皺眉,看著她那顆剛被大夫好生處理過的腦袋,一顆腦袋被硬生生撞出了幾個包,若不是頭髮太厚給掩住,還沒發現後腦勺微微滲著血絲。這不知死活的東西死喊著不肯包紮,還是他把她按在腿上,讓大夫蹲著身給她的腦袋好好上了藥,包上了些止血布條。

血才剛止住,她的多動症又來了,那爪兒就跟她那顆破心似的一刻也耐不住閒,總要闖點禍才安生。

「你讓大夫用紗布在我腦袋上綁這麼大個蝴蝶結做什麼?」嫌她還不夠怪異嗎?穿著虎衣被壓進醫館已經很丟臉了,他竟然還把她壓在自己腿上,朝大夫一撇嘴,示意他手腳快點。

結果大夫為了圖快,胡亂綁了一通,最後等她站到鏡子前,發現自己腦袋右半邊多出好大一朵白色的蝴蝶結,隨風搖曳了一陣,蓋在她的腦袋上,「這個樣子好醜,怎麼見人啊,我要拆掉!」

「妳若知道難看,就不會穿成這德行竄到我面前。」龍曉乙涼涼地斜視了她一眼,毫不留情地戳穿她審美觀偏差的事實,「過些日子就好了,妳別伸手去撓。」他見她一直想伸手去搔頭,又出聲安撫道。

「還要過些日子?難道我這幾天都要這副模樣?」

「嗯。」

「這樣子我要怎麼去……」見白馬良人呀!

「妳什麼德行我沒瞧過?我都沒嫌妳礙眼,妳也看不到妳自己,有什麼好激動?」父不嫌女醜,從小看到大,他都不介意了,她在那大呼小叫什麼。

「你……」果然是故意把她弄得很醜,藉此破壞她和白馬良人的偷情約會吧?

「過來。」他臉色稍斂,將她那不安分的爪子抓在手裡,扯過她,讓她跪坐在他身邊。

她正以為他在逼自己罰跪,只覺他把手蹭進她髮絲裡,平緩的聲音從她頭頂傳出:「妳別撓傷口,哪裡癢就告訴我。」

好恐怖!好嚇人!好詭異!

白馬良人又不在,他突然對她那麼好做什麼?她現在不是傷口在癢,而是整個頭皮發麻起來。龍曉乙耶,一個連件新衣都不曾心甘情願地替她買過的前夫,一個連洞房都懶得完成直接休妻的陳世美耶,一個逼著自己前妻跑堂還扣工資的死商賈耶。

腦後的傷口被他輕柔地,讓她倍感舒服,下巴擱在他腿上發呆,馬車緩慢而平穩的速度讓她有點昏昏欲睡。戲臺上的一番折騰著實把她不多的體力給全數耗盡,現在又是睡覺的好時辰,她被伺候得眼兒瞇瞇,就這麼倒在前夫的大腿上睡死了。

龍曉乙撩簾看著窗外街景,忽而腿上一沉,低頭瞥見某個頂著白色大蝴蝶結、抱著自己的大腿睡得正熟的傢伙,嘆了口氣,正要抬手將她抱上坐椅,那小身板卻抗拒地推了推他伸下來的手,不安分地扭動,不滿地發出囈語。

「你對我不好,你才不會對我好,你是別有居心……唔,我才不會上當。」

「……」

「要不然,你就不會逼我去跑堂還扣我工錢……」

「……」讓她養成花錢大手大腳的習慣還得了,女人一有錢還不變壞了去。若他不在了,她上哪去偷銀子?

「……要不然你就不會連新衣服都不買給我穿,唔,其他小姐們穿的都比我漂亮……」

「……」他長年不在家,她穿那麼好看給誰看?哼,萬一被什麼品味怪異的壞人看上怎麼辦?有兩件衣服穿穿就好了,何必講究那麼多。

「……要不然你就不會把我休掉,還不肯洞房。」

「鬼才要跟一個十一歲的小鬼洞房!」這句話,龍曉乙毫不遮掩地喊了出來。

他又不是禽獸,不管果子多青澀都吃得下口。而且到底是誰十一歲還在尿床?還敢大言不慚地跟他提洞房,簡直無恥!

「妳到底有沒有睡著?」平時就喳喳呼呼的,好容易盼著她睡著了,還講了這麼多夢話!

「唔……雞腿好吃……」

總算沒有再回答,看來龍小花夢到了一桌好菜,嘴邊都積了口水了。

「不罰妳,買新衣服穿給妳,跟妳洞房,妳找相公的要求就這麼簡單?」是很簡單,不過自己都不符合罷了。

龍曉乙低頭看了一眼睡得暈暈呼呼、隨著車子晃動還會搖兩下腦袋的龍小花,按著她腦袋的手微微一點,「我才不信妳這麼好打發,我看還得天天給妳欺負,買淫書給妳看,和妳一樣討厭算盤管帳、琴棋書畫,有時間同妳胡鬧的傢伙才好吧?」

「呵呵……」雖然不曉得龍小花夢到什麼,但笑得真是時候。

「自己條件不怎麼樣,盡知道苛求別人。」

「雞腿……」

「我若不在,就沒人欺負妳了,開心嗎?」

「開……唔……」

龍曉乙指尖一曲,輕輕一彈龍小花的額間,換來她咕噥的抗議聲。他彎下身,兩手捧過她的脖子,直起她趴在自己大腿上的臉,打量了一番,那蝴蝶結因為他的動作而耷拉了下來,有點滑稽地遮住了她的眼。

他抬手將紗布從她閉著的眼前挪開,看著那張他自己一手養大的臉,勾唇道:「哪裡醜了,不是挺好看的嗎?我看著順眼便好。」

馬車在龍府前停了下來,龍小丙撩開簾幕正要請大當家下車,卻被裡頭的景象嚇得瞳孔放大,倒抽涼氣。

他絕對是看錯了!大當家不可能一臉溫柔地看著小姐,還探求似地俯下身子,手臂支起小姐的後腦勺,把唇瓣擱在小姐那總是說討厭話的嘴上。

那微垂下的髮絲遮了他的眼簾,側過的臉龐,讓龍小丙看不見當家真切的表情,只覺得四片唇相貼的緊密畫面太過刺激,讓他的臉徹底紅了,也不知道是該張口叫人,還是退下車去讓大當家完成好事。

可是,這真的是好事嗎?一定是小姐又聽了賈管家的話,在馬車上狐媚大當家,所以才……

一聽見動靜,龍曉乙抿了抿唇角,與那片剛剛被自己寵幸過的唇拉開一道細小又曖昧的縫,視線稍挪,看向自己的貼身小廝。

「大、大大當家……我我……我是……」

「噓──」

看著龍小丙結巴的樣子,他淡笑著舉起食指擱在唇邊,瞇了瞇眼,指了指靠著自己的肩頭還在睡的傢伙,發出一聲噤聲信號,示意這是他們男人間的祕密,別讓某個不知好歹的女人知道她被前夫輕薄的事。

龍小丙立刻會意,捂住自己的嘴,漲紅著臉使勁點頭。他不會說的,死都不會說,大當家趁小姐睡著時饑不擇食、六親不認地咬了小姐嘴巴的事。

為了大當家的終生幸福,他會把這個祕密帶進墳墓!

這只是一場誤會,巧合,事故,災難,惡夢!

龍小花的身子被騰空抱起,跨過庭院進了房,幾乎算得上輕柔地被擱在她的床上。小丁被召來替她換下了虎衣,她被丟在床上擺弄著,直到一陣沉穩的腳步聲隨著開門再關門的聲音響過,她才把眼睛拉開一條很細的縫,頭微微地向床邊瞥,確定周遭除了小丁外,並無他人,接著……

她猛地從床上坐起,顧不上一旁嚇得跌坐在地的小丁,逕自捂著嘴巴跳到梳妝臺前,移開爪子,視線盯著那張半開不合的嘴巴。

「小姐,妳沒睡著啊?」小丁從地上爬起來,走到她身邊。

「……」

「那大當家為什麼要抱著妳進來,妳是在撒嬌嗎?」

「……」

「小姐,妳幹嘛又摸嘴巴又臉紅啊?」

「……小丁,如果不小心和兩個男人啾過,是不是很壞啊?」

「是滿壞的啊。烈女不伺二夫嘛。」

「……」

「小姐,妳幹嘛這樣看著我,我又不是在罵妳。」

「我是說不小心不小心啊,如果不是那個女人自願的……」

「女人最喜歡欲拒還迎,其實心裡想的要死,表面上還要拒絕兩下,喜歡玩什麼故作驚訝不知道男人的心思啦,又喜歡故意摔倒在男人的懷裡啦,還有,最最討厭的就是裝睡等人家來偷親的……」小丁義憤填膺地說完,看了一眼表情抽搐的龍小花,「這些不都是小姐告訴我的嗎?」

「原來我說過這麼欠揍的話。」

「小丁覺得小姐說的很對啊,這種女人的確很討厭啊!」

「嗚嗚……拜託妳,不要討厭這種女人好不好?」一不小心變成自己討厭的類型,真的很痛苦耶。好啦,她就是這種壞女人啦!

「先不要管這些啦,小姐,妳不是偷偷跟著大當家去學做生意了嗎?怎麼變成這副樣子回來了?」

「……別提了。」她抬了抬手,對自己頭頂大蝴蝶結,身穿虎皮衣,屁股後面翹著根尾巴的造型不想多做解釋,只是繼續抬手摸著唇瓣看著鏡子。

要命了,事情怎麼會發展成這樣?她不應該覺得舒服安心就靠在他腿上睡著,應該在有黑影和唇瓣靠向她時就睜開眼向後退。

可是,睜開眼後她要說什麼?

「你是想要啾我嗎?」

「你是後娘,你不能啾我啦,你不是只負責欺負我、虐待我嗎?」

「我現在好醜,不要啾啦!等我洗完澡,換件衣服,紮個頭髮再……」

啊啊啊啊啊,這不是重點啊!令堂的,這些臺詞怎麼聽怎麼像她最厭惡的欲拒還迎路線,有沒有哪本淫書可以解釋一下她現在的情況?小可憐被長期虐待自己的後娘啾過後該是什麼反應?他到底安了什麼心,難道就是為了讓她自我唾棄,所以才綿綿地啾了她一下嗎?

「小姐,妳爬在床頭找什麼啊?」

「怎麼處理不正常男女關係的答案。」

「可是床頭上只有妳堆起來的淫書啊。」

「淫書裡才有我想要的答案。」她抓起面上那本開始隨意地翻,隨即眉頭一皺,「這是什麼啊?珠算大全?小丁,我的寶貝淫書呢?唉,怎麼這本也是……什麼經商百通道?什麼跟什麼呀?」

「呃,小姐,妳不是讓我趁大當家不在府裡,去他書房裡摸幾本珠算大全,好助妳變成一通百通的女子嗎?」

「哦,是我讓妳搬來的啊?」她抓了抓頭,看了一眼手裡的書本,嘔,好沒勁的書,沒什麼想看的欲望, 「那我的淫書呢?」

「……大當家的書房很整齊。」

「我知道啊。」那個人有潔癖嘛,喜歡把東西放得井然有序,稍微亂了點他的次序,他就皺眉頭發脾氣。

「書櫃也很整齊。」

「說重點啦!」

「重點就是,我從書架上抽了幾本書,又沒有別的書填回去,很明顯會被抓包!所以我很聰明地從小姐這裡抓了幾本書去填那幾個空缺嘛,這樣當家絕對不會看出來他有少了書的。」

「哦哦!小丁,妳好聰明啊,不錯不錯,要是少了書本,他一定立刻就會眼尖地發現然後發飆的。」反正她房間裡有很多她看也不想看一眼的《女誡》、《烈女傳》,剛好廢物利用,塞回後娘的書房,讓他去享受他喜歡的烈女吧。

「對吧,我也覺得我很聰明呢,就是可惜了那本新淫書,我都還沒看完就被一起塞進去了,早知道應該換一本的。」

「噗!」

「小姐?」

「妳是說,妳把我昨天看的那本養父女的淫書塞進龍曉乙他的書房了?」

「有……有什麼不對嗎?」

「……」真的很想用眼神殺死小丁啊……她那聰明過分的腦子到底是用什麼遲鈍神經構成的……

「小姐,小丁再透露一個情報給妳,大當家好像真的在幫妳挑選夫婿耶,我看到好多未婚男子的卷宗擱在大當家桌上。」

                   「……」沒時間研究小丁的腦子了,她比較想知道自家後娘的腦子裡在想什麼,一邊準備把自己嫁出去一邊啾她?

創作者介紹

三日月書版

三日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