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W238死而復生03-封面-01單封  

書名:死而復生03
作者:YY的劣跡
繪者:生鮮P
出版社:三日月書版
出版日期:2017/06/28
定價:220元
ISBN書碼:9789863614173

晉江文學城話題之作,積分突破4000萬!!
恐怖|懸疑|人性|黑色幽默 YY的劣跡再次帶來全新華麗黑暗系巨作!
橫掃金石堂、博客來排行榜,上市三日火速加印!

在生存和死亡之間,弱者沒有權利決定。
--
反叛的岩漿在地下世界翻滾蒸騰,
當管理者不再掌握幽靈的死亡,改變的狂潮將無可阻擋。
曾經,一個叫陳霖的男人死去了;
現在,他決定活過來。
──你,要跟上嗎?
這一次,換他向低語的亡靈發出邀請。

 

第一章 行動

 

既然選擇留下,那麼很多事情就要做好準備。

陳霖留下來,可不是為了陪這些人送死。

「那邊,注意那邊!小心點,哎,不要摔著她!」一批幽靈忙著將傷患送到安全地帶。

「對,就是這種樹,多砍一點回來,然後一端削尖,不然刺不動啊。」另一批人在砍樹伐木,做簡單的建設。

在陳霖的指揮下,無人島的海灘,頓時變得像熱鬧的施工現場一樣忙碌起來。

原本死氣沉沉的氣氛被打破,現在除了受傷不能行動的幽靈,幾乎每個成員都領到了各自的任務。

砍伐大樹、挖溝、收集莫名其妙的花草,還有搬運石塊等苦力活,一下子讓這個遠離大陸的孤島多了幾分人氣。在這裡幹活的幽靈們,被他們的臨時工頭盧凱文呼來喝去,忙得不亦樂乎。

這群走投無路的幽靈終於找到了在孤島活下去的方法,為此他們使出全部的幹勁,而這個大計的第一步,就是建立安全的臨時駐地。

不能太接近海邊,也不能靠近密林。陳霖思考了很久,最後還是在胡唯的建議下,選擇了一塊背靠懸崖,面朝礁石堆,左面環海的高地作為駐地。

接下來要做的就是深挖溝,廣積糧,做好駐地的初步防禦工事,這樣在天黑之前,他們才能湊足足夠的力量防禦密林裡的野獸。

「兩位軍師大人。」盧凱文一溜煙地跑過來,「還有什麼吩咐?」

食物、防禦、傷患轉移,一切準備就緒。陳霖按照唐恪辛的囑咐,做完了第一階段的準備。

「接下來只要按部就班就可以。」

陳霖看著駐地周圍正在建設的防禦工程,一排排削尖的木刺,一端綁在陷阱繩上,一段埋伏在暗處。萬一有野獸襲來踩中陷阱,這些利箭會立刻彈出,將野獸射個對穿。還有從懸崖下和礁石邊搬來的石塊,利用杠杆原理製作簡易的投石機。除此之外,還有很多適合在野外設置的防禦,不一而足。

這些簡陋的防禦裝置,都是陳霖從唐恪辛那裡請教來的。

「還有一點,不要忘了。」胡唯這時插嘴,指了指上方,「注意天氣。」

不說這個,陳霖差點都忘了,上次他們就是吃了海嘯的虧,這次要是再不注意天氣的變動,說不定還會造成損失。可是這裡既無法與外界取得聯繫,又沒有天氣預報,怎麼能預知海島附近千變萬化的氣候呢?

胡唯和盧凱文兩人同時看向陳霖,齊聲道:「你有辦法吧?」

陳霖無奈道:「我又不是萬能的。」

「可是這些方法不都是你想出來的?連我沒想到,你竟然這麼精通野外生存。」胡唯勾起唇角,意有所指道,「既然已經有了一個驚喜,不妨再給我們第二個,如何?」

盧凱文沒頭腦地附和道:「是啊,是啊,陳霖你簡直是上知天文下知地理,姜太公再世孔明投胎,一點小小的天氣問題肯定難不倒你!」他看著陳霖,「還是說,你現在算不出來,要等到晚上夜觀天象才能得知答案?」

「夠了!」陳霖無力,「好了,我會努力想辦法,先讓我一個人待會。」

遠離糊裡糊塗的盧凱文和幸災樂禍的胡唯,身負重任的陳霖獨自來到角落,趁著左右無人,發了一個訊息出去。

「有沒有辦法預測孤島的天氣變化?」

他的求助對象只有一個,比起盧凱文把他當成哆啦A夢,陳霖才真的是將唐恪辛看做無所不能。

且說另一邊,收到求助訊息的唐恪辛,原本正準備回覆,卻遇到了一位不速之客。

「喂──下面那個誰,讓一讓!撞死不賠啊!」

唐恪辛的隊伍正在沙漠中行軍,突然聽到一聲呼喊從高空傳來,還越來越接近。

幽靈們茫然地抬起頭,只看到一個小黑點從幾十米高的直升機中落下來。

這個高空來客沒有攜帶降落背包,就在眾幽靈等著看他被摔成肉餅,即將落地的一瞬間,來者眼疾手快地用力拋擲出一個黑色背包。

在高溫下,扔出的物體迅速膨脹成大型氣墊,與此同時,躍下的人背部馬甲彈出一個小型降落傘,為他緩衝了幾秒,接著砰的一聲,他整個人重重砸在了氣墊上。氣墊深深凹陷,又在瞬間彈了起來。

簌!

一陣塵埃飄揚,而塵埃散去後,一個身影穩穩地站在沙地上,毫髮無損。

完美著陸!

阿爾法滿意地撣了撣身上的沙塵,看了已經報廢的一次性緩衝墊一眼,不顧周圍幽靈詫異驚恐的視線,徑直走向唐恪辛。

「嗨,幾日不見,情況怎樣?」

此時唐恪辛頸中的暗藏通訊裝置嘀嘀響了兩聲,是陳霖發訊息催促了,可阿爾法在這裡礙事,他不能立即回覆。

唐恪辛沒有理會這個以驚人方式出場的不速之客,直接對一邊還在發呆的幽靈道:「注意力不夠集中,再加兩個小時負重跑。」

沒有幽靈敢抗議,只能默默忍受著高溫和唐恪辛的雙重折磨。

「真是的,對待新手要溫柔,你怎麼能這麼殘酷地對待他們?」阿爾法看著幾個脫力昏厥的幽靈,嘖嘖搖頭,渾然沒有意識到自己才是罪魁禍首。

唐恪辛把他當透明人,完全不理睬,從包裹裡撈出一個黑色金屬外殼的筆記型電腦。打開這個只有巴掌大的筆電,唐恪辛竟然搜索到信號,開始上起網來。

大老遠跑來的某位,自然不甘心收到忽視。

「喂,我說訓練才到一半,你就跑過來上網,太不負責任了吧。怎麼能就這麼丟下你手下可憐的學員們不管呢?小辛,七號,糖糖?」

不知是被他煩怕了,還是被那些越來越古怪的稱呼噁心到,唐恪辛終於抬頭賞了他一個白眼。

「有空在這裡煩我,怎麼不回你自己該待的地方去?」

「呵呵,我可是全部事情都搞定了才過來的。」阿爾法道,「對於我那些可愛的學員們,我為他們安排了很適合的訓練,十分妥當、安全,保證他們會得到各方面的鍛鍊,萬無一失!」

「是嗎?」唐恪辛不在意道,「把他們丟在一邊不管,就是你的訓練方式?」

阿爾法笑了:「山人自有妙計。比起這個,我才想問你,關於上次被我逮到的那個傢伙,你有沒有別的消息?喂!怎麼又無視我,虧我大老遠地來跑一趟!」

「忙。」

唐恪辛手指翻飛,上網上得不亦樂乎。

「忙什麼?」阿爾法湊過去看,「各海域的天氣變化,你查這個做什麼?」

「有用。」

「做什麼用?」

唐恪辛又不說話了,阿爾法一陣無奈。

「你查這些天氣預報也沒有用,還不如問我。」

「問你?」

見唐恪辛終於轉過身來,阿爾法道:「相信別人是不可靠的,自從被天氣預報坑了好幾次後,我練就了一雙火眼金睛,夜觀星象,日觀氣象,大致能判斷出幾日內的天氣情況,這可是獨家祕訣!」

唐恪辛白了他一眼,根本不相信。

「哈,你不要不信,我是有依據的。」

「說來聽聽。」

「嗯,你想白學?算了,反正我也有事要找你,你聽好了……」

從阿爾法那裡套到他的獨家祕訣後,唐恪辛闔上隨身電腦,終於肯正眼看他。

「找我什麼事?」

「其實是關於上次任務的事情,還有一些後續……」阿爾法鬆了口氣,這個大忙人總算肯和他說話,連忙說起正事。可是在他看不見的地方,唐恪辛已經將剛才的那些「祕訣」,悄悄地通過另一種方式,傳遞了出去。

無人島上,陳霖看著收到的長長一大串訊息,關於如何根據星象和雲層的變化辨別幾日內的天氣,有些目瞪口呆。唐恪辛真的這樣無所不知?而且也太高效率了。

然而緊接著,他翻到了訊息的最後一行。

「以上情報,阿爾法獨家贊助。」

陳霖當場愣住了。

半個小時後,盧凱文他們在天黑之前總算找到了陳霖。

「怎麼樣,有結果了沒?看得出來這幾天天氣會有什麼變化嗎?」

陳霖看著東北方的雲層,感受著風向,現學現賣道:「明天應該會有小雨。」

「不是吧!你真的知道?我只是開玩笑問問的啊!」盧凱文目瞪口呆,就連胡唯一副吃驚的樣子。

陳霖扭頭看著漸漸沉下去的夕陽,以及天空被染紅的雲彩,悠悠道:「不是我厲害,這些都是阿爾法教官的功勞。」

「關他什麼事,那傢伙不來倒亂就不錯了!」

第二天真如陳霖所說,孤島上下起了小雨。

自那以後,所有幽靈都知道陳霖能夠看雲識天氣,頓時對他佩服起來。

唯獨當事人自己,默默感嘆了一句。

有時候真相,還是不為人知的好。

創作者介紹

三日月書版

三日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